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讲真象体会


【明慧网2005年7月25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我是华盛顿DC的学员。下面我和大家交流我在网络讲真象方面的修炼心得体会。

目前网络是我们讲真象、传播“九评”的主要方法之一。网络电话现在很普及,并且24小时都有人在网上找人聊天。国内网络如此发达,网民几千万也不是偶然的,众生在期盼、在寻找,在寻找得度的机缘,大法弟子就是他们唯一的希望。网络大面积讲真象,国内学员做非常危险,我们海外弟子更应该承担起这一责任。

两年前一位同修给我介绍了网络讲真象,给我演示了一遍,在网上和大陆的一位女孩聊了一个多小时介绍大法。看到这种方式能直接接触到可贵的中国人,真是很高兴,好象有了用武之地。可是到了公共聊天室里要抢麦,好不容易轮到我了,管长说我的网速慢,几次我一夜没睡也没能说上一句话,心里真是焦急。众生都在那儿等着,我却说不上话。几个月后,一位同修告诉我有一种方式能一对一的聊,这太好了。可是先生说下载国内软件不安全不能用,真如一盆凉水浇来。我对电脑一窍不通,如何保证讲真象的电脑不干扰平时用来做其他大法事情的电脑呢?由于懂电脑的同修都很忙,加上我的电脑和声音系统都有问题,上网的地址又不是动态的,我问遍了DC懂技术的同修,来来回回折腾了好几个月。

这期间有许多同修给我鼓励、不厌其烦的指导,也有的告诉我别太执著了,看你总解决不了可能就是不该你做。听了这些,当时心里也不好受。静下心来想想,我的英文不好,计算机也不通,在家照顾孩子又有时间,利用网络讲真象对我是很合适的。我想这是对我心性的考验,我抱定就是要救度那些天上的王、天上的主。信念一正,突然一个想法出现在脑子里,我干嘛非要在原有的机器和系统里找出路,重新买个机器,重新买个IP,与原系统完全独立开不就行了吗?当时真是有点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我知道是法给我的智慧,是师父慈悲给我救度众生的机会。

很快装好了软件。我给自己起了个好听的网名。一开始聊干扰就很大,一要聊天嗓子就发痒、咳嗽,我就一边发正念,一边聊,并且放上一大瓶水,嗓子痒就喝水避免咳出声。特别是我想讲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有成效时,嗓子又发痒,有时憋不住时,对方就问:“怎么了?是不是感冒生病了?”这样持续了近一个月,我才觉得问题严重,我也发正念,我也否定邪魔的干扰,为什么情况没有明显的好转,找找自我有什么漏洞,我发觉我有一颗怕心,我担心咳嗽会给对方造成误会,“你炼功怎么还生病”。好象讲不清楚,又不能用高层的理对他来讲,这不是生病,是消业是干扰,这种怕心就是邪恶加重迫害的借口。找到了问题,正念对待它,有误解正是我要讲清的。念一正,恶就垮了。

我在家时,那个软件从来不关,电话铃声不断,每天都有一、二十人找我,每一通电话我都不想放过,这样一来,吃饭、睡觉时间就没有了规律,有时饭吃了一半,来电话,我就扔下饭碗。有时晚上电话不断,就一直聊到天亮。后来干脆在电脑房铺个毯子睡在那儿,困了、累了就躺着聊。通常都是越聊越精神,有一次,可能太累了,聊着聊着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一看,耳机还挂在耳朵上,又去找网友道歉,他说:我也觉得奇怪,怎么说着说着就没声音了。

每天看着那些众生思想的转变,从有误会、偏见甚至恶毒攻击转变到同情、理解、支持甚至要学法轮功,内心由衷的为他们高兴,从此我就放不下网络讲真象了。

一位网友打来字幕:“很高兴能认识了你,真是让我生活中看到了曙光,不知怎么感谢你才好,能在以后的日子里再能和你聊天,是很幸运的事。”

一位哈尔滨的网友说:“我原来对法轮功还有些看法,听了你讲的真象,我改变了想法,我得看看这本书。”

一位大陆网友非常感慨的说道:“过去我对法轮功有偏见,看到炼法轮功的走过来,我就躲,我害怕他们,今天通过和你接触,完全改变了我的看法,我不怕了,法轮功这么好,我今天就是法轮功弟子了。”

聊天也是个修炼过程,刚开始聊时心很纯,效果很好,平时我是个不会说话的人,当放下一切观念去讲真象时,智慧就源源不断,面对提出的各种问题都难不倒,渐渐的听多了网友的称赞“呀,你的知识真丰富,你的口才真好”,就有点飘飘然了。讲真象中急于求成,不考虑对方的接受能力,恨不得三两句话就让对方转变观念,有时还加大嗓门想压倒对方。直到有一天,我叽里哇啦说完了。正得意自己说的很流利,对方开口了,“听来听去,我怎么觉得你是在搞宣传”。听到这儿,我的心一下凉了半截。另一网友说:“太可怕了,你们中毒太深,太痴迷了。”接连几天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不得不坐下来思考,我怎么会给人这样的感觉?

