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2005年4月25日】

“难行能行”

引导常人认清共产邪灵本质,抓紧退党,确实是一件艰苦的工作,在实践中阻力重重。面对这场正邪力量对世人生命的争夺战,看着世人身处险境茫然不知,依然对世间的享受津津乐道,我心情沉重而又焦虑,我时时提醒自己不能急躁,不能泄气:“难行能行”!师父的话激励着我,我又开始了新的努力,我默默鼓励自己:成功就在再努力一下之中。

那天我又找了那位不敢上网退党的朋友。听说拷给她的盘不能在电脑上看,我决定上她家去看看。他们夫妇俩都是很正派与善良的人,我又一次与他们交谈,打消他们的顾虑,告诉他们上网化名退党不存在安全问题。在我進一步的工作中,他们的认识不断提高。我想把我收集整理的有关退党方面的文章让他们看看,他们就开始顾虑孩子,说孩子把着电脑,他不一定接受得了。那时我觉得不能回避孩子,他也是该救度的对象,就走到了正在玩游戏机的孩子面前,我告诉他,我有一个对他们全家而言很重要的信息要让他们知道,请他把我盘中的资料拷到电脑中,要他也看看。一边与他说,一边心里发着正念,孩子二话没说就行动了,他们夫妇俩松了口气。事后朋友告诉我,现在已看到了有关内容,孩子没阻挡他们,又说其实本来孩子很反感这方面的事,这次看在你的面上他没反对。我告诉他们,不要回避孩子,尽管他暂时不理解,但要让他明白,这才是对他真正的负责。离开她家时我告诉他们:“考虑到你们有顾虑,退党手续我已给你们代办了,但必须你们自己要有这样一颗心,不然谁也替代不了。”那时候他们很感动,说:“谢谢你的关心,退了好,我们现在心里踏实了。”

随后我又去做我那位领导的工作。刚开始可能邪恶在控制着不让她听,感到她话语中对大法还有不少误解,受舆论欺骗,流毒还很深,对我的话很不以为然,说了一些对师父不恭的话。我不灰心,继续耐心的与她解释,费了很多的口舌,最后她理解了,说:“其实我对共产党本来就没有好感,不然我也不会走入佛教,我信神就表明我已不信党,但对于退党本觉得没必要非搞这个形式,现在听你这样诚恳的解释后,我明白了,我决定退出,谢谢你的关心,我知道你是真心为我好。”说着握住了我的手。我看到她那颗真诚的心没有半点敷衍与虚伪。

过了两天,我又去找她,想把有关退党方面的新信息拷一份给她,好让她巩固、提高,想不到她一见面就高兴的告诉我,她刚刚收到一个电子邮件,内容很好,说着马上把电脑打开,我一看,那份资料内容多而全,且版面设计得很漂亮,我要她复制一份给我,她爽快的给我拷了一份。她问我:“国外怎么知道我的邮址?”我说:“那是你的缘份,他们随意而发,被你碰上了。”她听了十分开心。这封邮件在关键时刻,又往前推了她一把,也帮了我一把,她更明白了。我深深感激国外的同修。事后,我把这份材料提供给了别的同修,发挥了更好的作用。

那天路遇另一位同事,好长时间未看到她了,只听说她去国外探亲了,没想到她早已回来,要不是遇到的话,就忽视了她。当她一出现在我面前,我立即感到我有责任让她知道《九评》与退党,因为她也是个很正直的人,对法轮功问题心摆得很正。过两天我去她家,也给了她有关资料,并与她谈了很多,她都能理解。我要她抓紧时间看看我给她的资料,她说明天就看,后来我很快为她代办了退党手续,当我转告她已给她办妥了,她高兴的说:“好极了,谢谢你”。

当然也遇到听不進去的。有的含蓄的说,我先等等看再说吧;有的说我现在很忙,顾不上别的;也有的直率的对我说,我不相信这些。但无论怎样他们毕竟听到了一些好的信息。看到他们的状态,我以前会很失望,现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砺变得坦然多了,没有了那种难堪的感觉。我想,人总有不同,先给他们打些基础吧,等时机更成熟些,也许他们会醒来。

