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5年6月17日】我是天津市人。因从小身患顽疾,被病痛搅扰,到98年4月份,身体病痛反应更是加重了,去了七家医院也不得救治。98年10月底,我有幸得到了《转法轮》,此后开始修炼法轮功,获得身心健康。

下面是我这几年所遭受的一些迫害简介。

1999年4月23日晚在中国天津市教育学院,被武警打,并被四名武警拽着四肢扔出教育学院,往返三次。天津公安局负责人当时在天津电视台造谣说没有打人,也没抓人。

1999年10月8日,我独自去天安门炼功,被几名警察拽着四肢扔上警车,被天津市红桥区双环邨派出所送去红桥区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其间因拒绝悔过及不背监规,被十几个犯人毒打,导致颈部不能动,头不住抖动。后又因一女孩想学功,我教其炼功时,遭到管教警察毒打。我被恶警拖出毒打,那女孩手脚被上百斤镣铐,又被精神摧残,难以承受,导致自杀未遂。

1999年10月28日进京上访,在信访办被中国天津红桥区分局非法劫持,并遭毒打,后被非法劳教2年。

2000年1月初,我因没有背队规所纪,被强迫在雪地站一天一宿,也不让穿外套。1月中旬,我整理劳教所迫害大法的材料,被强迫在雪地站了一天一宿,又被下到严管班严管。1月25日因炼功,被2名警察及六、七个犯人毒打,并被一警察强行把我的鼻子掰折,又被强行铐在雪地里,恶警用2个警棍进行电击。因手铐上得紧,深陷腕中,至今留下伤痕,小手指麻木。这样一天后,又被强行在一寒冷房间(独居)站了六天六宿,其间不许洗漱,不许睡觉,一天偶尔给一个冷馒头,导致全身肿痛,一只手铐后变形,口腔内膜全部脱落,牙齿松动,无法站立,精神近乎崩溃。

2000年2月中旬恶警给我进行造谣中伤,孤立打击。2000年8月,天津市红桥区分局法制科姓崔的恶警给我家打电话,逼我去给他们当特务,并威胁如不干,将再把我弄进去折磨死我。迫于无奈,我夜间离开了家,从此流离失所,风餐露宿。

2000年9月在天安门广场,被数名警察非法劫持,因拒绝上车,被他们毒打,导致除双臂外,上半身整个不能动,在天安门派出所见机走脱了。11月18日又去北京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被劫持至天津红桥看守所,进行绝食抗争,被强行灌食,并被劳教2年。

2001年1月,劳教犯人和2名恶警逼迫看破坏大法的东西,我告诉她们法轮大法好,你们这样做对你们没有好处。她们给我造谣并进行毒打,并强迫我站一天一宿。第二天早上,不法人员们又对所有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洗脑。因为我说“我们虽然在这里被押,可我们也有讲话的权利。”警察命几个犯人捂住我的嘴,把我拖到一房间后,命十几个犯人毒打导致我上半身不能动弹,嘴角出血,昏倒在地。

2001年1月中旬后,因拒写保证悔过等,被强迫站2个月(早六点到晚十二点),导致双脚大脚趾甲坏死,后逼迫洗脑。4月初不法人员逼迫洗脑,并把我的四肢铐于床,2犯人按住我,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导致我的精神近乎崩溃,难以自控。4月底,把我关入洗脑班强迫转化,后又调班进行高强度劳动迫害。

2001年中旬调班,我拒绝洗脑、被铐,犯人用我衣服擦皮鞋,并使用下流手段在我胸前用皮鞋蹭,并把痰吐在我脸上,在我双脚大脚趾上用力踩捻,并在我身上连珠炮一样的狠掐。2001年5月,在攻击诽谤大法的会上,我站起来告诉她们,这些都是谎言时,被几个值班犯人捂着嘴拖走,并被毒打。2001年6月调班,犯人受警察命令,强迫我背豆子,共20多包左右,导致上半身无法动弹。

2001-2003年这三年里,犯人受恶警命令,对我进行包夹严管,不许任何人与我讲话,并进行精神折磨,例如:时常在你不注意的时候突然重打一拳,或不许去厕所,不断进行造谣中伤等等。我被强迫拣豆子,三四天睡半天觉,来车卸豆子,都是100斤、120斤、160斤的麻袋包,十几包的卸,经常如此。

