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开封同修张扎根被迫害致死对劳教所讲真象


【明慧网2005年7月14日】惊闻开封同修张扎根被开封劳教所迫害致死的事,有些感到意外。我是从劳教所出来的学员,深知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暴和阴毒。出来后与同修们一道用不同形式对劳教所的警察讲真象和揭露它们的邪恶。对邪恶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减轻了同修的压力。

可是随着生活的逐渐平静,再加上一个时期内没听说劳教所有什么恶行,放松了对劳教所的讲真象力度。甚至认为有的警察明白了真象,它们不敢猖狂了;或是认为有的警察已不可救了,从而干脆放弃了它。直到突然得知张扎根在劳教所受到残酷迫害,才猛然明白了过去的认识是何等的错误。自己完全用了人的那一套理念去把握讲真象的事。只看表象,忽视了背后的邪恶,无意中当成“人对人的迫害”,没有按师父的要求把真象深入持久的讲下去;没有牢记师父的告诫,甚至对邪恶抱有幻想。人的思想是不稳定的,特别象劳教所这个旧势力专门安排用于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场所,邪恶是不会放松对它的控制的,另外空间的邪恶随时都在利用着思想不好的人和有不好思想的人;即使是明白真象的警察在邪恶的压力下,在名利的诱惑下也会被动的参与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再者即使对根本无救的恶警,也不能放松对它们讲真象啊!毕竟它们有肉身的存在,而它们的存在目地就是对大法作恶。如果没有正的场震慑和抑制,它们会更加肆无忌惮。大法弟子的一句话,一张传单背后都有着大法的力量,表面不要看它咋呼或不在意,实际上是对邪恶起着震慑和抑制的作用。平时,我们对社会上不直接参与迫害的众生还在利用各种方式苦苦的救度讲真象,为什么对劳教所(包括监狱)这个关押着大法弟子的最邪恶的地方却放松了讲真象呢?我们是否在用人的东西走入了那种按部就班的,甚至形式化了的讲真象状态呢?

要么是“背篙撵船”,哪里出现迫害严重事件时,才被动的赶紧向哪里讲真象,而不是深入全面,持久的把讲真象的事做到位,做得踏踏实实。如果我们真的向劳教所持久的讲真象,让表面的邪恶也及时知道正法的進程、洪势,在正的场覆盖下对那里的邪恶肯定会起到抑制震慑作用,至少邪恶不会这么猖狂,也许同修不会被迫害致死。

此外,就自己而言,在这方面也存在着一种私念:那就是自己不在劳教所受迫害了,生活平静了,逐渐放松了对那里讲真象。没有设身处地的替那里还在被非法关押被迫害着的同修想一想。嘴上也说,迫害同修就是迫害自己,可是行动上往往不是这样,实际上这就是一种私的表现;也是缺少整体观念的表现。前几天,我在街上曾看到很熟悉的劳教所折磨过大法弟子的恶警,就那么几步远,我却没有上前问一下劳教所的同修的情况(不管它说不说),而是选择了尽快离开它们,等明白过来又无比的后悔。带着这种私心,复杂的人心,正念不足,怎么能震慑邪恶,怎么能正一切不正的啊!

以上只是就同修的被迫害致死,针对劳教所讲真象方面谈点个人认识。当然原因可能是很复杂的。不管怎样,开封同修们都应找一下自己和整体上的漏洞。利用这件事,要更深入全面的揭露邪恶,使个人和整体能有一个大的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