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望被迫害同修感悟


【明慧网2005年7月15日】今年的5月2号午后3时,由长林劳教所杨队长,打车把生命奄奄一息的大法弟子A送回家里。

由于既是同修,又是邻居,我随后来到他家。我看到A,脸及全身浮肿,两眼发直,已无神。据说A临上车前是给补的氧气才送回来的。想到去年10月22日,A被抓前还秋收劳动、捆玉米杆子。就因为不放弃信仰法轮功,在墙上写“法轮大法好。”如今被迫害得骨瘦如柴,我和同修止不住掉下了眼泪。

第二天,早晨起来炼完功后,我忽然想起A既然是正念闯出魔窟,师父会救他起死回生。A的妻子B不是修炼人,会不会找大夫给A打点滴?

我来到同修A家,一進屋正赶上B在打包整理自己的衣物想远走。我问B:“你要干什么?”B说:“我要走。”我说:“你不能走,你们毕竟夫妻一场,他已生活不能自理,孩子又都不在家,他会死掉的,你在外面能安心吗?”B说:“我想给他打打点滴,赶快治好病,好铲地,可大夫来了说他是肝硬化腹水,不能好了。人要不行了,劳教所杨队长才给他送回来的,要不判三年呢,能这么快让他回来吗?”说着,B哭了,接着又说:“我让他打针,他不打,他死了,我咋整呀?谁来管我呀?地里的玉米没人铲,我也雇不着人,我也有心脏病。”

眼看着要解体的家庭,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的我,不能不管。以法为师,我要按“真、善、忍”去做,同时发正念铲除邪魔烂鬼对同修A家人的干扰,然后正气十足的说:“A是被劳教所迫害的,他不会死的,他既然回来了,你好好照顾他,营养跟上去,慢慢会好起来的。”B从箱子里拿出A的“保外就医证明”给我看,上面写着:“A、男(某)岁,于2004年某月某日来所劳教三年,现因胸部积液,两肺叶炎症,保外就医”字样。

我学过中医,我看一下A的舌苔,舌苔很清亮,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演化的,我更加肯定的对B说:“A不是肝硬化腹水,你不要给他打点滴,你再给他打针,会把他真打死,胸积水,排还排不出去呢?你耐心照顾他,你家的玉米地,你别着急,大法弟子会帮你家铲的。”我看B不哭了,我临走最后说一句:“好好的照顾一下A,没有过不去的事。”

我回来和老伴(大法弟子)一商量,同意由她找五名大法弟子,用两天时间把同修A家的39垅玉米铲完。紧接着,四面八方的同修,先后来看望A.深表对同修被迫害的关心和同情。

如今,A每天看书学法炼功,可以下地屋内屋外活动了。头脑也清醒了,向我讲述了他在长林劳教所被迫害的事实:

由于A拒不写三书,管教安排两名刑事犯,看着他,他们用手巾在他脖子上绕一圈,然后一人拽一头勒得他喘不上气,险些把他勒死。后来一个膀大腰圆的犯人,过来用拳头对A前胸一阵猛捶,他顿时被打得鼻青脸肿,遍体鳞伤,休克过去。管教过来看A不行了,就用车给他送到万家劳教所医院,找来狱医给打点滴。但是,A稍微恢复意识,坚决不打针,他们安排两个人按着A的胳膊,强行给点滴不明药物。大夫一走,A用另一手把针头拔了,随后用脚把点滴架踹倒。

后来,不给A打针了,改用口服药办法,A仍坚持拒不服药。他已经不能自己吃饭了,每到吃饭时,由同号的犯人给他,有时一块发糕、有时一个馒头,如果是晚饭,有时是大米粥、没有菜更没有咸菜。由于A已不能進食,每次他们都原样端走。就这样,A每天发正念,并求助师父帮他闯出牢笼。A想,这不是他呆的地方。他一定要出去做师父安排做的三件事。终于,在A绝食的第五天,由杨队长打车,给他送回了家。

如今,25天过去了,同修A又可以看书学法了。又可以走出屋外活动了。而且,可以炼功,恢复了往日的笑容。他告诉我说:“师父给我又从新净化身体,才使我从死亡线上回来,前几天我大便便出去许多黑血块的东西。”我说:“要感谢师父,这是大法的威力,你一定要正念十足,按时发正念,多学法,炼功,讲真象。”

A点点头,他的妻子B也笑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