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明慧网2005年6月24日】我是千千万万个法轮大法受益者中的一员,也是被这一个一贯自称为法制国家中的所谓的“人民警察”酷刑迫害的大法弟子,我要把我所见证的佳木斯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写出来,让所有的司法部门了解一下是谁给这个国家政府抹黑,是谁拿着人民的血汗钱,干着残害人民的黑心事。呼唤全世界所有正义,善良的组织,人们关注、制止在这里发生的迫害。

*劳教所里的警察=土匪+流氓

我是因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判劳教的女学员,在劳教所里被非法关押期间亲眼见证了这些所谓的“人民警察”是一些什么人,是怎样冠冕堂皇的实行教育感化挽救的。

佳木斯劳教所所谓的管教员李秀锦,高晓华、刘亚东、高杰、蒋佳南等,都是一些连普通做人的素质都没有的社会渣滓,却凭着人高马大,心狠手辣提升为队长。见证过她们的学员都说:劳教所的警察真好当,只要两手就行,一是打,二是骂。也有的刑事犯人也说:谁家男的要找了这样的女的真是倒大霉了。这些人却专门迫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这里仅举两例:

1、迫害大法弟子马晓华

马晓华,佳木斯市人,与其母亲徐洪珍一同被非法劳教,家里只剩下一个女孩,由亲属照看,母女俩都是大法的受益者。劳教所那一段时间说是上边下达转化指标,队长刘亚东、李秀锦,就把坚定修炼的马晓华,强行扣在只有两块小板的床上,一扣就是25天,不让洗脸,不让刷牙,不让翻身,寒冷的冬天不让关窗户,看管的刑事犯实在看不下去了,给予一点同情,他们却对那犯人大打出手,并扬言给其加期。25天后,马晓华又被扣在床边上,只能坐在地上,又扣了一周,后来马晓华的腰腿严重损伤,不能站立行走。

2、迫害大法弟子费金荣

费金荣是双鸭山大法弟子,(双市审计局科长)50多岁。费金荣因不转化,坚定修炼,被强行扣了两周后,他们就给费金荣上大背扣,在费金荣疼痛难忍的情况下,高杰又抬脚使劲踩费的胳膊,费当时惨叫一声昏死过去,此时的高杰不但没有罪恶之感,反而还破口大骂,骂得下流不堪入耳。

*利用出操、劳动迫害大法弟子

劳教所每天都要出操,许多大法弟子由于长期戴械具迫害,长期坐小板凳,肌肉萎缩,关节僵直,行走困难,她们就借此进一步迫害。有一次大法弟子邓春霞、于春梅等由于被迫害行走困难,恶警高杰,慕振娟就破口大骂,语言极其低级下流,就连卖淫的刑事犯都听不进去了。冬天扫雪,一些年岁大的和身体弱的不能参加劳动,恶警们就让她们上没有阳光的阴面站着,有一次竟让这些大法弟子站了一上午,几个大法弟子的手脚耳朵都被冻坏了。

它们还强迫大法弟子给佳市监狱林政委做汽车垫子,都是手工制作,大队长何强从中牟取暴利。强迫大法弟子糊档案袋,每人每天150个,有的大法弟子由于年岁大,有的被迫害的手不好使,完不成任务,李秀锦,高晓华等一边破口大骂,一边让大法弟子加班加点。

*利用大法弟子不签所谓“帮教协议”为借口进行迫害

2005年3月2日,女队大队长王欣领着所有女管教,还有十多名男恶警,手拿手铐、电棍、警棒,列队在全所大法弟子面前,强迫所有大法弟子签所谓的“帮教协议”,不签的由恶警拽出来到另一屋里,让那些男恶警大打出手。

