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大法的真象传遍大陆的每一个角落

通过网络讲真象体会交流


【明慧网2004年6月22日】

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大法弟子目前除了自己个人的修炼之外呀,大家还要做大量的讲清真象的事。那么讲清真象,我想作为大法弟子来讲,这已经是你们今天的修炼人特殊的修炼方式了,在历史上没有过,也可以说是正法中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壮举。”

近年来互联网在中国大陆发展飞速,不但网民的数字已经上升到数千万,同时各种聊天室也应运而生。一些长期坚持在网络上讲真象的同修深有感触,世人在觉醒,有善念的人越来越多,但面对如此庞大的需要救度的人群,我们能够深入细致讲清真象还需要加大力度。在这里我们向大家分享部分同修通过网络讲真象的体会。

一位同修在交流中说,讲真象的过程也是一个修心性的过程。自己有什么执著,不时能从对方的问话中体现出来。我总觉得自己文学水平不高,不善言谈,和人笔聊时,就总喜欢从网上文章中摘选一些片断来回复。有一次对方问我,你怎么尽说别人的话,能不能用自己的话来跟我说说?我突然意识到,对方问出的一些我觉得回答不清的问题,常常就是自己在法理还不太明白的部分。有阵子就遇到常人跟我说:就算明白了真象又有什么用,改变不了事实,我们什么也做不了,做什么也没用。一种很失望、无奈的心态,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服他。后来仔细思考,发现内心深处其实也有了现在正法已到了最后的最后,所剩邪恶因素已经少之又少了,可为什么有时邪恶还是显得那么猖獗,有时面对一些干扰就正念不足,存在着无奈的感觉。

在讲真象中事实是最有说服力的,有时讲不清真象,是我们自己对真象了解不够。发现这样的问题后,我就事先整理真象实例,包括迫害的个案,时间、地点、人名,各类统计数据,江卖国的具体罪行条例,还有镇压前国内一些媒体对法轮功的正面报道,那么在讲真象中有可以游刃有余的列举出来,常常起到很好的作用。

讲真象中,我们体会到其实真正能打动对方的不是人间的什么语言,而是我们救度众生的慈悲心态。有时心态不那么纯正时,和对方唇枪舌战了一个钟头,对方还是老样子。而心里真是为对方好时,没说什么,对方却突然改变了。善的力量是巨大的,当我们抛弃任何个人的观念、私心时,我们的慈悲心就能打动对方,令他明白真象,从而有机会得到救度。

互联网是一个虚拟社会,形形色色的人们都可能出现在这个世界中,这也成了他们获得真象了解大法的渠道。一天同修与一个曾经参加过64镇压的退伍军人在网上攀谈起来,对方听了真象后,迟疑了一会,给我讲了他的经历。64时,他说自己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场面,没想到今天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正发生着另一场更残酷的虐杀,那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这个国家到底怎么了?他能为此做点什么?我告诉他,法轮功学员的大善大忍,一定会被更多的人感知,他们的伟大也一定会载入历史。在可能的情况下,帮助法轮功学员,你一定能看到生命的美好和光明。他说他记住了真象,并努力做他能做的事,他还说,从你们这些法轮功身上已经看到了生命中最美好的东西,不畏强权暴力而改变对真理的真诚和永不放弃。他祝愿法轮功的真象能早点被所有人知道。

山东一个大学公安处的主抓法轮功的人员,由于听信了邪恶的宣传,对法轮功有错误的看法,曾经帮助警察迫害过本校的法轮功学员,听了我们给他讲真象后,有了很大变化,表示以后要善待法轮功学员。他说:今天经你这么一讲,对我触动很大,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是老实人,很有才华,他们很多都是博士、硕士,是国家的栋梁,迫害他们等于断了民族的后路,我们得注意了。

一个工程设计师,虽然对邪恶的宣传有不同的看法,但一直对法轮功有偏见的认识,认为不让炼就别炼了,为什么专用鸡蛋碰石头?我问他:如果你今天被小偷偷了,你敢不敢追?他说:敢;我又问:今天你的父母被诬陷了,你敢不敢为此申冤?如果警察让你骂你的父母,你骂不骂?他说:我不会;我接着问:如果你不骂,警察就酷刑伺候,你会怎样?他说不出话,我说你也许会骂?他说即便如此也不是真心的。我说:那你不算君子,在酷刑和谎言面前出卖良心。我又问:你敬不敬佩那些象你一样遭遇,但敢于用生命坚持真理的人,他说:敬佩。我说你想想,法轮功学员他们是什么样的人,是不是不畏酷刑暴力、敢于坚持真理的人?他恍然大悟说:是呀,真的值得敬佩,他们活的堂堂正正,人应该这样,我以后对法轮功学员好点。原来他们单位有个学员因坚持修炼而被非法拘留,上级因此扣了他们处室的奖金,他就对法轮功学员很有意见。经过我们的交谈,他说以后一定对他好,那点钱算不了什么,比一个人的真诚、人格差远了,并说自己会记住法轮功好!

