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文登县高村镇邪恶之徒对大法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7月14日】从1999年7月20日起,我因坚持修炼大法,而成了山东文登县高村镇邪恶之徒迫害的目标。

迫害发生后,我就决心要上北京去,想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师父教我们学‘真、善、忍’没有错,为什么不让炼?到了北京才发现,那里根本没有我们讲话的地方,广场上有不少警车和警察,用眼向人群乱扫,用手机说话,两个、五个的联系着。我心里想,人民的北京广场怎么这样害怕,好象进了杀人场。

当时广场上人很多,10点左右,一条有一丈长的大法横幅出现了,同修们高喊着“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接着又出现了好几条横幅,广场上一片喊声和打声乱成一团。同修们被邪恶的警察殴打,没有一个还手的。我们被他们连打带推的非法押上了警车。恶警把我们送到一个大院里曝晒,我们衣服被出的汗湿透了。他们吃着西瓜,喝着矿泉水。

文登县高村镇村书记曲永本和镇书记孙家江镇派出所副所长去拎我回家后,我就成了他们的发家目标了。头一次去北京就要了几家村人民的血汗钱44927元。后来,刘增林和孙家江变着法的骗我们村钱共29000多元。孙家江骗我大妹3000元,刘增林和地痞骗我小妹3000元,刘增林和孙家江二人骗高村镇炼功人16000多元。

周培广紧跟孙刘做坏事,经常到我们大法弟子家骚扰,他现在遭报了。村里举报大法弟子的也遭报了,腿被木头打伤。天天监视我的人喝酒醉死了;钩摘大法条幅的人精神失常也死了。真是善恶有报是天理,人是说不算的,好坏由神定。

我被拘留二次,洗脑二次,到我家骚扰没有证据非法关押我二次。副所长看了我半个月,他们多次到我家叫我写保证不炼了,我笑着说,你能保证我没有病吗?他们说上面教我们抓,不抓下岗,扣工资。

正告还不知道改悔的邪恶之徒,你们迫害好人,天理能要你们吗?赶快放下屠刀,只有大法才能救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