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甘肃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7月17日】我是甘肃大法弟子,政府干部,优秀工作者,由于揭露邪党对法轮大法迫害,至今被迫流离失所,四处流浪。我几乎死在了恶警之手,对于我在恶党迫害下有家不能归、失去了工作及所遭受的暴行让我回忆起来,已无法承受和详细记忆。在狱中,恶警对我精神及肉体的摧残,罄竹难书。要不是慈悲的师尊法身的护持我出狱,我早命丧黄泉了。

可是,为了让世界及中国善良民众能够认清邪党政权的流氓本性,我且摘两例:一次,邪党人员在我已经被摧残得奄奄一息的肉体上强行注药,不知是何药,使我夜间全身肌肉疼痛,在床打滚,生不如死;2005年5月中旬恶警强制我白天干重体力活,从下午4点,恶警采用轮番殴打的方式,将我毒打审讯到夜里12点多钟,我的嘴被一恶警用铁钥匙强行撬开,灌茶水,致使口腔溃烂一个多月,难以吃饭。

自2004年5月我遭受中共邪党迫害以来,我的农村老家先后8次被恶警抄翻,不法人员们有次竟拿着镢头把老家每个角落敲了个够,连房顶都没有放过,还强行让老父母为他们做饭,后期竟然蒙面翻墙闯入院,吓得我老父老母无法入睡。不法人员抢劫的东西,除大法资料外,还有其它物件,最后连我在父母处存放的一包纪念性的存物都要拿走,父母苦苦求情、才罢手。在这些恶警中,其中以恶警李国民、史青最为猖狂,据悉,邪党不法人员要非法监禁我7年,扬言要如何如何才能抓到我。

由于我至今流浪在外,也不知我所在单位和妻子所在居住地被恶警无理骚扰了多少次,妻子和2岁的儿子、5岁的女儿至今处在生活贫困、失去亲人的巨大痛苦之中。据老家人说,几次非法抄家把老父吓得已将家中的物件都搬走了,以免被恶警非法收走。

难道真正做一个好人,错了吗?不,绝对不是!是邪恶的中共倒行逆施,恶行累累,欺压百姓的末日到了,它们对中国老百姓如此的横行残暴,对法轮大法弟子如此的酷刑折磨,充份暴露了这个恶党邪灵的兽性本质,这样摧残人性只能更加坚定大法弟子讲清真象的决心,只能激起全世界更多的反邪党潮流,只能更快地加速这个流氓政治集团的解体。

在此感谢所有帮助我、关心我的善良的大法弟子及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