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多次救了我


【明慧网2005年6月7日】我是山东大法弟子,98年10月得大法,今年60岁。我只上了二年学,文化有限。我要谈的是我是怎样得法受益的。

没得法以前我整天吃药,一身的毛病:心脏病、头痛、全身麻、无力,活不能干,家里开支都困难。没办法后来还供了附体,每到初一十五还要烧香摆供,病也没好。

到98年阴历9月份,我丈夫有幸得法,教他炼功的是我的长辈,她对我丈夫说叫孩子他妈也来学吧。我说,我要不安着位(附体的牌位),我也去炼。她说了两三次,于是我决定炼了。当时夜里做梦有人教我炼功。

师父曾说有人是抱着治病的目地進的班,我就是一个。当时我的肚子胀的很难受,我说我炼功能把肚子炼好,不难受就好了。吃了早饭,我们就去了炼功点。五套功法炼完肚子真的恢复了正常。我说这个功法实在是好功法,我要炼,扔掉了附体,不长时间师父就把我20多年的病全部清理掉了,师父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给了我生命,师父救了我。

有一次,我吃了早饭打开水龙头,下地干活去了,到了中午住了工要回家做饭了,才想起来没关水龙头。心想这下要把屋泡倒了,可到家一看,屋里没水,我就去把灯的开关打开,一看没电,我立即想到这是慈悲的师父把电给停了(我们农村是用电机从井里抽水,再安个水龙头往水缸里流水),师父救了我们全家,要不然我家这老屋就泡倒了。

还有一次,我和丈夫开着手扶拖拉机去赶集,下集了和我们相近的一对夫妇的手扶拖拉机车发动不起来了,我们就给他拖着,拖到车行,要停下修理,我叫我丈夫停下,他没听见,当时我用手扒着后档叫他,两辆车停下的同时,人家的车就顶到我家车的后档,后档被顶上个月牙形,人家的车灯顶的粉碎,但是我扒后档的手竟然一点也没伤着,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时时刻刻在保护我呢。

又有一次我们开着手扶拖拉机去赶集卖苹果,没卖完,下集走到路上有人要买,我们就停车卖给了他们,丈夫把车发动起来,我还没坐稳,车就开了,一下子把我闪到地上,后脑着地,血就冒出来了,当时我都站不起来了,我丈夫把我扶到车上,这时我马上心生一念,“没事,这是师父给我消业,可能我业力大。”到了家,衣领头巾全被血湿透了,到了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枕头只有一点点血水,慈悲的师父一次又一次救了我的命。

到99年大魔头开始镇压法轮功,不让大家一起炼,只好在家偷着炼。遇到村里有人说大法坏话,我就告诉她功法是好的,是修真善忍的,电视说的都是假话,千万不要相信,谁信谁吃亏。我自从炼了法轮功20多年的病都好了,谁学谁受益。她说,可不是吗,以前常看你往卫生室跑。还有我丈夫的眼睛,以前30米外看不清人,得了法后眼病也好了,大法救了我们一家。

这些年师父和大法一直在呵护着我们,事例太多就不一一讲了,愿天下有缘人都来得大法,都在大法中受益、在真善忍中升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