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我進京证实大法的一段经历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4年11月20日】99年7.20邪恶的江氏集团疯狂迫害大法,当时我看到同修進京上访,悟到自己也应该去,走了几次,就是没去成。结果却在99年10月1日之前被单位协同公安局把我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两个月。在那里我就不断的后悔,自己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在师父、大法蒙冤时,却不能做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到的,还是师父的弟子呢。后来从北京回来的同修带進微缩的《转法轮》,我每天和同修背法学法。

2000年3月,我终于踏上去北京的列车,在北京站遇到了几个同修,与两个男同修,先去了信访办,其中一个被抓。自己当时想我决不能让邪恶之徒抓住,加上怕心,连信访办都没敢去就回来了。2000年7月我又去了北京,到天安门广场找了几圈儿,想找到同修,也没找到,又想去信访办,没找到信访办就又坐车回来了。2000年10月到11月,又先后去了三次北京,都是没起到证实法的作用就又回来了。回来后自己反复向内找,发现了自己严重的怕心,没有真正放下生死。看到别人这样做,自己就怎样做。想凭借大法弟子整体的声势而使自己走出来。

2000年11月30日,我又踏上去北京的列车,这次来到天安门广场终于打出了“还我师父清白”的横幅,喊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心声,当时有四个同修同时打出横幅,恶警没抓住我,我站那儿楞了一会儿,忽然想起我得到旅游队里,但当时头脑有一个观念,就是证实法就必须被抓住,所以动作上很慢,刚走到旅游队里就被恶警拽出来。

我们被带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他们问我们都是哪里人,我们都不说,就被关進铁笼子里。那里有很多同修,大家在一起背法、切磋,栏杆上的还挂了很多横幅,我顺手摘下一横幅,心想出去我还打横幅。(一直带回当地挂出去)到晚上我们被送到海淀区看守所,到那里被搜身,我动了一念:师父,不让他们搜出横幅,结果管教就是搜不出去。

那里的犯人为逼出我们说出地址,轮流打我们,打累了,扒光我们衣服,从水管里放水,往我们身上泼,然后让我们蹲着,不许动,动一下就拖鞋往头上打,折腾了一宿,我们还是不说,最后他们没办法说:“等让管教用电棍电你们”,我听说电棍电人难受极了,由于怕心第二天早上我把地址说出来了,(实质这都是消极承受,配合邪恶,当时还认为这是做到了‘真、善、忍’)。

在那里,我不断背法,向犯人洪法讲真象,有个湖南的犯人,每天坐板时让我教她背洪吟,有很多犯人都说:“我出去也炼法轮功”有一个21岁的犯人说:“我要早知道法轮大法好,我今天不会坐牢了,悔死我了……”在那里我最唾弃吸毒、卖淫的犯人,但一到坐板时,一个吸毒十年的犯人偏挨着我。我向内找,发现自己没有慈悲心,她们都在迷中无知的害着自己,更需要救度她们,然后我给她们讲大法的美好,使她们下决心重新做人。这里也有先批大法弟子洪法的基础。

随着自己心性的提高,悟到这里不是我们大法弟子修炼的地方,在第21天,我被送到驻京办事处,那里有二十多个同修,我们学法、切磋,自己的心性飞速升华,又去掉很多执著心(怕心、私心等),学完法后,我们开始炼功,一天炼静功时,长春市公安局恶警闯進来,拳打脚踢大法弟子,最后想把一个男同修单独拽到一个房间里迫害。这时,我想起在海淀看守所当大法弟子挨打时,没敢站出来,心里一直很惭愧,想到这儿,我就毅然伸出手,拽着同修,心想我们大法是个整体,决不允许恶警把同修带走,这时恶警冲我扑过来,我一点都不怕,他打我,把我踢倒在地之后,又去拽同修,我爬起拽着同修,恶警直到把同修的羊毛衫从头上落下来为止,也没有带走同修,气急败坏的走了。

我被送回当地拘留所,在那里每天我们被强迫超常劳动,我就背法,第14天家里亲人及亲属都来劝我赶快写决裂,不然劳教三年,送什么大沙漠在半路上就饿死了,这时心里酸溜溜的,想起自己的孩子,刚要动心,突然意识到这是干扰,我心一横,决不能写。

第15天,我被转到看守所(监狱)那里有监控器,晚上我就在背窝里背法,一共背了二十多篇,白天给同修背。我通过和同修切磋,及从《忍无可忍》(同修带進来的)经文悟到,大法弟子的功能已被师父给打开了。邪恶之徒用电棍电我们,我们善心劝它们都不听,就想电棍电它们,不电我们。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送劳教所的前三天(劳教三年),师父给演化出自己心脏不好,到劳教所一检身体,拒收,被家属接回家,又溶入救度众生的洪流中。

2001年9月14日,我又去天安门广场,打出了两遍横幅,还贴了很多大法标语,这次很理智,不断发正念,证实完大法后安全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