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法弟子在警察的岗位上救度着众生

【明慧网2005年6月3日】我是一名大法弟子,也是一名警察。在我现在的工作环境中,虽然我的同事,不能理解我的做法,但他们都公认我是一个好人。在我的工作环境中,要接触许多案件的当事人。我就在思考:这些人都是跟我有缘的人,我为什么不能跟他们讲真象呢?难道我的工作环境不适合吗?师尊在《转法轮》中讲:“我们也不讲什么时间、地点炼功。”做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哪里我们都要履行救度众生的职责,在哪里我们都要开创救度众生的环境,在哪里我们都要救度众生。

一天, 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小于来到我的办公室,气势汹汹对我说:“我被人打了,你管不管?”我说:“你坐下慢慢的说。”他开始讲述他被王某欺负的过程。当时小于非常气愤,并扬言王某再欺负他,他就把王某给杀了。我非常和蔼的对小于说:“你别生气,叔叔一定给你解决。”并劝他不要去做傻事。我认真的给他记着笔录,在记笔录的过程中,我就跟他讲:“你看你被人欺负了,还有人管你,给你解决问题。你看看现在那些信仰‘真、善、忍’的人,无辜的被抓、被打,到哪去诉冤呀!到北京去上访,政府又说是闹事。上哪去讲理呢?在天安门放把火还嫁祸给人家。”我就给他讲,“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各种疑点,他静静听着听的很入神。我说:“跟你的事比比,你说如何呢?被迫害死一千多人了,还在理智、和平的讲真象。你有没有听哪一个学法轮功的人在被迫害中,跟警察打起来了?一个都没有。因为他们信奉的是‘真、善、忍’。你说,‘真、善、忍’好不好呢?”他点了点头。我又说:“你若把王某杀了,王某的妻子失去了丈夫,孩子失去了父亲,而你也会被判极刑的,好吗?”他不作声了。我说:“叔叔跟你说话的态度,你认为怎么样呢?”小于说:“挺好。”我说:“最简单的理解讲‘人与人之间都能真诚相待;与人为善;遇事忍,好不好呢?”他说:“好。”所以叔叔告诉你,“要记住‘真、善、忍’,不要再去做伤害别人的事了。”我又对他说:“你的事叔叔一定会给你解决的。”小于走的时候,告诉我:“叔叔我一定会记住‘真、善、忍’的!”

接着我就开始调查此案。因为案件涉及到许多的当事人,每接触一个人的时候,一边完成我的工作,我一边就给他们讲真象。这样整个案件下来,所有的当事人都了解了大法被迫害的真象。有的还要学,有的还劝家人学。

在案件调查结束后的处理阶段中,我把双方的当事人都找到我的办公室。我对他们讲:我说你们的事,我调查了几天,我对你双方都是遵循着“真、善、忍”的原则对待。我也希望你们之间都能够彼此的为对方考虑考虑。因为在案件的调查过程中,我了解到小于怕王某再去找他的麻烦,而王某的妻子怕小于对王某造成严重的伤害。这样我给你们创造一个彼此能够化解矛盾的机缘,更好的化解矛盾。

这样,王某的妻子和小于就案件所发生的事,進行了交谈,当时他俩谈的非常和谐,我在边上静静的听着。最后,小于说:“我们之间的矛盾化解开了,我被王某打了花了一百元钱的医药费不要了。”王某的妻子主动的拿出来一百元钱给了小于,小于推辞。当时我说:“那是你应该得的,不要再推辞了。我又说,人与人之间都能真诚的相待;与人为善;遇事忍,什么都好了?”他们瞅着我笑。“今天你们之间的谈话是不是这样的表现呢?所以你们都非常的高兴。是吧!所以有人说世界需要‘真、善、忍’;‘法轮大法好全世界都知道!’”他们瞅着我真的笑了起来,我看出他们是发自内心的笑!生命真正的体会到“真、善、忍”给他们带来的美好!

就是这样的,在我所办的案件中,我都能向案件的当事人讲清真象。有些人,就是通过案件来接触我的。有时我值班的时候,就发生了案件,那么案件的当事人就知道了大法被迫害真象。我记得有一次我值班的时候,一个案件的当事人,因案件没处理完,需要在值班室过夜。那天我很疲劳,很早就睡下了,没给那个当事人讲真象。但是我睡觉的时候,却在梦中给他讲真象。我知道,我应该给这人讲真象,早晨起来就给这个当事人讲,因为时间很充足,讲的也很全面的。那人真正的了解了大法被迫害的真象。

而有的人,在案件中要主动的接触我。记得那是卢女士和她的兄弟媳妇张女士发生矛盾,主动要找我反映情况,我当时还反应不过来,开始还拒绝卢女士。在卢女士的要求下,我让她来到我的办公室。她向我反映,张女士对她如何如何,非常的愤恨张女士,看上去她是委曲的,我见她已经五十多岁了,还落下眼泪。我就给她讲述,我被迫害的经过,从各个角度,给她讲。她听的非常入神,之后她说,我听了你讲的,我的心也不堵的慌了。后来,她说她也得学法轮功。我告诉她那是她的自由。她走了的时候非常的感激。我看到了一个生命,明白了真象并有修炼的愿望,我真是说不出的喜悦。在此也感谢恩师给我安排的一次次讲真象的机缘!

我也体会到,在工作中跟我接触的人都是和我非常有缘的人,所以我不放弃每一次能讲真象的机缘。在工作中,有时同事需要我帮他们的忙,有的案件当事人,总是找他们,他们解决不了当事人的问题,让我帮忙。这样我知道这又是机缘,我和这些当事人谈话,之后我就给他们讲大法被迫害的真象。知道真象之后,他们就再也不来了。我知道他们是来听我讲真象的。

我虽然身处的环境,是邪恶控制很严的地方,但是在师尊的呵护下,我依然在这邪恶的环境里,开创着救度众生的环境,履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责任。有些听过我讲真象的人,他们都比较担心我,有时劝说我,我知道:他们看到大法弟子的慈悲,在这样的迫害的环境里,依然在给他们讲真象,他们本性的一面真是感激不尽,在人中表现出对我安全的担心。

其实我这样做的时候,我也真正的悟到了一个理:我是一个警察,我是在给这一层的生命开创成神之路,我如被开除了,这一层的生命怎么办?谁能承载起这个责任呢?迫害者能承载起这责任吗?承载不了,那么你就别迫害我。另一方面呢,大法是无所不能的,我在这样工作的环境中去讲真象,也是圆容着师尊正法,“开创无量大穹圆容不灭之法理,之无量智慧。”(《大法之福》)圆容大法在任何环境下都能救度众生的机制。在哪里,做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都要开创救度众生的环境,因为我们在创造未来!所以我在工作中讲真象的方式上,越来越感觉如意自如。

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