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正恶胆怯


【明慧网2005年6月22日】农历三月初四晚十点多钟,我外出回家时,突然被人架着胳膊往外拖。我扭头一看,明白了,是邪恶之徒要迫害我。我当时没有一点的怕,总觉得有师在,有法在。大法弟子做的是最正的事,应该是堂堂正正的。我大声喊:“××党来抓好人哩!来抓做真、善、忍的好人哩!”一直喊到车上。

到鲁台派出所,一个叫世杰的恶警煞有介事地试图审我,我说:“你问的再多也是白搭,我是一个字也不会给你说的!”他气得把我拖到水泥地上。

在鲁台派出所住了一夜,看我的几个警察醒了,我就给他们讲大法的千好万好,被迫害真象与今日大法洪传盛况。那时我真是文思泉涌,滔滔不绝,直讲到邪党的末日。

八点多时,上班的、办事的、都到齐了,他们让我上车送淮阳。我感到洪法的机会又到了,我又大喊不停,讲真象。仍然滔滔不绝――这是法的恩赐。

一个恶警告诉我在我家搜出了一本大法书。我想这是师父的经文,不能落到恶人的手里。我就心生一念 “请师父加持,把书还我”,发正念清除邪恶。不一会,四个人下去三个,还有一个,他用胳膊压住公文包。我继续发正念,不一会那人的胳膊就挪动了,我很快的把经文藏了起来。我发正念请师父加持,不让恶人看见。

他们发现“证据”没了,急的把车翻了个个,还要搜我的身。我说你们四双八只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我,我哪有那机会?他们把全身搜了个遍也没找到,恼羞成怒的对我讲:“本来准备拉你一圈就回去,书找不到现在就送你去南监。”我告诉他们;“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即使到南监也是遛个弯就回来。”我还问他们,既然你们有××党几百万军队撑腰,为什么抓人还偷偷摸摸的,而不光明正大?他们无言以对。

下午五点多,他们骗我说送我回家却去了南监,我说这不是好人去的,你们才应该去。

我在看守所一直不配合邪恶之徒:活不干,班不看,数不报,饭不吃,在里边发正念讲真象,做同修和世人的三退工作。给干警大声讲:邪党的末日到了。

在师父的精心呵护下,八天后我堂堂正正走出了看守所。

不管是在派出所、公安局、劳教所还是看守所,我到处都说法轮功是对国家对个人有百利无一害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