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我在沙洋劳教所遭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7月4日】2002年,中共开16大前夕,我市“610办公室”以郑先杰(1957年生)、肖长兵(50出头)为首的一伙,趁我下班之时,尾随我到家,用几乎一天的时间撬我门,我不停发正念制止他们,但由于我听信了他们的谎言,将门打开,他们在我屋里乱翻,抄走了我的大法书和炼功带,并以此为迫害借口,将我绑架到市第一看守所。我被关押数月后,它们秘密将我判劳教一年,于2003年2月19 日将我非法送到沙洋劳教所女子2队。

一到沙洋,狱医便以检查身体为由,强行将我拖去打针,在胳膊上注射不明药物。到2队后,用吸毒人员看管我,对我的行李、身体逐一检查,重点是看我带了新经文没有。我对它们的做法很熟悉,便将计就计,对它们不同类型的生命写了许多劝善信,我本着一颗慈悲的心,让它们明白大法救度一切众生的真象,劝它们立刻停止助纣为虐,将功补过,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它们果然“如获至宝”,把我的材料拿走了。

搜身后,我被带到了一间隔离室,表面上看,被子、床单都有,但只是一种摆设。在那儿,一切全由吸毒人员管制,警察不出面,它们在幕后指挥。吸毒犯不准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它们用三人“包夹”我,逼我写“三书”,我不从。它们不让我上厕所、洗澡、刷牙、不准坐、不准睡觉、窗子外都不让看。动不动就打耳光,有时将我的嘴打伤,又怕被人发现,它们用我的毛巾沾掉血,然后将毛巾丢掉。

它们整天折磨我:要我蹲,并且是长时间让我这样,脚也不能换,我的脚腿被蹲肿得象“油火腿”。我要求到医院检查,它们根本不理。狱医来检查身体时,我将自己的伤疤给医生看,检查结束后,恶警便对吸毒犯施压,说它们对我看管不严,让我把它们的恶行让狱医知道了,要它们对我严一点。于是,几个吸毒犯对我大打出手,拳头嘴巴对我象家常便饭一样,打得我浑身没一处好。它们还将我的头顶在铁床架上,让我两脚分开、腿站直。稍有晃动,它们便想出新招,用一盆冷水放在我背上,我一动,冰冷的水便将我的衣服打湿,它们不让我换,直到我穿干为止。

有时,它们将我挂在高低床之间,拿着写好的东西逼我签名,不成。它们还让我站着背所谓的55条、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心想,不能让这些邪恶的黑材料来毒害世人与后来的法轮功学员了。我求师父加持,灭掉它的内涵,后来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再后来我想起在看守所时,一位同修说有一篇叫“正念”的经文的结尾师父要求我们念一个“灭”字,我于是集中念一个“灭”字,效果非常好。

它们每拿一样邪东西给我,我都这样做,后来它们干脆不要我背了,只是想花样对我身体折磨。它们连续对我折磨了9天9夜。将我折磨的神志不清了,它们趁机又将我挂在高低床之间,我承受不了了,违心的妥协了。清醒后,我万分难过。对于一批批犹大们的歪理邪说,我更是觉得自己对不起我的师尊,又想找机会挽回损失,又怕自己做不好被邪恶加重迫害。邪恶抓到了我这一点,拼命放诬蔑材料给我看,并要求写谤师谤法的“心得”。我不按它们的要求做,它们便在我脸上、身上、被子上、床架上、我站的地上写辱骂师父的话,并写在牌子上让我挂在胸前。我扯下撕了,它们恼羞成怒,逼我写的骂师父,并将这作为让我小睡一会的筹码,我日日夜夜被它们无休止的折磨,为了偷生,我违心的做了对不住师尊的事,这时的我活得象没有灵魂一样的痛苦,我于是生出一念:如果它们再次这样强迫我对师尊犯罪,我宁死不屈。结果,它们再次对我行凶用凳子砸我,用脚踢我,还有其它一些手段,我都与它们抗争,用慈悲心态和它们讲道理、用正念制止它们行恶,求师父加持我,它们便不逼我骂师父了。

从2月到4月,它们定好了对我每一天的迫害计划,用它们自己的话说,第一轮计划破产了。于是,它们用强制性的奴工活迫害我。依然用所有吸毒的监视我,不让我与任何人接触。每天早上5点多钟起床,6点集合点名,唱邪歌,喊邪口号,跑步,如有违抗,则从重处罚。我不从,恶警便将我所在班级的人留下来,让它们检举我,单独罚我。晚上一般让我4点睡觉5点将我叫醒做清洁,我发现在值班室加班做活可以给有些警察讲真象,被恶警知道了,便要我又背那些烂文件,我不背,就让我一通宵不睡觉,第2天接着出工。它们在“非典”期间,又对我及其它一些它们认为的顽固分子实施“洗脑”迫害。我利用这个机会向它们写真象,结果,它们允许我在夜间想写什么就写什么。

7月20 日,从来没听一句它对大法有好感的管教又在操场单独叫我名字,我做好了一切准备来对付它。没想到它让我写“严正声明”。我不信,以为又是它们设的圈套。到晚上,它要吸毒的把我带到它那儿,我问它写什么声明?它提示我写“法轮大法好!师父好!”如何如何。我有底了,就回寝室写了“严正声明”让吸毒的交上去了。就这样,我从新回到了大法修炼中!我知道这是师尊的慈悲,我要珍惜。

虽然以后它们还是对我看管很严,但后来它们不敢对师尊瞎说了。它们将我关到我劳教期满后,才派我哥哥将我接回家了。值得一提的是我出狱时,正念不足,导致哥哥给邪恶签字,还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在此,我都声明作废。

总之,这都是江罗一伙对大法的迫害造成的,所有参与过迫害法轮功的人啊,我劝你们不要再替江贼卖命了!很有几个曾经迫害过我的人都表示不再迫害法轮功了。有的还开始炼功了。亡羊补牢,为时不晚。无论怎样,有一亿多大法徒坚定的护法,78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人在炼,这足以证明迫害法轮功不得人心,每日上万人的“三退”,更是令江氏和中共害怕不已。还在行恶的人,还是留条后路吧,法正人间时,一切都要清算的。

2大队迫害大法弟子和学员的恶人是:

杨敏(队长)、汪琴、庞红(2人为副队长)、刘琴(专干)、江丽、李红英、严狱医、刘狱医、钟秀连、蔡干警、李干警(2人)、李梦霞

吸毒犯:王泽梅、朱胜梅、李海燕、谭孝琼、刘红林、李圆、钱静、鲍坤、鲍芳、郑华林、王青、鲁艺、张京琼、徐媛、万君、邓琴、李容、周利丽、沈玉兰

犹大:魏巧、张海凤、高艳、柯昌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