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飞机制造公司工程师被打死(图)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日】西安飞机制造公司高级工程师王大卫,2002年9月1日被西安市户县公安恶警绑架,五天后被毒打致死。与此同时,其妻子马洁被恶警戴上铐子吊在空中毒打,被强制洗脑、非法劳教,所外执行。2004年3月份马洁再次被610恶徒绑架,劫持到西安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至今仍被关押。

王大卫
王大卫

王大卫(曾用名或化名:王大伟、王唯真),男,原西安市红安公司高级工程师,逝年57岁。1996年全家幸得法轮大法修炼后身心受益巨大。他一直坚持以师父要求的“真、善、忍”为标准做一个好人。自1999年7月20日后屡次遭迫害被迫流离失所,但仍尽自己所能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真相,揭露迫害。

2002年5月,王大卫再次遭迫害被迫流离失所,携带家人暂时安身于咸阳市橡胶厂一同修帮忙租住的地方。期间西安同修杨恒清夫妇因遭户县610非法抓捕无处安身,遂到王家中暂住几日,可户县恶警竟抓捕此同修的儿子,进行刑讯逼供,其子因难以忍受酷刑折磨,被迫将户县恶警在2002年8月31日带到王暂住地,恶警未经王许可便强行闯入其家中,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将杨恒清夫妇绑架。之后一恶警杨敏亮,伙同户县610头目刘志金,张景民等人要强行搜查王的家,在王与其妻及女儿反对下,未出示搜查证并强行将其妻抬入门外车内,把王与14岁的女儿推到一边将家中翻得一片狼藉,随后将王与其妻也非法绑架(女儿趁家中混乱之时机智逃脱,才免遭绑架),又将帮王租住房子的同修也非法拘捕(后敲诈该同修数万元才将人放出)。户县610非法抢走王的两台复印机、一台打印机以及一台电脑及刻录机、复印纸、两箱光碟等),并且将帮王租住地方的同修家中电脑也非法抢走。之后咸阳610邪恶头目刘志勇带领一帮恶警在王西安的家中将所有家用电器(包括电视机,微波炉,上万元的照像机等)全部非法抢走。

户县610将四人绑架到户县山中一废弃军工厂进行了残酷迫害。不分青红皂白将王与其妻马洁一人扇了几个耳光,其妻因反抗这种暴力行为,被用手铐反铐在床上,蹲不下也站不起来,就这样把人折磨一夜。第二天早晨开始刑讯审问,先将其妻用粗大的麻绳捆绑,然后把人用绳吊在门框上,拳打脚踢并在腰部猛击,直至人面色惨白,将要昏厥时才把人放下来,不一会又把手反绑在背后,勒令跪在一铁框架子床上,将头猛烈地往下压并把手于背后狠狠地往上提,直到其妻休克昏死过去,恶警未等人苏醒,便又将将人吊在门上毒打,整个刑讯过程惨无人道。随后将王也带入刑讯室进行严刑拷打,其妻在楼下听见刑讯室内610恶警叫骂及打人声不绝于耳,恶警杨敏亮迫害法轮功学员尤为猖獗。

在山中呆到第三天的下午,610又将人悄悄转移至余下一招待所内继续进行更残酷的迫害。由于招待所比山中封闭更加严密,所以其妻在遭受迫害时再未见到丈夫本人。2002年9月6日下午大约两点多钟,其妻在房间突然听见外面一阵吵闹,同时听见110救护车已赶来(试问人如果是跳楼自杀,救护车怎么会在同一时间赶来,这明显是制造的假相),于是急奔到窗户前看见医护人员抬着担架一片混乱,看守其妻的两人随之赶紧拉上窗帘说,那不是你们的人。最后恶人仍畏畏缩缩不敢承认他们将王大卫严刑拷打而致人身亡遂从楼上将人扔下的事实,伪造了跳楼自杀的假相,可当时审讯时每人都有几个人半步不离的看守着,连动一下都不允许,试问人怎会有机会从楼梯拐弯处跳下。

因其妻已知真相,恶人便欺骗其妻让在医院见丈夫,但之后却将人连夜偷偷转移至拉家滩一戒烟所外的一间空房子并由七八个小伙非法监视,非法关押两天后又将人转至戒烟所内只有一张烂床板且老鼠乱跑的黑房子里。在此期间,其妻强烈要求见人,610恶人一直拖延不让其妻见人,并将其妻又非法转移至户县一饭店中非法关押20天继续进行迫害。其妻因没有见到人不知现状而无心吃饭,恶警杨敏亮在其妻身体虚弱无力之时用手铐强行将人两手及脚全部铐在一专门铐人的床上,命医生强行给人打针。随后恶人派来户县政法委两人告之其妻在火葬厂见人,其妻听后随之昏倒在地,苏醒后质问恶警人是怎么死的,户县两政法委人员因心亏连头都未抬支吾不清,遂偷偷溜走。随后又来一恶警在其妻身体虚弱时强逼其在一张纸上签字,并告之你不同意我们还是会火化的。在恶人非法强行要求下其妻将纸撕掉,并提出将此事告之丈夫的父母及兄弟,并要求请辩护律师及法医来验尸,均被无理拒绝。之后恶警强行将其妻架往火葬场并全程摄像。

