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自己在证实大法中的位置


【明慧网2005年4月6日】长期以来台湾大纪元一直存在着某些根本上的问题无法突破,现在已改成发行日报了,我在参与的过程中看到了一些问题提出来,是为自己的修炼负责,为大法负责,希望能引起同修的重视。

其一:以人为师不以法为师

相关负责人及某些同修抱持着报社工作是义工的观念,对学员不能去要求,也不能去具体规划工作相关事宜,因是大法工作,报社必须采用松散管理,不能采用常人的组织架构,有权者无责,有责者无权,这样造成的现象,与师父对大法弟子工作的指导及严格要求自己的法理(师父在《转法轮》及多处讲法都有提到对弟子工作时应有的态度的指导)相差甚远。整个报社表现不出积极、有序的风貌,做工作急于求成,草率了事,不顾后果。对于提出要仔细、要负责、要符合常人专业技能的工作态度说法的学员,却会被说成是正念不足、学法不深,如还坚持者就会被排除在外,不通知他们来开会,又对没有参与的学员说:报社没有人,所以工作做不出来,又造成一般学员对于有专业技能的同修不去协助报社而有微词(或鼓励其去参与)。想参与工作、却被排除在外的学员,常常只能是苦笑,而不知如何回答。

看到报社的方向定位一直抓不准,对于什么才是常人喜闻乐见的内容搞不清楚,专业的同修们心里是又急又难过。决策者常常选择了错误的建议(一些学员连报社的工作是什么都搞不清楚也来提建议,耗费了很多的人力物力,造成非良性循环),久而久之负责人就更不敢尝试新的方案。没有整体的工作规划、目标设定的能力,没有宏观的先知远见,没有辨别人才的眼光,没有包容不同意见的胸襟,没有在每一个问题上先考虑别人理解别人的态度,这样的经营团队在常人中都是注定要失败的。何况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的标准更严格不是吗?)报社没有运作的机制,呈现出浑沌状态,在报社工作凡事得自己悟,悟错了就给你一棒子,一切因各负责人的体悟而时常有所变动,以人为师。记得有一次全台湾各处的学员交流了一整天,一直到晚上很晚,最后要决策时还是被没有全程参与的某个负责人一句话就否决了。这样的交流会已是报社交流会的常态现象,让很多的学员觉得是浪费时间不想再参加了。

负责人不肯向内找问题的根本,反而觉得这些特有意见的学员是找麻烦、不配合,继而有一部分习惯以负责人为师的学员,也形成一个维护负责人的场。我提出来是因为每个台湾的弟子都有责任去正视这个问题,并将这个场归正,因为开创好的环境,是每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而不能只寄托在几个负责人的身上,这样也会加重负责人的压力,希望大家都互相提醒,以法为师的重要。

其二:外行领导内行

负责人、协调人,对于自己负责的工作范围、性质,与常人社会的实际情况,如果不是十分清楚,也要负责到底,这样造成的现象,就是报社同修感觉推动各项工作,困难重重,常常办的活动,动员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却因不理解常人的方式,而效果不彰,常常只有学员参与,而阻碍向内找问题的借口,却是台湾没有必要讲清真象,办活动只是配合北美。对于学员提出一些建议,也不用心去研究、了解,等到问题出来了,又急急忙忙的弄得大家人仰马翻,时间久了,造成很多学员身心俱疲。不理解的学员又对长期投入的学员产生同情与敬佩的心。……久而久之,渐渐的有心想协助的同修都觉无力感而离开,一段时间之后,报社又会发出人手不够的求救讯息,然后又有一批同修投入,然后发现社内的问题,然后善意的提出建议,然后不被接受,这样恶性循环着。

其三:对严格要求自己与负责任的认识有差距

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生命,都为助师正法而存在,生生世世被训练的常人的技能也是为了正法所用。常人的技能是需要时间,与学习才会得到的。在报社内的认识,却普遍是不能用常人技能做内容编辑、谈广告业务,必须要以讲清真象为主,报纸的内容,标题的写法能不能让常人看得懂不重要,谈不谈得到广告倒为其次。这与师父要我们先他后我的要求相差甚远。

这样想脱离常人的形式,而要用超常的理来经营报社的做法,常使常人摸不着我们到底想干嘛?也使新学员无法学习,也让常人都把大纪元说成是法轮功报,原本要协助讲清真象的大纪元,却反而要我们在外面得先去替大纪元讲清真象,真是事倍功半。

