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佳木斯劳教所遭到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6月18日】2002年4月9日开始,佳木斯市邪恶的恐怖组织“610”以陈万友为首的一伙恶人大肆在夜间撬门启锁偷偷抓捕大法弟子,不到半个月,佳市看守所女号就开了9个号房,每个号房不到十几平米却关有30多名大法弟子。看守所容不下时,陈万友等恶首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强行把大法弟子拉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迫害。我就这样被非法劳教三年之久。

在劳教所里,给我们吃发粘的黑面发糕,发酶的玉米面糊糊,吃的大法弟子经常拉肚子。

在劳教所女队里的三百多名大法弟子除早、中、晚三次到食堂吃饭之外,整天把我们关在屋里,坐在不足一尺高的漆包线轱轳上,不许说话,不坐就被铐起来,有的大法弟子屁股都坐烂了。

一次被非法关在8中队的全体大法弟子绝食抗议劳教所的残暴迫害,恶警们就强行给我们灌食,我不许恶警碰我,他们找来刑事犯和更多的恶警,6个人分别坐在我脚上、身上、脑袋上,我主意识非常清醒,心里不停的念正法口诀,身子、手、头不住的晃动,灌食用的胶皮管子从鼻子插进后被我从嘴里吐了出来,用牙咬住,恶警没能得逞。

女恶警们又找来男恶警并拿来手铐把我重新摁倒,把手铐在床的三角铁架子上,二个刑事犯坐在我脚脖子上、腿上、又有坐在膝盖上,男狱医用肘狠命的压住我的头,其余恶警分别摁住我身体的各个部位,他们灌的不知什么东西,身体很难受,鼻子、口腔里都在流血,脖子、嗓子又肿、又痛,由于反抗的力量手铐杀进肉里,当时就皮破流血,肿胀起来。参与迫害的有刑事犯孙小娟,女警:孙立敏、刘雅东、程佳慧、慕振娟,男狱医:刘×× 女狱医:杨××

2002年10月23日后,佳木斯劳教所整个笼罩在腥风血雨的恐怖中,女队把坚定的五十多名大法弟子全部关到三楼,晚上5个人睡三张床,早上5点起床后洗漱完毕不到6点就全体进到一个空屋子里,5个人一行,军人坐姿,挤坐在三块大瓷砖的地块里不许出格,坐的漆包线轱轳上不许垫任何东西,这些轱轳的铁棍子是突出于板石的,坐上一会就疼痛难忍,眼睛不许眨的盯着前方不到一米远的大号电视机上,电视机整天放的是谤师、谤法的造假碟,谁要眨一下眼或动一下就加长十分钟或二十分钟,企图达到从精神上拖挎大法弟子的目地,恶警经常用这种形式迫害大法弟子至深夜,有时是后半夜1点多钟才让上床,5点又要起来,周而复始。

2002年11月8号,恶警张小丹逼我们念谤师谤法的文章。我不念,我是师父的大法徒,修的堂堂正正。男恶警王巍就把我拖到外屋用胶皮警棍狠命的抽打我,狠命打我的肩头、后背、腰部,膝盖,我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由于长时间的迫害,使我出现高血压等症,经常昏厥、抽搐,一次恶警孙晶踢我后,我又抽搐成一团不省人事,医生抢救后苏醒过来,下半夜孙晶听说我又昏厥过去了,就来到我床前一把一把的使劲打我的头部嘴里喊着:“你起来,你怎么敢在我班上发病?”我不理她,可她更觉得没面子,一声声的叫嚣,我慢慢的起了身,说:“我不就是想修炼法轮功吗?我们都是一些好人,你干嘛这样迫害我们呀?你这样做真的对你不好。”她声嘶力竭的窜过来一拳一拳的打我的头,直到把我又打晕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