有一天,我突然接到一个长久没有联系的老同学的电话,说是外地有一位同学在她那儿,正好老同学聚一聚,要我去。这个外地同学在我头脑中已淡忘,加上打电话来的老同学在人中迷得很深,以前我们曾聚会过,她对我讲真象抵触较大,现在我的时间很珍贵,就想推托不去,可她坚持要我去,只好去了。

那天有六、七个老同学相聚,无论怎样我都不能错过这个机会。我坦诚的谈了自己去不去聚会的思想过程,告诉他们:“既然有缘成为同学,我还是决定来,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个机会,静下心来听我讲讲心里话,也许有一天会明白听与不听迥然不同,听到的都是金玉良言。”他们被我的真诚打动了,说:“其实我们还是很了解你这个人的,我们也愿意听你讲讲,你不要顾虑重重,今天你能来,我们就已经很高兴了。”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就是那个我已淡忘的老同学悟性却是最好的。她急切的要我谈谈,并说早就听说了我的情况,就是没机会见面,今天就想听听我的想法。我就从《九评》谈起,再谈到当前的退党热潮。那几个同学,在人中也都算得上有一定身份的人,不是具有高级职称,就是担任一定的职务,竟然一点都不知道《九评》,更不知道退党,可见共产党对这些信息封锁得多么严密。等我一讲完目前的国际、国内动态,他们马上醒悟过来了,说:“现在我们知道为什么强调加强执政能力,搞什么‘保先’教育了,这一时期又喊构建和谐社会,原来有这样的大背景。”看到他们能很快悟到这一点很为他们高兴,继续做工作,希望他们明白当前的总趋势后抓住机遇,分清善恶,摆正一念,这事关一个人的未来,共产党自己走过的历史已把自己推上了绝路,不要甘愿随之当殉葬品,赶快与之脱开,走自己的光明之路。随后他们问了许多关于法轮功的问题,我一一解释,破除他们被舆论欺骗造成的谬误,最后我都给他们留下了动态网址,让他们自己去看《九评》与退党信息。他们都说:“谢谢!”“谢谢!”那位外地同学说:“其实共产党与我们有什么相干,我们干么非得靠着它,现在老百姓都在骂它,我们心里也明白它差不多了。”对于那个原来对法轮功有抵触情绪的老同学,我开玩笑的对她说:“你呀,是在座悟性最差的一个,赶快从长期形成的固定思维中解放出来,不然我想拉你也拉不了你,你到时别怨我。”她笑着说:“你别忘本,还是我牵的这个线才让他们听到这些,我怎么就不如他们。”我也笑着对她说:“缘份与悟性可不成正比,我与你缘份很深,所以你悟性也得赶快跟上来啊。”

那次见面让我很感动,我知道一切都在师父的安排之中,师父舍不得丢下一个有缘人。我又一次意识到自己悟性还是不行,非得让师父赶一下迈一步,以后得主动些,于是我开始主动约另一批同学见面。

那个星期天我们一起去郊游,可惜的是有的同学有事没能来。其中有位同去的同学我早已做过工作,她已很明白,我要她配合我,把我家人引开,好让我有单独与另一位同学交谈的机会。说来也有趣,正偷偷商量时,家人很知趣的说:“我去别处照些风景照。”就自动走开了,后来我们谈得很好。那位同学对政治一向不感兴趣,但她沉迷在享乐中觉得日子过得很潇洒而自在,经我做工作,她悟性很好,知道了目前国内外大趋势,感悟到人世间不寻常的事在发生着。我把拷好的有关《九评》等内容的盘给了她,并要她也给她家人看看,我随口问了一句:“你家那位不会反感吧?要不行,也就不要勉强,不然反会带来不安全因素。”她说了一句:“他敢出卖,我就和他离婚。”我很感动,虽然她只是玩笑而已,但我看到了她那颗正直无私的心,随后她告诉我:“我家那位不会这样的,我要给他看。”当我们谈得差不多时,我家人转回来了,见我正讲得起劲,对我说:“你又在跟别人叨咕那些话了?”我说:“正巧叨咕完,你就来了。”我们都笑了。