目前的状况,是不是大家可以对一个整体在法上的认识再深入点儿,在工作中去实践。学法好的,久的,理解深的,尽量在内涵上,方向上,多用点心,在旁协助,让有专业技能的学员放手去做,尽量给予他们发挥的空间,不要怕他们会做不好,怕心也是一颗要去的心。

其实不只是新学员,很多老学员都已经不知道要如何做才好了。谦虚与尊重他人(像企划案内容及其他类的作品等等),不能因为我们要做的工作很伟大,很神圣,就认为可以牺牲,(这也是报社常态中的习惯行为),大纪元的精神是什么?在常人社会要起到的作用又是什么?我们一切的思想基点能不能真正实践真、善、忍,才是能不能走正的关键,才会真正的达到良性循环。

后记:

自己得法快五年了,参与媒体小组的工作约有三年,很早就看到了问题却因为害怕被排斥被孤立,而且对某些负责的同修的做法不能释怀,对一个整体的认识不够,抱着怕心、妒忌心、忿忿不平的心,始终无法将心得写下来与大家交流。

或许我的理解与看问题的角度并不够宽、不够广、也不够深,但今天随着写心得的过程中终于体会到了有些学员说写心得时自己的心随着写下去时越来越纯净的感觉,也看到了另外空间像墙一样的邪恶烂鬼与不好的物质被瓦解的样子。

此刻我的心很平静,就像一个学生完成了老师交付的某样功课那样的踏实。

而且现在想起那些之前对他们有看法的学员时,心里也没有什么看法了(写之前还有一些)感觉自己的身体很轻,脑袋仿佛没有重量一样,我知道是自己的行为符合了“真、善、忍”后的体现。

谢谢师尊的慈悲苦度,对于这样做了很多错事,走了很多弯路的弟子,依然给予一次又一次的机会,等待着弟子的觉醒。

师父,弟子对不起您,常常把师父的慈悲不当回事,一样的错误总是一犯再犯,但我想今后一定要下决心严格要求自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守住心性,不被邪恶钻空子,更好的去做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工作。

附注:

或许有些学员会认为我所提的问题是过去的认识,但不管如何,提出来是因为现在日报的各方面压力很大,我在旁边看到问题却使不上力,很着急才会想用写心得的方式与大家交流。

其实重点就两个;一是在三界内做事要符合三界的理的这一部分,一是请协调人真正放手让专业的学员去做,相信他们,鼓励他们,协助他们,只要把握住一些正法修炼的内涵与精神,至于用什么常人形式去表现,就让他们去尽量发挥吧。这样做出来的内容一定是带有法的内涵又会是常人喜闻乐见的形式呀。

在台湾要经营报纸与在其他地区的环境是相反的,在国外地方大而华文的刊物少,在台湾地方小而华文的刊物有数百种,如何针对不同地区提出不同的经营方案与行销策略,是必须下工夫去深入研究的。

精神与物质是一性的,当我们决定用什么心态,下多大工夫,想达到什么效果,准备花多长时间,使用多少人力、物力,都必须有所规划,这是负责任的表现,是符合法对弟子工作上的要求,是对每一个想要参与的学员的珍惜,与把握有机会与我们接触的常人他们愿意被归正时的机会做的准备。

如果在规划的过程中能把握只要是碰到的每一个人、事、物,每一个流程,每一个环节,都能先他后我,无私无我,为别人着想,如果真能做到,相信这个企划案所被注入的生命一定是好的、善的。那么当它们聚集起来时,就能产生良性的循环。

当然就算是这样,当要去执行的时候一定是不容易的,是非常辛苦的,但这也是最珍贵的,因为我们将要透过这样的过程,把很多的人的观念去掉,很多业力消掉,与有机会参与的同修形成更好的整体,找到更多与大法结缘的众生(这就是为什么一定要办地方版的原因,因为只有深入社区,才能与很多的众生交朋友,才能深入细致的讲清真象,才能启迪人的善念,進而一起协助大法弟子讲清真象,人传人、心传心,就可能会起到遍地开花的强大效应,進而救度更多的众生)。

以上个人体悟,旨在提出问题,大家共同提高。如有不当请同修指出并帮助圆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