师父说:“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精進要旨》——“清醒”)

世人对大法不了解时,我们的行为就代表着大法的形象,许多时候人们不是看我们讲出的道理而是看我们的态度。常人中,两个人吵架,往往双方都是计较对方的态度,而忽略话语本身的对错。我们不能把法理、真象一股脑的填鸭式的灌给他们,而不管对方的接受能力,这样容易让人反感。看到了自己的问题,我开始把每一个人都当作朋友,平等相待,以一种探讨、互相交流的方式引导他们。

一次电话接通了一个在某国工作的大学毕业生,我和他聊法轮功,他跳起来了,“法轮功,我们这儿的大使馆前天天坐了一群老头老太太,冰天雪地,寒风刺骨还在那儿坐着,一天能挣几个钱,我最瞧不起他们了。”我笑了笑说:“我们这儿华盛顿,老妈妈给人看孩子,一个月一千多,还包吃包住,有暖气,有空调,他们干嘛要跑到那儿挨冻,给你多少钱,$40元一天,让你在那儿冻一天你干不干?”“我不干。”他大叫着。“我是这样看的,他们能够放弃舒适的生活,挣钱的机会,天天在这冰天雪地,用这样平和的方式,为中国千千万万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讨个公道,我觉得他们让人敬佩,了不起。你觉得呢?”“是啊是啊,不过听说他们真的拿钱。”他又叫起来。我说:“我在美国也炼法轮功,也去中国大使馆(请愿),可从来没人给我钱。要不这样,你也炼炼法轮功,看看有没有人给你钱,这不就很清楚了吗?中共造的谣多了。什么杀人、自焚,什么都来,什么可怕来什么,你在海外,看过6•4录像带吧,死了那么多学生,外交部发言人袁木在新闻发布会上居然公开宣布天安门没死一个人。网站上有(天安门)自焚录像慢镜头分析,一看就知道他们在造假。”我就把网站发给他,我这边也打开同一个网站,带着他去看录像。聊了一个多小时,他说:“看来你们都是好人,真善忍是好,说谁不好也不能说你们炼真善忍的,我今天犯错误了。”

刚开始和网友聊九评、退党,只觉得千头万绪不知从何聊起,九评也没看,心想有时间多学点法吧。后来觉得不行,聊九评得知道九评内容啊,于是开始看九评,我在党文化中受毒害几十年,在看的过程中不光是得到知识,同时也在清理自己,归正自己。读了两遍之后,好象清楚一点了。

一次和一个大陆的网友接通了电话,一听说我是海外的,就问我,“哎,你们海外是不是反华很严重?”我说:“没有啊,我们生活在这里很好啊,这话从何说起?”他说:“网上有人传给我《九评共产党》,还劝我退党。”我说“那你退没退啊?”他说没退。我问他九评你看了吗?他说:“没看,那是反动的。”我说:“你没看你怎么知道它是反动的。我还看了两遍,也没觉得反动,反而觉得写的不错,有理有据,真不是胡乱攻击。你看抗战历史,在我们的教科书里说毛领导的八路军取得了抗战胜利,其实是国民党在抗日,要不为什么日本投降时是国民党去受降不是共产党,共产党篡改了历史。你在国内看到的听到的都是共产党一家之说,只能说伟大光荣正确,要是说它不好就成了反党反革命。网络被封锁,小耳朵不许装。你们哪能听到自由的声音?你看看从建国以来,三反、五反、肃反、文化大革命、6•4到镇压法轮功,害死了8千万无辜的同胞,比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还多。”一提到法轮功对方就问,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共产党要镇压?我就自然而然的讲到了法轮功,法轮功讲真善忍,共产党讲假恶斗,讲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然后我再把法轮功真象讲一遍。

再跟他说,你看看到底是谁反动啊。共产党现在都腐烂透了,贪污腐败,吃喝嫖赌。“是啊”,他也深有同感,“从上到下都贪。我看它是要完蛋了,可是有什么办法哪?”“有啊,退出共产党啊。你是党员吗?”“是啊,十几年的党龄。”我告诉他,海外有一家很有影响力的全球发行的中文报纸,叫“大纪元时报”,《九评共产党》就是他们的系列社论。华人读完以后啊,就想,我还是共产党员,还入过团,这样的一个恶党我怎么能呆,我得退出。于是纷纷在大纪元上发表退党退团退少先队的声明,你知道吗,现在已经280万人退出了。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大陆的。

他说:“我周围怎么没有人退啊?”“那是你不知道,不是怕共产党报复吗?大家都在悄悄的退。你看国内不是在搞保先吗,不就是退的人多了,共产党害怕了吗?前几天碰到一位南方的网友,他告诉我他周围的人都退了,领导也知道了,说现在不能退,要退以后再退。他说他也想退,问我,不会查出来吧。我说,你取个笔名,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他马上请我帮忙在大纪元上发表了一个声明。你也赶紧退了吧。”“那不退对我也没什么影响。”他问。“有影响,俗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共产党害死那么多人,不得清算它啊,你也没干那些坏事,到时候给它做垫背,多划不来啊。二战之后,在纽伦堡审判纳粹时,投進监狱的、判处死刑的、绞刑的,至今国际组织还在追查,他们的誓言是无论天涯海角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去年在美国查出一个老头,隐瞒纳粹历史几十年,已经入了美国籍,还被取消了国籍。你看柏林墙也倒了,苏联‘老大哥’一夜之间就瓦解了,共产党说完蛋就完蛋,到时候想跑都来不及,你还等什么?能今天退都不要等到明天。”“好,退!你帮我起个名,以后我就跟着你了。”“好,回头把九评好好看一看啊。”他愉快的答应了。

回想这两年利用网络电话讲真象每一步都走的很艰难,每一步都和同修的帮助和支持分不开的。每一步都展现了大法的神奇和智慧。希望更多的学员能加入网络聊天的行列,一起共同精進,兑现史前大愿。

最后让我们以师父的经文《快讲》共勉:

快 讲

大法徒讲真象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

感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5年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