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法的路上谨记师父的教诲


【明慧网2005年7月30日】我是一名大陆农村的大法学员,今年50岁,1998年1月得法,得法前有多种疾病,炼功后全都好了。

在1999年以前,我们集体学法炼功。我生长在山区,这里有好多村都不知道大法,山区隔几天就是一个集。我们就去洪法,这样使好多有缘人走上了我们法轮大法修炼的这条光明大道。

1999年7.20,师父和大法被江氏流氓集团诬蔑,自己不得不认真作出抉择。思考后,我决定听师父的话,师父说:“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见真性》)。我继续和几个同修在一起学法炼功。

在2000年7月份我们被恶人举报,村里来了市公安局和镇派出所的所长共四五个恶警,把我们叫到村办公室,问我们还炼不炼法轮功,我们都异口同声的说:炼!同时还给他们讲大法的真象。就这样第二天镇派出所所长姓白的和四个恶警,没有任何手续把我们强行骗到拘留所。一進到那个阴森的“人间地狱”,拘留所的姓姚的头子就逼着我跪下,问我们住址、姓名、文化,再叫女恶警搜身。然后把我们双手在脖子背后铐在一起,使劲往水泥柱子上吊,脚尖刚落地。中间也不让上厕所。那时的天气很热,再加上手铐被恶警邢建平给卡的很紧,痛的直流汗。我就一个劲的背法:“难行能行,难忍能忍。”脑子记多少法我就背多少法,不一会手铐自动就松一下。不那么难受。我心中高兴的说:谢谢师父。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从上午11点到晚上吃饭才把我们松下。松下来我的手腕全是水泡,右手吃饭都不能拿筷子。(一直到两个多月后手才能拿筷子)

晚上又叫我们到院子里躬腰,手尖落脚面子上,一直到下半夜二三点钟才让我们睡。第二天早晨5点钟又把我们叫起来,吃完早饭就逼着我们到院子赤着脚,裤子卷到膝盖上,脚平放着地,拖着爬地,爬完一天,腿就爬出血,流脓。只要我们说炼,天天这样,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承受不住,到第15天就违心的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到31天通知家人带5000元,外加上伙食费600多元,把我放回家。

来到家知道自己做的太对不起伟大的师父,对不起大法,我就写了严正声明,我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言行全部作废,递交到明慧网。从写声明以后,我就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回来后我们还是继续和以前一样,几个同修在一起学法炼功。这中间镇派出所的恶警还经经常到我们家進行抄家、骚扰。那时我的一念就是听师父的话,谁也别想再动摇我。

师父说:“讲清真象是当前我们要做的事情。大面积的做,用你们能利用的一切智慧去做,只要能救度世人就去做。”(《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这几年来我就按照师父的大法去做。讲真象刚开始不会讲,我就学习明慧周刊上同修讲的,看了后,有的我就抄下,利用空闲时间把它背下来,就这样我开始学会了向世人讲清真象,揭露邪恶对大法的迫害,有面对面的讲,写信讲,出去挂横幅,贴不干胶,往水泥柱上写大法标语,挨家挨户送真象传单。

记得自己刚开始发放真象资料时,手在抖,心在颤,真是步履艰难,我自己几乎把自己吓死了,后来,我想起了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中,师父说:“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背完师父这段法,我转变了观念,认识到害怕是自己心不正招来的麻烦,真正的我是顶天立地的无所畏惧的。其实自己做的是无私的付出,做的是最正的事,邪不压正,我请师父和护法神加持我正念正行。再做的时候,我就感到我手里拿着的资料是给众生的希望和福音,我做的是最神圣的事,脚步也变得坚定而踏实。

看到明慧周刊上报道,正邪大战在北京和纽约。我想,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要到北京去证实法,近距离发正念,清除北京的一切邪恶因素。于是,我们几位同修在一起商量,决定10月13日踏上去北京的列车。一路上我们不停发正念,背法,经过17个多小时终于到达了北京。下车看天还没亮,我们就开始发真象资料,因为我们是从农村来的,从来没有出过远门,不熟悉地形,我们在小区挨家挨户发,结果走到死胡同,被便衣恶警发现。他说看你们都不像好人。我告诉他我们都是好人。我们在前面走,他就在后面跟随。一会儿,又出来一个便衣恶警,这样他们就一个在我们前面,一个在我后面紧跟着,不断打110。我们一路发正念,请师父加持,铲除恶警背后的邪恶因素,不许干扰我们做宇宙最正、最神圣的事。在伟大师父的保护下,我和本村大法弟子走脱,其余两位大法弟子被恶警带走,这给我们来北京的计划全打乱了。

因为我俩就指望这个大法弟子领路,因为她以前到过天安门广场打过大法横幅和发正念。这次下车天还没亮她就被恶警带走,这下我俩往哪儿走,一点也不懂,在这时想起了师父的“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洪吟(二)·无阻》),于是我俩商量即便没有同修在身边,我们还有师父在身边加持,我们一定能到天安门去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这样我俩开始走,问过路的大姐到天安门广场怎么走,她说:“你们快出京了,再不要走了。”她给我俩指了方向,我俩谢过大姐,按照她指的方向走,坐上了742公交车,到前门站口下车,随着热闹的人群,漫步走到了天安门广场。我观看了四周,心里不禁一阵心酸,差点眼泪流出来,想:这么大的一个天安门广场,这五年多来江氏这个流氓集团迫害了我们多少大法弟子,这时我想起了师父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于是,我就请师父加持我,用我修好的神的一面和功能协助配合,把师父赐给大法弟子十六个大字的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打到北京城所有各个空间场的每个角落,让所有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黑手、烂鬼全部灭掉。

我们是头一次来到这个大城市,我们没有起欢喜心,师父说:“难得欢心看风景”(《洪吟(二)·留意》)。我俩一个劲的发正念,先是在天安门广场的中间静静的坐着发了一个钟头的正念,真正做到了视常人的一切不见,再就是每一个整点换一个场发,其余的时间在天安门的每一个角落走着发正念。师父说:“驰骋万里破妖阵 斩尽黑手除恶神”(《洪吟(二)·征》),我想我就是来北京参加正邪大战的,来清除聚集在北京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到中午吃了一点我俩带的干粮,下午还继续接着发。到下3点开始坐车返回。回来的路上我俩还是一劲的背法,发正念。我发正念最后又多了一念,请师父加持我,回来别让我丈夫发火,因他不知道我走。就这样我俩在师父的保护下,顺利的返回,来到家我丈夫也没有发火,我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伟大的师父帮我做的,于是我继续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随师正法,做一个正法时期合格的大法弟子。

由于层次有限,如有不妥,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