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要逃离河北高阳劳教所


【明慧网2005年6月20日】2004年底我因为向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真象而被非法抓捕送入河北高阳劳教所。在那里经过半年的地狱般生活,我在5月1号去喂鸵鸟时,趁着房豹、常金良两个打手旷工回家过节,只有一个队长值班的时机,终于逃离了高阳魔窟。以下是我在那里的部份见闻。

一、酷刑

高阳劳教所以折磨人不择手段出名,素有“人间地狱”之称。以大队长杨泽民、教导员李雪军、房豹、常金良为首的恶警们折磨人的办法有很多,大法学员们经常遭受毒打、电棍电。以我所在的一楼为例,恶警们为了强制转化李霞,用绳子勒了她两次(叫杀绳),还把8根电棍都电得没了电。不法人员们违法收容了有精神病的王蕾,在她发病时折磨取笑她。2005年4月26日在省厅来检查时,要绑她藏起来到菜园去,往她嘴里塞袜子。李翠平指责恶警们没人性,杨泽民就指使人把李翠平折磨了大半天,使她几天下不了床。几乎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都被折磨过,3月8日到15日左右,二楼的一个女学员被它们折磨得多次送入医院抢救,最后只得保外就医。我在常金良住处还见过地铐、皮鞭等刑具。

二、恐吓

队长们动不动恐吓学员要怎么怎么样,张口就骂人,却逼迫我们在她们换班时排队问她们好。4月26日检查那天,杨泽民当众恐吓学员不许讲真话,否则吃不了兜着走。从今年3月开始,大多学员被逼劳动,身体不好的也必须到车间去,赵树英回来时摔倒在门口,队长们却嘲笑不停,还骂人。3月底,所有大法弟子被强迫到大餐厅开所谓的“构建和谐社会”的大会,杨泽民等在上面污言秽语,下面常金良拎着电棍直晃悠,那些低头或闭眼的学员遭到辱骂、恐吓。去年10月份,也是在大餐厅,还发生过杨泽民指挥常金良、房豹等对一个男学员进行杀绳,手摇电话电,当众威胁全体法轮功学员的事,队长们都说那本来是要针对清华硕士秦鹏的,叫那个逃跑的倒霉蛋赶上了。

三、欺骗

由于肉体、精神双重摧残,加上不让炼功,伙食太差,许多学员身体过去有病的,又犯了病。杨泽民等人一方面鼓吹对她们小病大治,另一方面又借机诬蔑法轮功,逼迫学员放弃炼功,花钱去治病。它们还不断美化妖党中共,并向上谎报说从4月份开始要开放宽松式管理,铁门取消,队长学员融洽相处。但是实际上一点也没变,原来鼓吹的四菜一汤,也只有每天中午晚上的萝卜汤或海带汤、洋葱头汤。

四、盗窃

杨泽民不仅通过违法收容捞钱,给普教减期勒索钱财,而且贪污伙食费等。我们每月都有伙食费,近80个法轮功学员,一年就是十几万哪。常金良、房豹也跟着杨泽民捞,甚至连食堂养的猪杀了,猪头被杨的亲戚拿走,下货被常、房拿走,连肉也被偷走。常金良、房豹管着喂鸵鸟,更是借机贪污、盗窃,仅四月份,它们就把劳教所的六、七十根铁管及铝筒、铜丝偷卖掉,还伙同五大队的人偷了500斤玉米。为了盗窃方便,它们在院墙下挖了一个大洞,地面取了两层砖,地下四五层,平时把砖推那里,找块石棉瓦挡着,到用的时候通过这个洞运偷来的东西。我就是从这个洞逃离劳教所的。此外,每只鸵鸟每天3斤精粮,其余喂草,一共才17只鸵鸟,但常、房二人向上报的绝不只此数。鸵鸟下的蛋也被它们吃掉或便宜卖掉。

五、流氓

杨泽民、常金良、房豹都是流氓,和许多女队长及普教犯人有不正当男女关系。房豹它们打死的那个女普教犯人据说与此有关。因为明慧网给它们曝过光,杨泽民很生气,在3月份那个“构建和谐社会”的大会上说国外有的人有六个老婆,凭什么非要管它等等。队长们平常有的也口无遮拦,不干不净。常、房偷完东西卖了钱,就去喝酒,三月底,房豹酒后开车掉沟里,找人拉上来,还骂骂咧咧。

六、黑主子

队长们常炫耀自己在司法厅有什么关系等。象杨泽民、常金良、房豹、赵园、师江霞,张艳艳等人罪行累累,不断在明慧网上被曝光,却一直逍遥法外,应该是有司法厅在背后给它们撑腰。杨泽民它们的一些消息就是司法厅传递给他们的,象3月8日河北610头目来视察时二楼女学员被残酷折磨很快曝光后,司法厅就告诉它们要严密封锁消息,它们还因此把一楼、二楼后窗全部封死,并威胁对泄密者要严办。

正是由于不堪忍受那里的黑暗恐怖,我逃离了高阳劳教所。可是那里还有近80名无辜的同修啊!请国外国内正义之士设法制止它们的行恶,把那些善良人都解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