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书造业 师父慈悲救我


【明慧网2005年5月31日】我是98年11月份开始学法轮大法的。7.20邪恶开始迫害大法,说要抄家收书,我把大法书收好后,自己手抄的《转法轮》和师父两本讲法,由于怕心指使认为是自己手抄的,自己有书不耽误学法就烧了。一念之差,犯了大罪,顿时,全身发冷,出冷汗,整夜睡不着觉,并且不能吃咸的东西,仿佛就是在阴间。

由于自己正念不强,不但没有悟到是自己犯了大罪,面临被销毁而且认为是病,到处去看病,结果又受到了更大的干扰和迫害,躺在床上生命垂危全身象被铁索锁住,非常痛苦,勉强发出一点声音,向丈夫交代后事。

自己心里想反正得法了死也不怕了,转念又一想:我要是死了,这不是破坏大法了吗?不明真象的人会说,这个人学了大法怎么还死了哪?不行我不能做乱法鬼,于是我让丈夫给同修打电话,同修马上来了和我一起发正念,并且让我向内找,是否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同修走后,我找自己也没悟出来,有一个念头在脑海里“怎么还不悟哪?!”我知道这是师父再替我承受着这一切,让我赶快醒悟过来。

自己也非常着急,就在这生命垂危之际,几次梦到故去的亲人,全身金亮金亮的要抓我,醒来后我就想他们身上为什么金亮哪?接着又做了一个梦:天很黑,我坐在一辆汽车里,里面坐了好几个人,在一个河套里疾驶,河里发出惨人的鬼哭狼嚎的声音,非常吓人,车行驶在桥上停下来了。醒后悟到是慈悲的师父在点化我哪!我烧书是给死去的人烧纸一起烧的,故去的人在大法的金光中能受得了吗?他们是在抓我要债呀!这种行为是严重的亵渎大法是犯了大罪,这是旧势力利用我的怕心加大执著,把我引导对大法犯罪从而要销毁我呀,而我却全然不知,是慈悲的师父把我从地狱中又一次救了出来,留住了我的生命。

自己真是后悔,又恨自己那么不争气,竟做出这种连邪恶都不敢做的事,我还配修大法吗?怎么面对同修?这时我想起师父的话:“既然已经碰到大法了,还管它干啥?放下心来,现在不是有一口气、有一个正念在吗?就在大法中修。”(《新西兰法会上讲法》)师父留我一条命为什么?并不是让我过常人的生活,是让我证实大法的,我从新站起来就是证实大法,就是否定旧势力安排,我下决心一定要站起来。那时我坐着都很吃力,原来静功能盘一个小时,那时连一分钟都盘不上,动功也炼不了非常着急。

同修又来了和我一起学法、发正念、炼功,并告诉我不管多难受都要坚持做好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我每天坚持学法两个小时,平时背法,坚持炼功,状态好转,可是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发正念受到干扰,身体也是七拽八拽的非常痛苦,由于自己没有放下根本执著,邪恶还是抓住不放干扰我,动摇我的正信正念,我发正念大声说:我就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无论我做错了什么事师父都不会嫌弃我的,在历史上无论对我有什么安排,今天我遇到了大法,那一切安排全部作废,我就在大法中修到底。每天都在正邪的较量中,那时我真是很累,心里也很痛苦。

就在这时我做了一个梦:我走到一个教室听老师讲课,我坐在后排缠毛线,老师让我答问题,我说我刚来还没听课,老师只考我简单的几个字就说行了,并告诉我以后要好好学习把拉下来的补上,今后努力吧。我真正感到师父的伟大慈悲,我害怕什么哪?只有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才对得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讲真象也是在同修带领下走过来的,同修送我一个光盘,过几天又送我一个,我说有了不要了,同修笑了没说啥就走了,不一会丈夫回来告诉我在楼梯窗台上拾到一个光盘,我知道这是同修在向前带我,做给我看的,心里真是很惭愧,恨自己怎么还被“怕”束缚着,它已经害我一次了,一定要去掉它,于是我就向同修要真象材料,逐渐汇入到正法洪流中,讲真象、送真象传单。

师父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发表以后,我逐渐悟到:我们大法弟子要赶快放下常人心,不要因此而影响救度世人。只有放下常人心才能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

春节前夕80多岁的婆婆摔倒了行动不便,我把她接到我家服侍、照顾她很周到,我给她讲我的遭遇,若不是我修炼了大法身体变好了怎么能照顾你?其他的兄弟姊妹还得照顾你,我们全家都受益了。我费了好大劲给婆婆做了一身棉衣,谁知婆婆一脸的不高兴,这也不合适,那也不好,什么原因哪?一找自己原来有一颗有求之心,悟到后把心放下后,婆婆高兴的说衣服哪都好都很合适,我们全家人都说法轮大法好,妹妹也加入了大法修炼中了。

我就是这样在师父的点化、呵护下,领我一步步从被销毁的边缘走了回来,虽然当前邪恶还在迫害,我们是大法弟子,是大法造就的生命,谁也不配迫害我们。只要我们坚定的做好三件事,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就最安全,我们一定要去掉怕心,走正自己修炼的路才能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