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直还要气壮


【明慧网2005年6月20日】中国有句成语“理直气壮”,我们大法弟子的理再直不过了,为什么不能气壮?只要我们正念足,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就能闯过一道道难关。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徒恩》)“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威德》)

当看到“7.20以来最大的全国性大搜捕”的坏消息时,我也曾把资料收藏,一是怕成为“物证”,最主要的是觉得这么珍贵的东西被糟蹋了可惜。看了明慧周刊上的有关文章很受启发。是啊,师父不是说过一正压百邪吗?我们是大法弟子,做的是最伟大的事。有师在有法在,还有上亿的大法弟子,干吗要怕呢?害怕的应该是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何况大法书籍都能发出正的能量是驱散和铲除邪恶的利器。古今中外,任何一个邪恶权势都不可能长久,只有天理永恒。人间不是邪恶逞凶的地方,邪恶再狂也只是一时的、短暂的,也是在天理的控制之下。

下面是我修炼几年来的小故事,抛砖引玉吧。早在1999年,我就把当地警察一次次的骚扰和抄家(连笔记本中夹着的现金也拿走了)写信给公安局长讨公道,指出他们的行为是违法的,是侵犯人权的。后来我又将我在看守所受到的迫害,特别是遭到恶警肖××毒打的事写成两份诉状寄给有关单位(尽管它们不受理)。我身上常带着诉状,见官就投诉,变被动为主动。邪恶不来找我,我还正要找它。近年来,我的麻烦少了。同时我还将他们敲诈我儿子交的保证金2000元、洗脑费3000元全部要回。

那次我被劫持去劳教的路上,我不停的讲真象、发正念,我说我没犯法,不该去劳教,应该劳教归正的是你们。在劳教所量血压,血压高到所里不敢收。但送我去的恶警为了完成任务,硬要把我送进劳教所,胡说什么血压高是心情激动所致,等会再量。我不停的发正念,又请师父救我。过一小时后再量,结果血压比上次还高。我知道是师父保护我,是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的结果。回来后,干警又到我家说来办保外就医手续,我说:“你在门外喊了‘法轮大法好’才能进来”。他照喊不误,进来后我又给他读了《一个公安干警的忏悔》等大法资料。当时我儿子怕他没时间听,不让我读,干警反而说让我读。

一次在非法关押的强制洗脑班上,省府610头目等一帮人来“看”我,我说:法轮功是一种信仰,你们不能否认吧?宪法规定信仰自由,这你们搞政治的清楚。人各有志,飞翔是鸟儿的快乐;潜游是鱼儿逍遥。接着我详细介绍了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福益心身的好功法,祛病健身显奇效。法轮功所到之处唤醒人性道德回升,教导众生自律向善,以纯净祥和的慧光将人心照亮。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江××说法轮功是×教这句话是违法的、是诽谤天理!这时他们有人重复邪党媒体的造谣“你们师父怎么跑了?”我说你用词不当,怎么是‘跑’!正因为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不分地区,不分国界,不分种族,所有善良的有缘人都应得法。师父是接到国外邀请,早在1995年就出国传法教功的。接着我又讲了法轮大法在世界70多个国家和地区弘传的盛况,《转法轮》被译成25种文字出版。世界各国政府给李洪志师父的褒奖一千多个。包括93年东方健康博览会上中国政府颁发的“边缘科学进步奖”、“特别金奖”,还讲了世界上唯一获得中西医双学位的邵晓东的《我为什么走上法轮大法修炼的路》、中央纪委法规室王友群的《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无一害》,美国科学家杨森在《芝加哥时报》上发表的《人类与新科学》,讲了残废军人宴团长的修炼故事。还讲了所谓“‘围攻中南海’‘死亡一千四百例’的真伪,解释了改生日、敛财”等问题。特别讲了‘天安门自焚’的伪案。我当时心态特好,那真是一次理直气壮、义正辞严的演说!610头目出门后说:“她真敢讲!”

无论什么场合,也不管什么人问我还炼法轮功吗?我总理直气壮的回答:“炼!”得到这么好的功法,可是万古机缘。这又引出了讲真象的话题。我体会:只要牢牢记着并努力做好三件事,生活中处处时时都可找到真象话题,比如有人说我长得(比实际60多岁)年轻,说我眼睛好(我能在刚天黑而无灯光时看书),说我淋再大雨也不生病,等等,都可以用来讲真象。乘车时,让座位借报纸(有时夹传单),还可故意拿一张传单看:“哟,今天怎么拣到这么好的东西,你们看看”,说着递给旁人。

努力做好三件事是我生活的主要内容,生活的重心。每天必读《转法轮》,至少读一讲,快时两天能读完。凡能到手的经文与大法资料,我都认认真真的看。平时定点发正念,特殊日子整点发。熟人说:知道我名字的不多,只知我炼法轮功。

前几天,有公安问我有《九评》吗?我说:“《九评》写得真好,你要听我讲了,会受益无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