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心声:大法是我生命的全部

【明慧网2005年6月22日】我得法源于我的母亲。父亲在去世后,是母亲孤苦伶仃的把我拉扯大。后来,我上了大学,工作了,母亲的笑容多了,但人也渐渐老了。母亲身体不好,高血压、冠心病等各种疾病几乎压垮了母亲,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2001年2月的一天,亲友们相聚,这时母亲病重,卧床不起。看到我痛不欲生的样子,老家的亲戚,一位大法弟子向我和母亲讲大法真象。那些大法修炼者的神奇经历,打动了母亲的心,从那天起,她开始成为炼功人。

起初我反对母亲炼功:政府禁止,我们不要跟政府作对。但看到母亲炼完动功后,想要吃饭了,精神也好了许多,我开始处于踌躇中。为了母亲的身体,我不再反对。由于母亲不识字,我只得利用闲暇的时间,专门给母亲读《转法轮》,不知不觉间,我与母亲一起开始了修炼。

学法的过程是艰苦的,也是快乐的。在读法的时候,我浑身有一种难以用语言表达的感觉。我深深感觉到师尊的法力是无边的。晚上我经常做梦,在梦中,我看到自己体内有许多虫子,他们在咀嚼我的身体和灵魂,而且越来越多,我的血肉没有了,骨头也慢慢被侵蚀,我有些害怕。在梦中,我大声喊,这时我想到了师尊,立刻感到安心了。虫子开始成片的从我体内爬出,我的身体感到无比的轻快。梦醒了,我想到原来是师尊在为我清理身体。师父将我从地狱中解救,洗净了我的身体,洗净了我的灵魂。真是无比幸运。

2002年,母亲的身体基本康复了,全家人无比兴奋。母亲开始走出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一次,母亲在大雨中又出去散发资料,被一辆摩托车撞倒,竟然毫发无损,我知道这是师尊的保护。我更加坚定的走学法之路了。

由于我在高校工作,工作很忙,经常无暇学法炼功。这时,母亲总会劝我认真学法。一次我胃病又犯了,有些出血,整夜不能入眠,连续用药也没有效果,痛苦异常,自己感觉已经无法支配身体,有一种离开人世的不祥之兆。在痛苦中,我想起了师父,请师父来救度我的灵魂。我检讨了自己学法不用心,人的根本执著放不下的错误。我发誓,今后自己严格按照大法要求的做,为证实大法而存在。就这样,自己逐步感觉到浑身上下一种通畅的体验,在两眼之间好象打开了一扇窗,心里敞亮了许多。

2003年以来,母亲与我坚定地走上了正法之路。我开始尝试为一些老年功友写一些体会,发表一些声明。后来,我开始在高校学生中做一些资料,自己的品行得到了许多学生和同事的肯定,证实法的路越走越宽。

有时自己总有些担心,害怕出事,怯弱之心严重。这时,师尊的话总回荡在我耳边。我每天都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正念驱除邪恶干扰。我逐步去总结一些在课堂上去讲大法的一些经验。我从明慧网上搜集资料,研究整理,把师父的讲法与当前的一些事情结合起来,将讲法寓于无形之中,我在课堂上不去直接去讲大法,只是暗示大法的神奇效果。待到时机成熟,再在私下向一些心向大法的学生宣讲,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讲大法真象,告诉人们大法的美好。

得法之前,母亲和家庭是我生命的全部。现在,大法是我人生的全部。我是新学员,深感形势的紧迫,所以我一定要抓紧做好学法,发正念,讲真象的三件事。

以上为我个人一些修炼经历和体会,如有错误,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