丈夫退党

【明慧网2005年5月8日】丈夫虽然不反对大法,但一生刚愎自用,是那种给个总理都能当但又当不上的人。上学时就写入党申请书,工作后更是积极申请,但因种种原因就是入不上,年届四十多时终于入上了邪党,不久又提了干。此时他虽已知道邪党之邪,但名利之心让他抓住邪党不放,此时让他退出苦苦追求几十年的邪恶组织是何等难就可想而知了。

正法進程到了今天,能否退出恶党已是一个生命能否走入未来的关键,我深知此问题的严重,又无可奈何,一提退党之事他就暴跳如雷:你自己修你自己的,管我干什么,我愿意下地狱!看着他铁青的脸,我真的很着急。

我也曾与同修切磋,办法也用了不少但收效甚微,看“九评”刚看一点就不想看了,不过他对“九评”的观点倒是认同,退党还是不能提。

我想放弃吧,自己修就自己修,反正我该说的也说了,路是他自己选的,将来他后悔也与我无关。这一天我学法,学着学着,真、善、忍深入脑海,好象有了新的领悟,我忽然看到了我的私心和不善,这个生命能和我做夫妻,那是多大的缘啊,我怎能放弃呢?修炼的路上我跌跌撞撞,如果师父放弃我,我还有今天吗?我只顾着急,没有修正自己,说出的话没有威力,打不到他那被党文化毒害至深的心灵,效果当然不会明显了。着急的心放下了,我心平稳了,我真诚的对他说:我们夫妻二十几年了,你为我操了不少心,特别是镇压法轮功后,你为我担惊受怕,我在劳教所时,你所受的苦不比我少,一个大男人带着孩子,还惦记我,这些我都记得,古人都说,给僧人一口饭吃都功德无量,你这样支持我修炼,也是善事一大件的,我不能每天给你说感谢之类的话,但你是善恶分明的人,应该知道共产党的邪恶,我真的不能看着你与邪恶为伍,向危险中去而不告诉你危险的存在,我在为你担心,你知道吗?他点点头。

五一放假,我问他能否有时间,他说放假比上班都忙,都安排满了。本来我是想如果他有时间我陪他看完“九评”的,这下又不行了。不,一定要让他看完“九评”!我发正念铲除干扰他看“九评”的背后邪恶后,同他说:你每天从早到晚正事闲事一大堆,放假了也不能和我呆一天,那早上你晚点起床陪我呆一会儿吧。他说:行啊。到早上,我放上“九评”的录像,说:你在床上躺着,我看“九评”,也就是你陪我了。看他没表态,我就这样每天看一评,因为他以前看过三评,这次我就从第四评开始看,起初他装睡觉,但我知道他在听,第五评那天他坐了起来,第七评时他看得就很认真了,看完后我跟他说:你看共产党这样邪恶,建国以来杀的人比二次世界大战总和还多,你抱着他不放,我和你在一起都没有安全感,我怕哪一天你受共产党毒害太深,也认为杀人是革命的需要。他笑着说:我入党是为了生存,不会真的相信它。我说那就退了吧,用笔名、小名都行,你单位人也不会知道的。他想了很久,轻声却又果断的说:那就退了吧,我说你起个名吧。他说:你随便。我告诉他,这不行,这是很严肃的事,是你在选择美好未来,必须要自己起名字。终于,丈夫郑重的说出一个名字,并告诉我那是他的笔名。

写出这段经历,与同修交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