一次法会

前不久,一位同修来找我,她告诉我说,她交往范围的一批同修近期准备集中一次,针对目前的正法形势集体切磋,最好希望我能去参加。我一开始说可能上班时间脱不出来,其实当时主要心存顾虑之心,总觉得我有我修炼安排的路,有许多事急需我去做,与那么多同修认识,人多嘴杂,会不会对我后面的工作带来不安全因素,因此对于是否有必要出面参加一时吃不准。我就对她说:“我会按师父安排的去做,到时我自然会明白,你把集中的具体时间地点告诉我再说吧。”她真诚盼望我去,说目前大家还存有不少困惑问题,尤其是退党问题,她讲不透,如果我能去参加对大家的提高肯定会带来帮助的,我很感谢她对我的信任。

事后从法上悟,我知道无论怎样我必须要去参加,现在正是我们大法弟子证实法的关键时期,互相的切磋显得尤为重要,我不能瞻前顾后。这样一想,就感到师父也在催促我去,要我珍惜这次同修相见的缘份,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切磋机会,我也确实有许多想法需要和大家交流,尤其是当前面临的退党问题,对于每个大法弟子而言是一场重大的考验,需要我们齐心合力去做好,怎样尽快的把世人带动起来,共同来抓住机遇抹去兽印,这是放在我们面前一个首要任务。

那天,看到了明慧网上一篇题为《神怒已化刀剑悬 光阴莫作等闲度》的文章(3月12日),我觉得写得非常好,让我更体会到了救度众生的紧迫感。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所带来的天象变化,体现在世上就是退党热潮的掀起,但目前的形势与救度世人的急迫还有很大距离,我感到救度众生的任务繁重而艰巨,但无论多难,都应冲破一切阻力去做,退党是世人的一个生死大关,正法走到今天,目前正面临一场正与邪争夺生命的生死大决战。

为了参加切磋会,我作了一定的准备,整理了有关退党方面的评论文章,还特地把3月12日明慧网上那篇文章抄下来,我想以这篇文章为引子,促使大家从师父的法上思考、交流,认清退党的重要性、紧迫性。就在我准备参加切磋的前两天,师父在梦中点化了我:一个节目演完了,我走上舞台主持节目,穿插了一个猜谜活动,我手上拿着两张手帕大小形状的白纸,左手拿的纸上写的是:爱在情中;右手拿的纸上写的是:悟得明白,我要观众猜猜纸上写的是什么。台下观众议论纷纷,随即我宣读了纸上的内容,把“爱在情中”那份放在舞台的左边,“悟得明白”那份放在舞台的右边,让他们在这其中选择究竟喜欢哪一边。就在这样玩游戏的过程中,我看到了真实的一面:一条宽广的马路上有三个道口都有人把守着,马路上挤满了人。左边的道口已禁止通行,当有人还想闯过去时,把守关卡的手中举起了一个手帕大小形状的牌子,黑底白字写着一个“止”字。中间和右边的两个道口挤满了人,只见中间的道口前排着长长的队在等着过去,道口站着三四个穿着统一衣裙的七、八岁女童,有一个手中也举着一个手帕大小的牌子。右边那个道口前似乎显得混乱一些,人也少一些,在离开道口约一二百米的地方,更多的人撒满路上,在等待、选择着该走哪一个道口。当时的感觉,那两个道口的牌子上写的字与我放在舞台上的是同一个意思。

