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改变家庭环境


【明慧网2005年6月15日】几年来,我几次写写停停想把自己的修炼经历和心得写出来,但由于自己总觉得做的不好,又文化水平低怕写不好,一直没有把要写的写完。今天又看到明慧网登的一同修文章中说:向明慧投稿,是每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就又从新拿起笔,想让和我有一样经历的同修切磋共同提高。

我是98年得法,得法前好多种疾病。几乎无法正常工作、生活,药费积了上万元,单位效益不好无法报销。天长日久丈夫也愁眉不展。我因身体不好脾气暴躁,经常和丈夫、婆婆闹意见,当时就因孩子才没自杀,那痛苦无法言表。

感谢伟大的师父让我从新明白了人生真正的意义。修炼法轮大法40天后疾病全无,我整个象变了一个人一样。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从单位到家庭都说“法轮功神了”。有很多有病的人都开始炼,丈夫、婆婆也非常支持。可是99年7.20江氏邪恶集团为了妒嫉心,为了维护共产邪灵的政权,发动了千古未有的对要做“真、善、忍”好人的邪恶迫害。有目地的制造了北京“自焚”的大假案,欺骗了全世界的众生,我当时也不知所措。首先家人特别我丈夫坚决反对我继续炼功学法。我就偷着在家炼。后来一同修得到真象光盘我们看后,知道了“自焚”是假的,就给家人讲真象。在我一再坚持要炼的情况下,我丈夫烧大法的书,砸了师父的照片。我当时学法时间短也不知从法上悟。就背着丈夫在家炼(后知道丈夫也默许了)。2001年3月我自制了讲真象的传单,和同修拿来的真象光盘出去救度众生。被恶人举报,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我。所到之处我都给他们讲真象,市610头子大拍桌子不让我讲,我没配合他们一切无理的要求,他们就把我送市拘留所关押。7天期间610人员去了4次让我交待光盘来源、写保证书,我都予以否认。第8天把我送市女子劳教所。在那里受到非人的待遇,没有人身自由。3个月后由原来的158斤体重降到110斤。开始接触到的都是些邪悟者。因为当时不能从法上认识法,把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认为那些邪悟者去北京次数多修得高。最后还是写了保证,想自己才学法不到一年,不如她们在法理上悟得多,又不愿在那里受苦了。6月份,单位、派出所再次来接我时就违心的写了“三书”。劳教所又强迫我丈夫交了四千元钱,我才回到了家。

因江氏邪恶集团用株连九族的政策,使我丈夫名利受到损失。丈夫又是个对共产邪灵拥护者。我回到家后继续炼功,我丈夫对我大打出手,打得我起不来床,女儿制止他(女儿也修炼),他把女儿也打的上不了学。因自己不能从法上去悟,仍停留在个人修炼阶段。认为丈夫打我是还他的债,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就是找单位领导出面也只是对他不痛不痒就算了。给他讲真象他也不听。用离婚胁迫我放弃修炼,婆婆在旁也加油加火让离。我当时也很想离,可是我想那样人们就会误认我们的家庭是因我炼了功才造成家庭破裂,会造成炼法轮功没有亲情不要家的影响(因丈夫、婆婆在外面都说是这个功害了这个家)。所以我不同意离婚,就小心谨慎怕他们再找茬,天天生活在懦弱中。可是就是这样在2001年7月的一天,我丈夫还是找茬第三次毒打我让我向他保证不信法轮功,否则坚决离婚。我在床上10天不能起床,他根本不管我,都是同修偷偷给送点东西吃(孩子在外上学)。这期间我接到了老师的新经文《忍无可忍》。师父说:“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还有在师父经文《大法坚不可摧》中写道:“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我想丈夫的这一切行为主要有另外空间邪恶的因素干扰。要正念铲除它。我找到单位有关人员,坚决要求对我丈夫的行为给以制止、制裁。否则,我就到妇联告状、报案。因单位领导听过我们多次讲真象,知道法轮大法好,非常重视这件事。我丈夫在单位的压力下(如不认错,开除出厂),承认打我错了。保证改正。可还是用离婚胁迫我放弃修炼。当法院再次来传票时,我对丈夫说:“你既然真想离,今天到了法院我就满足你。”我丈夫一听死活又不离了。我悟到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有怕心造成的。因为在劳教所就没完全去了那颗怕心,只是形式不一样。你怕什么,邪恶就专找你的执著下手。

在从劳教回来后,市610、镇、当地派出所经常往我家打电话、到单位進行骚扰(也找其他同修),因怕都配合他们去做。后来,从家庭的过关中,悟到还是怕心在作怪。2002年春节前,市610、当地镇长、派出所所长等十几人来我单位让我从新写一份“保证书”。我首先心平气和的给他们讲真象。然后我清清楚楚的说:“从今往后不准你们任何人再往我家打电话,到我单位骚扰我和其他同修。而且我们不但不写,而且还声明以前写的全部作废。否则我们就离开单位去北京上访。”他们说他们只是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口头保证也行。我说你们给上级完成了任务,我给自己完不成任务了。最后他们说:你这种思维我们也不想改变了。千万别去北京,我没有答应他们什么。从此他们再也没有正面干扰我们。当然所有的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德,法给的智慧。“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

我丈夫虽然不离婚,可单位有些常人说三道四。说我该打,没有短处怎么不敢离(我丈夫在外说我不离)。我想我是来证实法的,不是来证实我自己的。我要听师父的教诲,要有一颗熔化钢铁般的心来救度众生,我不在乎我自己的得失,不能在乎常人的态度。从此,我对家人比以前更好。丈夫不让我讲真象我就背着去讲,有机会就讲。家人不听我讲,我就用行动讲。婆婆几次住院我都尽量照顾好。开始几次去看她,她躲着不见我,我不被她的常人心带动,该怎么做就怎么做。给她倒屎倒尿她也不说我好,给她送饭她不给开门……当时也非常委屈和不平,但还是强迫自己尽量做好。为了证实法,为了众生能得救,这点苦算什么?经过这四年的努力,丈夫不反对我讲真象了,也允许我在家炼功了(其实他早就默认了),婆婆见人就说大儿媳妇好,炼法轮功好。老二媳妇不炼法轮功只是说的好,这些年亏了这个炼法轮功的照顾。你们也别信北京“自焚”,那是假的。

当然,我离一个合格“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要求还差的很远。特别我丈夫对共产邪灵中毒太深,有待继续改变他,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劝说众生退去共产邪灵的兽印,助师世间行,完成自己史前大愿。修的层次有限,有错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