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时刻保持正念


【明慧网2005年5月25日】2005年3月13日,我出一次远门,在车上看书的时候,有一乘警走到我跟前问我:“你看什么书?”我没回答,他又连续问了几遍。当时我心里不稳,想到身边还有那些大法的东西怎么办。我想只要不惹他发怒,让他看看还能还我,于是我顺手把书给了他。这是对邪恶存有幻想。果然,他看完了不但不还,还说“都哪些东西是你的?”便当场非法搜查我携带的物品,然后把我戴上手铐,送到一个公安分局。我就这样被绑架了。

一進院,看见四个字“刑警大队”,我深知这种地方是干什么的,心里想着大法,不停发着正念。進屋他们第一句话就问“你叫什么名?”我不吱声,心想决不能报名。上次逼迫我按手印留下的污点我才声明作废,决不能再承认邪恶的迫害。这时一群人围住我大吼:“快说叫什么名字?!”“你说不说?”“你不说,到那屋也得说,还不如现在说呢!”我还是不说。他们就联系市局,不一会来了两个人,進屋看了看我,便说:“是她呀,老油子了,这个咱整不了。”就走了。过了一会,又有人進来,还是这套话。整个下午轮番审讯,没有结果。

他们把我带到后院一屋,这里房门都用铁皮包着,不透光,阴森恐怖,此时此刻,我顾不上多看一眼,不停的发着正念,求师父加持。我就是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進屋他们又问我:“你叫什么名字?”我想,该面对的就得面对,我说:“告诉你,我叫‘法轮功’,你写吧。”他似乎见惯了,说:“那行。”然后不知他又写了点什么,便说:“你签字吧。”我晃了晃头不签,“那我就写拒绝签字。”然后他又说:“那你就按个手印吧。”我说不按。他边写边说:“拒绝按手印。”最后,他说:“强制执行!”

之后,把我送到看守所,接收的管教又问我叫什么名字,好半天不见回答,便说:“你不说我们就不知道了?”他马上说出我的名字,吩咐将我送進号中。第二天早餐时我没吃饭,我想起师父的话:“现在每分每秒都很主要,错过了这段时间哪,就错过了一切。历史不会重来了啊”(《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我不能待在这儿,还有那么多该做没去做的事呢,肩负着救度众生的使命啊!我求师父加持早点出去。没过几个小时,我开始呕吐血水,手脚发冷。第三天继续吐血,腹中剧烈疼痛。他们就上报联系。不久,分局来了几个人,对我说:“你家属来接你,叫你回家,回去别再炼了。”这时周围的女犯们都好心的为我说情,告诉警察:“她不能炼了,她刚说过了,她不炼了,是吧?你快说呀,告诉他们,你不炼了。”我慢慢抬起头,向在场的所有人只说了一句话:“我不能不炼。”一群警察也笑了。

不多时,家属到了,警察说要先上医院看看病,我不同意,他们就硬把我抬上车。到医院检查,病情十分严重。警察为了尽快脱手,问我家属敢不敢接回家,我姐姐说敢接。他们说:“那你就签个字吧。回去后要是死了,我们一概不负责任。”

就这样被关了两宿后回到家中。这次经历,我深深体悟到:正念不足就被抓,正念足时恶就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