醒来后天已快亮,细细回味梦境,我心情很压抑、难过,当人们今天仍迷在人世大舞台的表演中玩儿戏时,真实的那一面却实实在在正面临着生死抉择的兑现。想到许多世人面临生死边缘浑然不知,对修炼人的忠告不以为然,依然沉醉在物欲的追求中沾沾自喜时;想到有那么一些修炼人忘记了自己该尽的责任,还在抱着侥幸心理盲目的自以为是,急盼着法正人间的到来,却不知道法正人间对他们将意味着什么时;更想到有一天当世人还没回过神来却迅即被湮灭在大淘汰的洪流中时……我潸然泪下。在我与同修见面前夕师父点化我这一梦境决不是偶然的,师父告诉我形势的严峻、急迫,我更明白了自己的责任,也更真切感受到了与同修切磋的必要与重要。

那天,我早早的到了那里,只见有一位50来岁的妇女在看报,我知道是同修,但不敢贸然接触,随后人陆陆续续的来了,终于看到我认识的那位同修来了,她说没想到我真的会去。聚在那儿的同修都热情的与我打招呼。大法的因缘把我们牵到一起相识了。

我们十来个人围在草地上,他们要我先谈谈,我就抓紧时间谈开了。结合自己走过的路,总结经验与教训,谈了我对法理的领悟,主要谈了破除旧势力安排的体会,随后围绕退党这个重心引导大家一起就师父近期的经文谈学习体会,也对《神怒已化刀剑悬 光阴莫作等闲度》这篇切磋文章谈了我的看法,那篇文章对大家触动很大,例如文中讲到:“今天该你做的你就不做,或者不理智的把事情做坏,结果最后都推在别人身上、都压在别人身上了……神‘大怒的酒’已经从上到下贯穿下来,摆在另外空间中人的面前了。那个‘怒’冲着谁来的?可能就包括那些不做该做的事的人!那么多生命因为你而毁掉,你对待正法的态度全宇宙看得明明白白、都记得清清楚楚的,师父也无法为你善解!是你自己不争气啊。”

我们在讨论中都认识到:大法是严肃的,决不能视若儿戏;师父慈悲而又威严,修炼的严肃性法中早已讲得很透,只是我们有时还想当然的不知其中的份量轻重,总不急不忙的,被人的执著障碍着,不能在法中更加精進,法对宇宙众生有严格要求,法的标准金刚不动,正法洪势冲来瞬间即过,毫无通融之处。从现在开始我们应该有一个新的标准与要求。

退党问题尤其是当务之急,随后大家围绕这一问题交流情况,针对自己及帮助世人退党中遇到的问题展开讨论,包括发表声明时化名的严肃性问题、儿童退队问题中的疑惑、如何恰当处理交纳党费问题等等。大家都认识到了正法洪势的快速推進,抹去兽印迫在眉睫,面广量大,怎样尽快达到人传人,心传心的状态,让这个雪球越滚越大,许多事需要我们加倍努力去做好。

那是一次很好的法会,大家更明白了自身的重大责任与使命,知道该怎样走好后面的路。遗憾得很,我因为工作脱不开身,只请假两个小时,只好先离开,没有机会再多听听同修证实法中的体会。他们都对我说,我们以后还会经常这样集体切磋,希望我还去参加,我高兴的答应了。事后听那位同修告诉我,在法会前,因为看到我去参加,其他同修不认识我,就不太放心我,他们避开我先聚在一起切磋了一段时间再过来,后来听了我谈的体会,晚来的很后悔,他们认为我讲的对他们启发很大,能多听些机会难得。我听了很为同修间那种真诚感动,我知道自己做得很不够,如果我的体会对他们有所帮助,那是师父为我的无尽付出才让我在法中走到今天,也是师父给我智慧让我心声涌起,或许这也是我该承当的任务与使命。

修炼路上我认识的同修不算多,有这样的机会在一起交流,对我而言很难得,也给了我自身提高的一个环境。师父曾说过正法结束后大法弟子各走各的,要想再见面几乎是不可能的,今天大法让我们走到了一起,共同承担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这种缘份真的很珍贵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