2002年11月19日被非法加期半年,恶警造谣说我自己不想走,因在众人面前讲清真象,被打,被铐三天三夜,又因拒绝干活,被打,被铐几天几夜。

2003年5月2日萨斯病期间,半夜里可闻惨叫声,打骂声,因抗议劳教所用暴力强迫法轮功学员们悔过,我被铐55天,其间不给打开手铐,被打,不许洗漱,不能睡觉,不许去厕所,同时强迫洗脑,并把我的衣物进行践踏,来例假期间也强迫不让去厕所。我的精神及肉体上遭受的打击极大,人的基本权利完全被强行剥夺了,痛苦无法言状。5月20日被铐期间,又被加期半年,理由是违反队规所纪。6月26日解铐时,我已不会走路,才没有再铐。

2003年7月-8月,恶警唆使邪恶犯人曹丽娜、龚远鹤对我进行无理毒打,不让我写接见信,我坚持写,遭毒打,脸被恶徒们抓烂,嘴里也被抓烂,头发被揪下2大把。我争得写信的自由,恶警却在背地里把我的信扣下了,没有发。后又遭毒打,头发被抓下2大把,这2个犯人后被提升为大值班作为奖励。

2003年8月劳教所调班强行洗脑。9月中旬恶警说:“从现在开始,你不属于劳教人员了”。另一恶警说:“你可以回家了”。但却到10月份也未放我。于是10月7日,我走出劳教所,被大值班推了回来,于是我又跑出劳教所,大门锁了,我被抓回毒打、上铐子。我把跑的理由说了,恶警们无言以对,第二天中午才解了铐子。后来有人对我说:“你一跑我们才知道真象,劳教所警察挨班造谣说告诉你走,你自己不想走。”恶警在背后造谣中伤。

2003年11月21日出所时,恶警韩金玲非法强行命几个犯人剥光我衣服进行拍照,目地是检查有没有伤,怕我出去告她们。如果发现我身上有抹不去的重伤痕,就不放我出去了。

出来时,我已无法进行正常生活,精神几乎崩溃,但尽力控制自己。
以下网址上刊登着一些法轮功学员在天津市所遭受迫害的一些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22/8976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2/23/2047.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2/26/25666.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5/64929.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0/6522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25/102570.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24/10249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28/102799.html
联合国人权报告证实中共真实面目(四)第292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19/86908.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4/6/47829.html

在中共政府镇压法轮功的几年中,我所经历的迫害,只不过是众多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而已。在得到自由后,当了解了很多学员所遭受的迫害情况后,我才发现,比起她(他)们,我所遭受的迫害还远不及他(她)们。

在经过这几年的动荡中,我所接触过的市级政府高层官员到普通公务员,普遍对我讲的都是,“知道共产党腐败,中央领导很多都是腐败官僚,但是他们上面有文件下来了,我们也没有办法。”有的恶警蛮横的说:“上面有文件,就这么对待你们,打死你了也算自杀。”那么所谓的上面,也就是江泽民及中共邪党组织。

众所周知江泽民及中共邪党这许多年来对中国老百姓施用各种手段进行迫害及欺骗,但是为世界各国人民所不知的是江泽民及中共邪党在海外也同样秘密的布下了它们的操控组织,陈用林(中国驻悉尼总领馆政治一等秘书)、郝凤军(原系天津市国保(国内安全保卫局)、天津市610办公室工作人员)都指证中共在海外有庞大的间谍网络。这说明江泽民及中共邪党的黑手早已伸向了全世界各国了,足以证明它们想操纵、控制的不只是中国人民了,而是全世界各国,我只希望这件真实消息能使全世界各国首脑惊醒,如果再姑息江泽民及中共邪党组织的所作所为的话,就意味着在纵容邪恶,在滋生邪恶,最终也会伤及自己。

江泽民及中共邪党的阴险、贪婪、狠毒及狡诈,在历史中已经无数次的表演过了,尤其在大纪元社论文章《九评共产党》中均有记述。我希望我们国际法庭及国际人权机构或其他有关组织能够看一看这篇大纪元评论文章,并针对现在很多已经足以证明江泽民及中共邪党对全世界人民形成危害的事实,为了维护全世界的和平,共同为众多民众对江泽民及中共邪党起诉一事,做出快速公正的裁决,为整个中国人民的生存及全世界各国的和平做出巨大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