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远山区五位法轮功学员的北京之行


【明慧网2005年7月3日】2001年农历新年刚过,这个边远山区有五位很普通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的最高文化水平只是上过三、四年学校,其中两位五十多岁的妇女一天书也没读过。就是这样几位普通的老百姓,做出了到北京证实法的壮举。

在邪恶迫害最疯狂的2001年,春季过后,这五位大法弟子在一起读着明慧网的资料,每天都有学员到北京证实大法,又看到电视、报纸整天造谣诬蔑大法。他们切磋说:我们也是师父的弟子,我们在家等什么,我们也应该去北京。我们把条幅挂到北京,标语贴到天安门广场去。说去就去,可让他们为难的是从没有出过远门。现在一下子要去首都北京走一趟,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很难的一件事。其中一位年龄最小,二十多岁,生了小孩刚满月没几天,她坚定的对姐姐(大法弟子)说:有咱师父保护什么也不怕,孩子交给你管两天,我去北京把“法轮大法好”贴到天安门就回来。

她带上同修用毛笔写好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标语、买了一瓶洗发膏(作为掩护,因当时天安门查得很严)她在师父的呵护下顺利的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到处是警察。她寻找着机会贴标语,剩下最后一个了,她走到了天安门门洞里面,一走出洞门就极快的贴在了门洞旁,刚贴好放下手来,过来了一个警察问她干什么的,她没有害怕,笑着边走边说:“来北京玩呢,咋了,老百姓不能来吗”警察愣的看着她没有说话,她安全的回到了家中。

姐姐和几位同修看见她平安归来,很受鼓舞,更坚定了信心。她们三个带着条幅标语一起去了北京。

还有一位,当时丈夫受干扰很大,怕影响了整体行动,这些同修没有去找她進京,她就拿自己平时省吃俭用攒的钱买了几十丈黄布,让同修帮助做成横幅,运用各种智慧,爬山越岭发真象资料,挂横幅。这五十多岁没有文化的农村妇女散发了无数救度众生的资料,至今持之以恒的做着。不管丈夫怎么打骂从来没有动摇过。用她自己的一句话说:“不管刀山,火海,我是跟定了李老师修大法,铁了心了。”就是她这颗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一点一点的改变了她丈夫。现在,她的丈夫终于不阻止她修大法了。

再说那三同修到了北京火车站。走了不一会,女同修和一起来的男同修走散了。男同修50多岁穿戴很土气,头上裹一条白手巾,一看就是山沟里的农民。他找不到她们两人,就稳住了,一边问一边步行到天安门广场。

看到广场很多警察巡逻,他看看人群里还是没有一起来的同修。突然,一个警察喊住他说:“站住!你来北京干什么?”他用地方话回答说:“孩子没了,来北京找找。”警察看了看他说走吧。刚走了几步,警察又喊住他,问:“你衣袋里装着什么?”他当时很镇静,没有一点怕心,从衣袋里掏出手套拍着衣服说:“手套呗,穷老百姓能装什么?”警察看他一点也不紧张,就放他走了。其实他的衣袋里装着横幅和标语。

他在广场没有目标的转着,一会到了故宫,见到合适的地方就贴,最后把一米多长的横幅“法轮大法好”贴到了一棵树上,他一路问着回到了火车站。一掏身上的钱没有了,找遍了全身也没找着,急得他又回到挂横幅的地方找钱,四周找了找还是没有,看横幅还挂在那里。就往高处挂了挂,往车站走去。

心想这可怎么办?举目无亲,又找不见另外两个同修。北京离家数千里远,忽然想起了师父能保护弟子,可又想自己做的不好,把钱丢了,不知配不配师父管,心里想着便不由自主的排队入站上车,检票员已到了他身后,好象没有人看见他似的,他上了火车心里知道是慈悲的师父保护他,泪水夺眶而出。火车到了终点站,心想是否能碰到熟人,刚走出站口,有一人喊他的名字,他一看是自家亲人,正问他去哪了,他就把自己去北京经过讲给了他,他自己说的轻松,亲人可替他捏了把汗,连声说太危险了,亲人要他回家吃饭,他说:“不用了,借我点钱吧,我要坐车回家。”最后顺利回到了家。

另外两位女同修,一个30多岁,一个50多岁没文化。50多岁的在自家做买卖经常和丈夫外出,所以见识多点。她们在天安门广场、也经过了警察严密盘查;她们智慧的用话语闯过警察问话。在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广场,她们漫步走着,寻找机会和地方贴标语和挂条幅。在地下通道的阶梯,扶手栏杆上,在人民大会堂旁边等处机敏把身上带的真象资料做完,最后一个条幅,挂在了公安局旁,嘴里小声说:“师父,弟子知道您冤,大法冤枉,我们一定让世人惊醒。”说完便堂堂正正的返回家中。

这是他们要我代写的5年多来证实大法、正念正行救度众生中的一次北京之行。这几位偏远山村的大法弟子默默无闻的、坚定的、并且持之以恒的做着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他们把大法的美好传到的千家万户,他们散发的真象资料唤醒了不明真象的世人,他们挂在树上、电线杆的条幅有力的震慑了邪恶。他们淳朴善良的每句话唤醒、救度了很多有缘人。他们在这五年多的反迫害救度众生中都有很多感人的故事。我也因文化水平低,故简单粗浅的叙述给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