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悔过 晚期癌症绝处逢生

【明慧网2005年7月4日】我叫张久(化名),天津蓟县人,今年65岁。今年進入3月以后,我一天比一天消瘦,脸色蜡黄,咳嗽,胸闷,3月12日我觉得左臂抬不起来,手拿东西不听使唤,以为得了脑血栓。妻子陪我到天津环湖医院做检查,这才知道患了晚期肺癌,已到晚期且脑转移,不能做手术了,住進了肿瘤医院。谁知越治越重,头疼痛难忍,大口大口吐血,医生下了三次病危通知。医生告诉妻子:“准备后事吧。”

妻子回来指着输液瓶子对我说:“这个救不了你的命了,转变你的观念,把你的生命交给大法吧,只有法轮大法能救你。”在弥留之际,妻子(修炼人)和大法弟子给我讲真象,让我听师父讲法录音。

奇迹出现了,师父把我从死神手里夺了回来!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而且我很快恢复到无病状态。 以前妻子给我讲过法轮大法教人向善,按“真、善、忍”做好人,就能达到祛病健身的效果等。那时我根本听不進去,而且还相信电视上那些假宣传,所以,强烈反对并阻止妻子炼法轮功。这次的亲身经历,终于使我悔悟。我对师父的感激与自己内心的惭愧无法用语言表达。

妻子从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自99年江××镇压法轮功后,她三天两头被公安非法抓走关押。2001年1月我女儿在医院生小孩,恶警从医院把我妻子抓走,并非法判了她三年劳教。刚刚剖腹产的女儿和小外孙无人照管,小孩夭折了,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我家成份是地富。当年老父因骂了句“谁这么缺德偷了我的白薯秧子”,就被判了诬蔑贫下中农罪坐了七年大牢;我被共产党整了几十年,所以我深知共产党搞运动的可怕。在怕心的作用下,我烧了妻子的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现在想来,我得了这种病是遭了报应了。不管怎么说吧,到了这一步,只要师父还管我,我就要修、就要炼。

我每天坚持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在我生命垂危身体不能动,只有大脑还清醒的情况下,师父博大精深的法理震撼了我的心灵,身体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变化,头不疼了,身体能动了,也越来越有劲了,还能吃饭了,随后自己也能下地大、小便了,医生都特别惊讶:怎么好得这么快!就这样我一天天好起来。听过两遍讲法后,一连几天输液都是扎二针就起包跑液,有时一天要扎两三次,护士一看我就发愁,已经扎不進去了。这时我忽然想到师父的讲法:“我们有个学员到医院把针头给人家打弯了好几个,最后那一管药都哧出去了,也没扎進去。他明白了:哎哟,我是炼功人哪,我不打针了。”(《转法轮》212页)对呀!我已经没病了,还输液干什么?转天早晨我就要求出院。到家后,我又拉又吐,吐的都是黑乎乎的烂东西,拉的也是粘乎乎的东西,第二天又吐了大量的污血块。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進一步清理身体,我坚信师父,相信我一定会好的。虽然折腾的很厉害,但我觉得身体比以前越来越轻松、有劲,并且一天要吃四顿饭,不吃就饿。

现在我已经完全康复。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而且还能帮妻子干家务活。乡亲来看我,都说我越来越年轻了。

每当想起当初烧大法书和师父法像的愚蠢与罪恶,真是愧悔难当,我深深的向师父忏悔认罪,我要用发生在我身上的奇迹去证实大法,救度被谎言欺骗的亲朋好友。父老乡亲和所有的世人,快清醒吧!不要再相信电视上的造谣、诬陷,为了自己生命的未来与永远,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