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亲属心声:“谢谢法轮大法!”


【明慧网2005年7月13日】我是山东省德州地区的一名普通百姓,妻子是一名大法弟子。7.20邪恶镇压前,我妻子竟把家庭的活全包了,而且还给我做好吃的,希望我学大法,可是由于我不愿吃苦,也就没缘份走进大法中修炼。邪恶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至今已经近六年了,我家也在其中。为了保护我们家的这位大法弟子,这里不便说她的详情,但是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我虽然没修炼,但也受益非浅。

去年,我的一个眼球上长了一个东西,在德州市人民医院一检查是瘤,需要做两次手术。我心想是不是误诊,就又到了另一家医院检查,结果也是瘤,要做手术。妻子说:“让你学大法你不听,你看我十多年了,一个药片也没吃过,这也算给咱们家和社会创造价值吧”。我在一旁只好听人家拉大嘴了。次日,妻子从朋友那里听说,德州市“红十字会”医院眼睛专科很出名,于是,她便陪同我去“红十字会”检查,结果和前两家医院的说法一样;妻子还背着我向医生询问了详情。医生说:“发展的这么快,不是好现象,先切片化验,然后做手术”。回到家里,我看到妻子的心情很沉重,这几天我看她经常盘腿、立掌的,妻子说:“我帮着你发正念,铲除邪恶干扰。”我是外行人,这话当然我不懂,但是我知道她是为了我。

妻子选择了一个充足的时间,发自肺腑的对我说:“按常理说,在这个世界上你是我最亲近的人,而面对现实,我能给你什么呢?现在把我认为最好的,而且是宇宙中最好的东西‘真、善、忍’给你,希望你在心里常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这是现在你唯一也只能这样的,别无选择。”她平常给我讲真象,我是一边听一边往外冒,心里听不进去。这几天妻子从史前文明、释迦牟尼、耶稣到法轮大法被迫害、世界洪传,再到大法的过去、现在、将来。她一边讲一边对我说:“今天你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我把话给你讲完了,信不信由你,何去何从自己说了算,谁也替不了你。”我是个头脑简单的人,平常听妻子的话习惯了,现在人家说的有理有据,不听也不行啊。她教我诚心念我就诚心念,她教我真心想我就真心想。有时妻子还提个醒:“你又想了吗?”我说想了。不知不觉三天的切片化验到了,妻子说:“你自己去看一下吧,我不敢面对现实的化验单,唯一的办法是发正念,请求我们的师尊”。妻子的话我虽然似懂非懂,但我的潜意识知道她是为我做大事。我就什么也不想的到了医院,拿到化验单找到医生,医生说:“正常,没事”。我高兴的大步流星走出医院,赶忙回家告诉妻子。当我轻轻的把家门推开,看到妻子的脸上早已露出了笑容,甜甜的笑在了心里。

新年期间,妻子让我看一本“九评”,当我又服从的看完一遍之后,妻子问我:“你看完了吗?有什么看法?”由于我从小受党文化的教育,我顺口就说:同国民党一个调,整这事。妻子在一旁毫不留情的大声喝道:“你怎么正邪不分哪?还站到邪恶的一边去说话,共产党给你什么好处?难道你父辈的家业没被共产党流氓式的充公?难道你妻子被邪恶迫害的还不够呛?难道你被牵连停止工作你都忘了吗?”。我一看惹上来了,要和我算账,三十六计,我走为上。两天冷战结束后,妻子又情深意长的对我讲了真象,她讲的道理我从来没听到过,讲上三天三夜没有重样的,而且说的我心服口服,最后我写了三退(退党、退团、退少先队),妻子还给了一个“护身符”。我现在每天都带在身上,关键时刻还真用上了。

今年春天,我开车运水泥檩条,一车能装几十根,重量超过一万斤,高度远远超过了我坐在车上的位置。由于装车时的疏忽,没按照安全措施,檩条的两端应该是方子木垫起来,而干活的工人是用圆木垫起来的。我刚坐到车上挂档启动,突然,装车的人员冲着我瞪着眼大喊:“快着”!我正想扭转身子往后看,比我高的几十根檩条直冲我砸来,我也不知道怎么的身子往右一歪,顷刻间,方向盘砸飞了,我也被砸趴下了,旁边的人吓呆了,我也吓傻了。当人们把我从檩条堆里扒拉出来时,大家都上一眼,下一眼,把我看了一个遍,说:“没事,大命的。”我定了定神说,我有一个宝物,叫“护身符”,带在身上逢凶化吉,平安无事。在场的人无不点头微笑,信在心里。

在这里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如今还不知道法轮功真象的人们啊,赶快转变观念吧!明明白白的为自己活着吧,找机会看看“九评”,听听真象吧,一定会对你与你的家人有好处的。如果不是我的妻子坚定修炼大法,给我苦口婆心的讲真象,这两次的危险我能躲过吗?我现在心情快乐的度过每一天。在此,我尊敬的道一声:谢谢“法轮大法”。“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