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 揭露迫害


【明慧网2005年7月15日】我是96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我于95年8月从农村迁家来攀枝花,96年的7月生了一次重病,七天七夜肚子痛,上不能吃,下不能排,在华山中心医院把病查出来,是肾结石2粒,最大的1.2,尿结石1粒,三叉形的。七天花了近700元,痛都没止住,叫马上交2000元做手术。由于当时我没有工作,丈夫当时工资只有700多元,三个小孩又要上学,还有一家人的生活费用。没办法的情况下,只拿了一点药回家,最后经人介绍在大渡口卫生院做电疗扎针才把痛止住。然后一位老大法弟子出于同情心告诉我去修炼法轮大法,他说这功法很好,不花钱,只花一点时间。就这样我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我永远忘不了,那是旧历7月初的晚上,开始炼功时,我知道有很大的力量围着我们运转,反顺的圈数都有规律,我知道这功法的确好。同修告诉我,通过修炼不用吃药都行,就这样我拿起的药都没吃,丢掉了;直到现在已快九年了都没吃一粒药。我原来是经常吃药的人,手痛的严重时,洗脸都抬不起来;脚痛得严重时,蹲都蹲不下去;美尔综合症、胃病、类风湿、肩周炎、十二指肠炎等等,丈夫说我一身没一点好的。要动手术的结石,刚修炼4个月就溶化成一种黄色液体物排出,排了5个月基本排完。还有一次小便血,开始两天是黑的,三天四天全是通红色,第五天淡红色。如果不是修炼,也不知要花多少钱,这都是慈悲的师父救度了我,把我从痛苦的病魔中拯救出来。

99年7.20政府无理地镇压,我心中十分焦急: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一下子变了呢,这么多奇迹不都在我们身上得到了验证了吗,我们不都是活生生的受益者吗。不行,古人说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因此有了上京为师父讨回公道的心。离家出走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对我来说是一件很难的事,可能出去后回不了家:一是政府要迫害,二是丈夫不会理解。于是我把衣服装了一大袋,写了一封上访信。那是2000年的正月15日,我一个人就去了北京,信中内容是我自己几年来通过修炼身心的变化,大法对人类的无限美好,师父传的是佛法,叫我们按真善忍修炼做好人,对任何人对政府有百利而无一害,没有政治目地,没有组织教礼教规,愿学就学,不学就走。过去的人在庙里修,现在师父安排我们在常人复杂的环境中修去自己那颗常人心,把自己修到无私无我的思想境界中去。师父不辞辛劳,慈悲众生,是无私奉献,没收学员分文,为众多的疑难病人,瘫痪病人清理了身体,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实例啊。师父92年、93年在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上让那么多不治之症的人走上了健康之路,当场有人从轮椅上下来走出会场,难道这些还不是奇迹吗。师父解脱了众生无尽的痛苦,创造了许多人间奇迹,也揭示了许许多多的科学奥秘。佛法是超常的科学,所以师父在健康博览会上才得到了“特别金奖”和“边缘科学進步奖”。所以我本着良心向政府说句真心话,法轮大法好。师父告诉我们炼功要重德,如不按照真善忍的要求修自己的心不如做体操,病也好不了,思想也得不到提高。还说人类的道德是非常重要的,没有道德心法的约束是很危险的,师父时刻教导我们做好人。我们师父是好人,是政府搞错了,望他们能还师父清白。

我在北京遭到驻京办周某某一顿大骂,把我和一个从哈尔滨上京的雷姓同修一起送回原地拘留15天。我上京走后儿子和同修集体炼功,也被抓進拘留所迫害,家也被抄了,恶人把大法书和师父讲法录音全部抢走,儿子在东区拘留所被东区公安用靴子打头,打脸,全身被毒打,脸上的靴印好几天都是紫色,我回家后丈夫不理解,叫我走。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就借了100元路费回娘家住了几个月才回来。

2001年12月我发真象资料被恶人抓住,把我弄到大渡口派出所的木椅子上铐住,不让上厕所,第二天把我弄到公安局铐在窗子上6个多小时,手反转在背后,脚尖刚刚垫地。在公安局被一个高个子的恶警使劲踢我大腿,都被踢紫了,直到回家时,走路都是痛的。下午4点钟我被拉到盐边看守所关了1个月,在盐边看守所,恶警邱天明用脚踢我,我的脚背和脚杆都被踢青了。最后勒索200元罚款,另有100多元搜身钱未退回。

丈夫常常无理骂我。2002年5月,我给家人寄真象资料被查获,一天半夜三更派出所恶警出动,包围我家,电筒四射。见我们没开门,就把我家门锁砸坏了,進来就开始打我儿子,把我家翻了个遍,把我们的东西又抄走了,当晚把我们母子俩拉到大渡口派出所关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把我弄到弯腰树看守所拘留近一月。在这一个月里,恶警不让炼功学法发正念,我们把能背的经文背下来,用纸抄下来大家学。恶警发现后,把我们三名大法学员挨个打,用两尺长两寸宽的兰竹块打我们,我们的手臂被打成全是紫色。打人的恶警管教姓王,是个年轻女子。

一个月后我回家。在家里大约1个月,又是一个半夜三更,大渡口派出所又来了5、6个恶警,开始骗我,后直接把我拉到东区拘留所拘留三天,第四天恶警叫我签名,我就开始质问他们为什么骗人,为什么几次半夜三更抄我家、打我儿子抓人,我说:你们这几年做的恶事还不够吗,为什么无理迫害我们,我们娘俩也只不过说了几句公道话,错在哪里,我们向市政府上也是为告诉你们真象,还罚我50元钱,电视上讲的都不是真实的,还把我儿子弄去打扫卫生,只发生活费长达一年,我为什么要配合你签字,凭什么要劳教我一年,你们才是真正的在犯法,因为你们在迫害正义,人身自由信仰是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利。其实你也是受害者,你是被蒙蔽的可怜生命,被人家把你们当作工具在利用自己还不知道。清醒吧,善恶有报是天理。

恶警说是在执行任务。我坚定地告诉他们:除非把我头砍掉下来。最后他们说签与不签是一回事,就把我送往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在火车上,我盘着腿坐着,恶警叫我把脚拿下。我问他们是不是把我弄到那儿还强行我签字或折磨我。如果那样的话,到站我马上不走了,我还要喊,要把你们所做的见不得天、迫害好人的事,让更多人明白。检查身体时,我又向医生洪法,说我原来身体如何如何,现在我已4天没吃饭了,还好好的。后来检查结果说我有高血压,要把我送回家,这是慈悲的师父在帮我。

我做得还不够,本来不想写体会,但昨晚得知南山同修被迫害致死,感到十分痛心。我觉得应该把它们的恶行揭露出来。

另外提醒同修:遇到事情千万不要冲动,要用我们师父给予我们的法的威力与智慧去与邪恶善意去面对,用善的力量去启迪他们的心灵,实在要行恶者,可用师父教我们用的发正念去制止恶人,我们做真象资料一定不能心急,一次不一定要去做很多,可以用平时走东串西的方法随时都带两三份,灵巧地去做,不显眼,也不易被人发觉,不停的做,加在一起就可以做很多。

个人体悟,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