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乡讲真象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6月26日】我是辽宁大法弟子,是96年得法的,是师父慈悲把我从悬崖边上拉了回来,使我从新走上了证实法的路。

现在看到明慧文章让同修写正念正行征文,人人都要拿起笔来,由于自己层次有限,总有自卑心,写了几回也没成文,所以一直没有整理出来,在一次我取资料时,我们几个同修切磋一下,应该把自己这几年向世人讲真象写出来,这不是师父给我们留的机会吗?我们海内外大法弟子,虽然远隔千山万水,可是我们是师父的弟子,我们都是大法的一个粒子。师父给我们机会让我们同修互相切磋,互相促進抓紧救度众生,这不是我们大法弟子的重任吗?从那以后回家才提笔写了出来。

一、在家乡讲真象

在99年冬我就开始发传单,那是外地来了两个同修到我家,她们问我你做吗?因为那时邪恶铺天盖地,我犹豫了一下,她们说你不做我们也得做。我想了想,就把传单留下了。那一次有200多份,那时我们村还有我们七个同修,一晚上把我们村家家户户发了一遍。从那时起我们就开始发传单、资料、光盘、贴不干胶、喷字、挂条幅。

我和B同修、C同修我们三个人到外地去发。我们北边有一个大沟,那是我们必须走的地方,那个大沟常人白天走都害怕。我们有时两个人有时三个人晚上从那儿过一点不觉得害怕,我们悟到:有师父慈悲呵护,什么不好的东西都不敢碰我们。还有一次我和B同修晚上到一个地方去喷“真、善、忍”,挂条幅,也是一个大沟,沟口是个水库,我们绕到玉米地边上过来的,玉米地有个大坟,我们就从大坟边上过来也是没有害怕。那时还不知道发正念,后来我们知道了发正念的口诀,经过我们整体同修发正念,正念正行,揭露邪恶的形势下,邪恶所剩不多了,我们就白天出去散发,和亲朋好友,也有少部份不相识的人当面讲真象。一次我和B同修白天出去的,走在大沟梁上的时候,看到北边阴天,我们走到北边有点下雨,我们俩发正念求师,结果真的不下了,我们也没挨浇。平安回家。

二、亲家明白真象亲家公化险为夷

我亲家母在邪恶迫害开始时是我们村妇联的,那时上边领导让她看着我们,让我们上哪儿去时到她那去请假,我们没有配合她,我和B同修出去讲真象的时候从不向她请假,她也不找我们。那时我们还没做亲戚,她和我说:你学大法,你还有两个儿子。谁和你儿子搞对象呢?我向她回答:我什么也不求,只要我学大法,我们师父什么都会安排好的。说不定还得个好的呢。因为我对法对师父的坚信,真的世上也没有我追求的。她在我的影响下也受益了。后来她的女儿和我二儿子订了婚,从那以后,资料、光盘我都给她看,也明白一些道理,上边有运动,她就把人家打发走,也就没人去了。一次她的丈夫在钼矿上班。上边掉渣,被埋里三个多小时,她丈夫觉得头前头后有东西挡着,结果出来时身上哪儿也没破,安然无恙,这就是我亲家母明白真象的福报。现在师父《向世间转轮》经文发表以后,我向她讲真象,《九评》她也全部看完。她们家三口人,在她的影响下,三人都写了“三退”声明。

三、坚定学法家人受益

我二儿子他们结婚有四年多了,他们有个小女孩。现在三岁了,他们三人都是受益者。我儿媳妇是个不爱多说话的人,从来不干扰我学法,我的小孙女都是我过去抱过来,我的小孙女现在看大法《论语》认了二十多个字了,一到我这就让我给她放《2002年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的光盘。我教她在师父像前双手合十向师父问好。

我丈夫在我出去讲真象时也不管了,照以前改了许多。我们家几口人,三口人入过少先队,我加入过共青团,经过看《九评》知道了共产党的杀人历史太可怕了,我们一家在我的劝说下也都写了“三退”声明。现在我们一家人在法的威力下,明白了真象,家庭和睦,是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千辛万苦在邪恶铺天盖地的迫害下领着我们走了过来,把我们从地狱捞起,是我们用千言万语也表达不了的洪大慈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