恶警于斌拽过大法弟子王起,边骂边左右开弓打王起的嘴巴子,当时王起的耳朵被打坏(后来一直流脓水)听力严重下降。后来又把王起交给男恶警,用电棍电王起的手、颈部、脸部,王起拼命的躲开,被张晓丹拽回来接着电,直到王起呕吐,张晓丹、孙丽敏捡起擦过地的拖布往王起的嘴里塞,其场面惨不忍睹,就连参与迫害的男恶警都不忍看下去了,迫害后导致王起双脚失去知觉,精神恍惚,目前还在被迫害中。

这次迫害导致多名大法弟子致伤致残。马晓华在上次被迫害的基础上,几个男恶警用警棒打她的头部、脸部、腰部、胳膊等处,凡打过的地方全是青紫色,导致马晓华卧床不能行走。富锦大法弟子王秀云胳膊被打残。鹤岗大法弟子樊晓华,脸部被电的全是紫印。李桂芹被警械科的王铁军(黑社会警察)一脚把门牙踢掉,血流一身。参与迫害的恶警们有祝铁宏、周佳惠、李秀锦、高晓华。祝铁宏还说“这真是打的满地找牙”。大法弟子牛玉环被迫害得不能行走,大队长王欣让恶警把她强行拉到食堂,车间,整天躺在冰凉的水泥地上,不让垫衣服。

*剥夺大法弟子与家人接见的权利

在劳教所管理科的一面墙上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诽谤大法和大法弟子师父的话,所有接见的家属都必须念一遍,否则不让接见。

大法弟子孟宪杰年近60岁,去年冬季妹妹来接见时,就是因为说我们不会骂人,因此不但没让接见,连送去的过冬衣服都没让留下,害得孟宪杰穿别人的棉衣过冬。今年春天,孟宪杰的妹妹和孟的女儿(从北京)来所见她,又由于她们不骂人、不念诽谤大法的话,恶人没让接见。孟的女儿在廊外哭喊着,孟宪杰心脏病突发躺在地上,张晓丹破口大骂,孟开始绝食抗议,恶警张晓丹、刘亚东、高杰等伙同卫生所刘大夫用极其残忍的手段进行灌食。

*劳教所变相勒卡大法弟子的钱

2002年我亲耳听到何强告诉张小丹,收多她们的钱,不收白不收。凡是入所的学员每人必须交150元的行李款。且不说该收不该收,卖给大法弟子的被褥都是黑心棉做的,用几天后全起球,滚包,透亮。各种难闻的气味,尤其夏天薰的头痛,我看市场也有卖的,40~50元。夏天发给的白衬衣,必扣10元钱,走时上交,再发给新来的还收10元。

允许去超市买货,但必须办卡,每张卡15元,到期离所时只退给5元。到我走时连5元也不退了。这个超市的老板是原所长的亲属,据说他们之间私下还有协议。所卖的食品多数是过保质期的,特别是饼干、茶蛋、香肠等。

*在伙食上克扣大法弟子

劳教所的菜汤一滴油也没有,面粉都是发霉的,据说都是仓库处理的食料。更为严重的是脏的让人作呕,老鼠屎是常见的,有时还有虫子,和各种说不清的东西。05年4月27日吃早饭,盛汤时看有一个黑东西,还以为是一块肉皮,捞上来一看是一只被煮烂的死老鼠。肠子都煮出来了。许多人开始呕吐。张丽艳直到我出来时一直在吐,恶警强迫她吃,还骂她羞辱她。

上述是我所见证的佳木斯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行为之冰山一角。希望有关部门来调查了解一下,大法弟子在劳教所所遭受的迫害。不过劳教所在做假方面比起其它部门更胜一筹,上次有检查组来劳教所检查时,被打伤的大法弟子刘耀坤(鹤岗市大法弟子,被慕振娟、周佳惠、祝铁宏迫害致残),还有被打掉牙的李桂芹都被藏在库房里。还把多余的被褥从库里拿出来摆好,说是人数多,上边多给钱。开座谈会搞评议让普教(刑事犯)参加,都是事先由队长训练好的,怎么说都交待了。有的管教还说“糊弄那些白痴还不容易。其实他们心里都明白,给他们(检查组)答对好了,啥问题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