当时恶警说人坠楼头先着地,可见人后发现头部并无任何伤痕,反倒腰部,腿及胳膊有被人毒打的伤痕清晰可见,且腰部尤为严重,红肿一片。随后恶警将其妻架入火葬厂外的车内,还有一恶警用摄像机对其妻进行拍摄。此事一直拖延半年之久家人都一无所知,有一次前往户县公安局送衣服时发现以前送的衣物仍在办公室搁着,于是家人质问恶警,恶人仍肆意隐瞒,之后家属感觉事情蹊跷前往公安局多次要人后,恶警才将此事告之家属,伪造人跳楼自杀的假相。当家人问起人为什么跳楼以及怎么跳的楼时,恶警支支吾吾说不清楚,最终他们在未说清任何事情的情况下,未经家属签字同意强行将王大卫遗体火化。既然是跳楼自杀,为什么不敢通知家属让家人验尸而是将人火化后的骨灰盒匆忙交于家属?为什么在处理事情的时候不让家属见其妻子问明情况?为什么最终还给家属赔偿三万元呢?种种迹象表明他们伪造假相害怕真相暴露的事实。在此之后并未将其妻放出,而是将人又非法转入长安县工人疗养院洗脑班进行了三个月的又一轮伪善的迫害,因恶警怕真相暴露,在事情处理完后仍不让其妻与家人相见,随后又将其妻关押在西安市莲湖区看守所。期间家人多次强烈要求放人,最终于2003年5月才将人放出。

2004年3月份,王大卫的妻子马洁在向世人讲述她全家遭受的迫害时,被恶人举报,又被咸阳市610头目刘志勇、高军等恶徒绑架,劫持到西安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

本案实施迫害的主要责任单位及责任人:

责任单位:
西安市“六一零”、西安市公安局、西安市中级法院、西安市劳教委、户县“六一零”、户县公安局、户县政法委、户县人民检察院、户县法院、咸阳市“六一零”。

主要责任人:
西安市“六一零”头目:张兆云
西安市公安局长:刘平

户县“六一零”头目:张景民(户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
户县公安局局长:刘志金
户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恶警(审讯组组长):樊和德
户县公安局恶警(专案组成员):杨敏亮
户县公安局恶警(专案组成员):周党普
咸阳市“六一零”头目:刘志勇
参与绑架,残害法轮功学员的户县警察:邓元礼、严迪欧、徐涛、沈森林、严继龙、闫长义、陈临江、王永安、张涛、孙峰、刘敏、黄凯、杜召、刘毅等。

弟弟马明海一家遭受迫害至今

马洁的弟弟马明海一家都修炼法轮大法,屡次遭受迫害,双双屡次被非法劳教。家中留下六个孩子和年过七旬的老母亲,靠朋友接济、借款维持孩子上学和生活,平时老母亲靠捡破烂弄一点买菜钱,艰难度日。

马明海1999年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3年,因在劳教所不配合邪恶被延期6个月,在枣子河劳教所受到非人的折磨,被关单人禁闭1年零4个月,不让见阳光,不让家人接见,他因抗议劳教所残酷迫害,绝食1个月,恶警让毒品包监人员强行将他手脚用绳子捆绑在床上11天,强行灌食,全身浮肿,不能下地行走。

马明海被迫害折磨3年半,期满后被当地610接回后,又被恶人暗中监控,没有人身自由。 2004年1月马明海和妻子陈春娥在家,咸阳秦都区公安局10多人来到他家,当时内外门都锁着,几名恶警拿来铁棍将防盗门撬坏将家里的衣柜、书柜砸坏、乱翻,什么也没找到,强行将人抬上警车,鞋都没有穿。

当时围观的群众很多,一名正义的群众看到恶警这种野蛮行为很气愤,说他犯了什么罪,你们不让人穿鞋把人铐在树上,就因为群众说了这句话,连这位群众一块带走了。就这样,马明海第2次被非法劳教1年半,关押在陕西省枣子河劳教所至今。

马明海的妻子陈春娥99年去北京上访后,被非法劳教2年,在西安女子劳教所受到酷刑“兵马俑”残酷折磨,站不起,蹲不下,被强迫写三书,期满回家后不到两个月,又被非法劳教1年,再次被劫持到西安女子劳教所,期满回家后不到3个月,第3次被非法劳教2年,关押至今。

马明海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大概是2005年6月20日期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