南方某地的一个建筑监理,问了很多关于法轮功的问题诸如:到底让不让吃药?为什么炼功能祛病?人的意念、另外空间等很多问题,我就用自己对法理的理解,用常人能懂的道理讲给他听,我告诉他,炼法轮功的很多人都是科学家,都是在自己的领域有杰出成果的出色人才,并举了很多例子,他说你今天讲的我都懂了,而且很感兴趣,我想看《转法轮》,我就给他动态网址,他很快找到了大法书籍,并说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看完。第二天,他告诉我,已经看完了,还会再看。

江南的一个大学教师,聊了很久,虽然明白法轮功真象,知道法轮功是好的,被冤枉了,可是几十年的洗脑一样的宣传,让人们的思维扭曲了,镇压可以理解,我说:你这种想法,就是你已经顺应了媒体的宣传思路,和当权者灌输的思维,即: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的思维,你反对也没用。然后他们再变本加厉的迫害你,并让你打消申述的想法,这样你就得顺着他的邪恶想法走,比如有一天,当权者要宣传他的思想,会说三个代表能给你盖房,而你就开始想,我要住在四层就好了,他又说:××思想能给你种树,你就想:我要种苹果树,我喜欢吃苹果……。就这样他牵着老百姓的鼻子走,其实他没为老百姓做任何事,却麻痹了老百姓的心,这就是他要的,不让你理智的思维,这是他要做的。他在冠冕堂皇的迫害你,却不让你说话,你想想,好的东西怎么能因为某人不喜欢就镇压呢?相反,如果他喜欢邪恶的东西,害人的东西,别人是不是也得喜欢,这样国家还会有未来吗?就这样我们聊了很多,最后,他说,你把我的观念给改了,我找着自己了,法轮功就是好,就应该发扬光大。

讲到全球公审江鬼时,很多人的反应很热烈,有个网友说:还审什么审,我要有枪,现在就毙了他,坏事做绝的东西;有人说:那一天的到来将是全中国人民的节日!有人说,我支持审他。

还有一位同修交流了自己的体会:我采取的方式主要是在网络上用笔聊向人们讲真象。后来,我就将网上看到的新闻、好文章改编成小段子,在聊天室里发给人们。一个聊天室里往往有上百人,刚开始我担心人们是否忙于聊天不看我发的,但很快就有了反应,有赞成的,有反对的,有骂的,我就针对这些回话的人再去和他们進一步聊,使他们明白真象,知道法轮大法好。他们中有的人向我要大法网址,有人向我要《转法轮》。我讲几个在聊天室讲真象中的小故事。

我聊天中遇到一个高中生,聊过几次后,他明白大法是好的,我们彼此也熟悉了。一天他给我发电子邮件向我借钱,我就跟他说:对不起,我不能借给你,我们法轮功学员省吃简用,用省下来的钱做去真象资料,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是救人。邮件发后,我心里还在想他可能不高兴了,不会再回信了。出乎意料之外,我很快收到了他的回信,他说:姐姐我非常感谢你,你的善良之心,中国人感谢你!感谢你的善良。(我没有告诉他我的年龄,他管我叫姐姐)

我在聊天中还遇到一个在7.20前修炼的学员,但7.20后他就不修炼了,还玩上了股票,欠了很多钱。但他能看到明慧网,看到师父的经文,他很悲观,觉得自己不能再修炼了。我向他讲了许多我的体会,并劝他要坚持修炼,但效果不大。我将我的email地址留给了他,我们以后也没怎么联系。这样过了半年,我突然接到了他的电子邮件,他告诉我他又开始修炼了,因为他看了师父的新经文。我从内心感到了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力,师父不愿落下一个有缘人,而我认为他不愿修了,我就不管了,没有再進一步帮助他,关心他。后来,我帮他向明慧网发了严正声明。他开始了修炼,他又带动了他家乡的人也重新开始修炼,我也帮着发了严正声明。从这以后我们一直保持联系,互相谈修炼的体会。我传真给了他真象资料,他克服了怕心自己一个人去发了。

(发表于2004年加拿大法会,蒙特利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