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忘了在病魔中尚未走过来的同修


【明慧网2005年6月9日】近日,我去一位大姐家送师父《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当时已是晚上九点多钟。她和我讲:已经不吃药了,天天学法,是师父救了我,师父一直在帮我、点化我,使我从魔难中走过来了,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事情是这样的:这位同修1999年7.20以前做的很好,还亲身聆听过师父的讲法。7.20以后她突然间得了脑血栓,开始时也没去医院,但不见好转(其实是心里放不下,认为是病)就去了医院。几年来一直吃药、打针、住医院,到了2003年她走路都困难了。有位同修告诉我说:大姐让我去护理她。当时我正流离失所,没有工作,没有生活来源。我想可能是师父安排的,让我去帮她。

这样我去了她家,我们每天学法。开始我每天给她读三讲,她说太多。可能开始时我有点着急了。我就读两讲,读经文和明慧文章,一起发正念。三天后就有变化,能自己上厕所。她老伴说:真管事。但当时也有同修经常去她家,不是在法上帮助她,而是谈论一些“国家大事”,传些小道消息,负面影响较大,这样她就不相信明慧网了,不再让我给她读明慧文章。我发正念时,她说:就你这样的人天天发正念,别人谁发呀?也不管用。其实说这话的根本不是她,而是业力和干扰她的其它坏东西。

后来,她能自理了,我就走了。她说:来师父的讲法一定给她送去。就这样我一次不落的给她经文。可是她后来基本上不怎么学法,结果又导致腿不能走路了,腿血栓,又一次住院。她不悟,同修都不愿意去她家。

一天同修A对我说:你别去大姐家了,也别给她经文了。我问怎么回事,同修A说:昨天有一同修给她经文,她不要,两人还吵了起来,还把那位同修给撵了出来。第二天我去了大姐家送经文,并给她读了经文,临走她说谢谢。回来我告诉同修A,大姐挺好的,只是长时间不学法,被干扰了,我们还得帮帮她。有一次我让另一同修给她送经文,回来也说我可不去了,她不行啊。

农历新年期间,我也是状态不好,有两篇经文没有及时给她(《不是搞政治》、《新年问候》),直到新经文下来,三篇一起给她送去的。可是到她家一看,她倒在床上,不能动。我问她怎么了,她说:“腰脱。你这么长时间没来,年后有一个开天目的同修来过,给我看了说我腰黑糊糊的,业力都在腰上。后来就真的起不来了。”听了她的话,我很心痛。那位所谓开天目的同修怎么可以随便给人看呢?你那一句话真是害人不浅!另外我们得修口,你那一句话说不定就给人定住,那你不造业吗?

师父在《再论衡量标准》中说:“最近有的辅导站用所谓开天目的人看学员的修炼情况,其实这些人看到的都是假象。我早就讲过衡量人的标准就是看弟子的心性,而且我绝不会叫任何没开悟、没圆满的人看清我弟子的真实修炼情况。”我给大姐讲了我过年时也是腰动不了,后来我发正念、学法,几天就好了,可腿还有点疼。她说你那不是病。她认为她自己就是病。

偶然的机会碰到了同修B,谈起大姐的情况,同修B说总也没去看她,总吃药打针,不悟。我说:你们过去总在一起,她一时悟不上来,我们大家都应该去帮她。同修B去了,和大姐谈了很多,很好。我又叫同修A去看大姐,她说不去。后来听说大姐好了她也去了,谈了挺多,也挺好。这是后来大姐告诉我的。

还有一位同修把《美西国际法会讲法》给送去,回来告诉我,你再去把发正念和《明慧周刊》给大姐带去。我听了真高兴。大姐说:我现在每天学法,不看电视了,可好了。我提高了,是师父时刻在看着我呢。

我写出来是和大家切磋,在不影响我们全局讲真象大事的同时,别忘了昔日的学员,没走出来的,邪悟的和在病魔中放不下的学员,我们应该去帮帮他们。他们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师父《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说:“人哪,一个生命在历史上的今天能够得到法,那不是一般的事,太幸运了!可是一旦他失去了的时候,大家知道那面临的是什么?是很可怕的,因为赋予那么大的责任和巨大的使命他没有完成的时候,那相对来讲和一个生命的圆满那是成反比的,那个生命,那真的要進无生之门了。你们也不能随随便便的给我抛下一个人,不管这个人有什么样的错误、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都想给他机会。当然啦,人类社会毕竟有那么一批世人已经不行了,那就随他去。我今天讲的主要是讲我们大法弟子要做得更好,得了法的人就要珍惜他。”

我们同修之间在一起学法、切磋,不定哪句话能使他们受到启发,能点醒他们,使他们跟上正法进程,实现我们的史前大愿。

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