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了我,也救了我的全家


【明慧网2005年7月5日】我是吉林市一位退休干部,今年64岁。我和老伴都是法轮大法的新学员,师父的新弟子。是大法把我从酒的困惑中解救出来,获得新生,走上修炼大法之路,真正成了一位新人。

在我45年喝酒的日子里,亲人的苦口婆心的央求我听不進去;朋友的推心置腹的规劝也无济于事;领导严厉的教训不起作用。自己有时清醒也曾多次下过决心忌酒,可都未能奏效,还是我行我素。不少知道我的人都说过“要是他能忌酒,我就忌饭”。可见酒把我缠到什么程度,真是无可救药。酒,真是一个难以驱逐的魔。它纠缠了我大半生,使我陷在它的深渊里不能自拔,也扭曲了我做人的形象,让我走了一条非常悲惨的人生之路。

第一次喝酒是在1960年。这是我工作后第一次去参加一位同事的结婚庆典。当时我已经吃完了饭,出于凑热闹到另一桌狂酒席劝酒,不知不觉被拉進了喝酒的行列。那天我喝了8杯半白酒(后来有人告诉我足有1斤半还多),醉得一天一夜不省人事。夜里我为了凉爽来到河边想洗脚,双脚插在河水中就睡在河堤上,要不是一位朋友及时找到我,可能那一次就没命了。第一次喝酒的悲剧不但没有教训了我,反而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嗜酒如命。逐渐发展到一天三顿饭顿顿离不开酒,没酒不能吃饭。有时陪客人一天要喝5、6顿酒,而且每次都得喝到醉时才罢休。当兵时我在珍宝岛前线偷着喝酒,非要处分我,是团长讲情才解围;在公安系统工作,单位食堂严禁喝酒,在局长特许下我厚着脸皮喝点酒;身为单位党支部书记因为自己喝酒,整个单位就不能执行工作时间内不准喝酒的规定……。后来还是因为喝酒而不得不退居二线并提前离开了工作岗位。

退休后因为心情不好,更是变本加厉地喝酒,从早晨起床到晚上睡觉,整天一个人沉醉在酒中,真是醉生梦死,完完全全是一个活的“酒鬼”,就想用酒打发自己的后半生。从参加工作开始到今年清明节,整整45个年头,算起来我喝的白酒最少也有6吨。酒后无德的所作所为更是难以启齿,有时我爱人气得甚至她自己也想过用死来解脱。由于酗酒给自己、家庭和他人造成很大的痛苦。

今年3月27日是我获得重生的大喜日子――法轮大法走入了我的心中。学法后,师尊的博大精深的法理使我茅塞顿开,从被酒魔困扰的迷梦中惊醒。我开始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金光大道。

我妻多年为我操心、忧郁、苦闷,得了很多病,去年5月的一天,突然患了脑出血住院二十多天;十二月又得了腔梗、脑血栓又住進了医院。两次住院花了两万多元也没治好。一位大法弟子于今年3月27日来到我家,把法轮大法介绍给我们。我老伴手捧宝书《转法轮》如获至宝。她从修炼大法后神奇地告别了疾病,扔掉了血压计和各种药品,真正获得了新的生命。

开始时,我就怕酒魔对我的困扰太深怕戒不掉酒,没有修炼大法的勇气,但当我用心读了《转法轮》,听了师父讲法录音,看了讲法录像后我心中开了两扇门,自然的溶進了大法中,对师父关于戒酒的教诲倍感亲切。因为我发自内心想戒酒,师父就帮助我,使我神奇的去掉了对喝酒的执著,从今年清明节那天起就再也没有喝过酒。

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忌酒真还没费什么事,没有什么痛苦的感觉,就是发自内心的不想喝了。大法威力太神奇了,简直不可思议。戒酒后,师父对我進行过几次考验,我也都通过了。一次单位的一位长期没见面了的老同事,在路上碰到我,非拉我去喝酒,我告诉他我已经忌酒,但他不信,硬往饭店拉,险些把衣服拽坏,后来他真的生气了,气愤的离我扬长而去;我的一位老朋友,以前经常相聚喝酒,我忌酒后他两次专门打电话邀我去水库、磨盘山游玩、喝酒,都被我婉言谢绝,现在这位老朋友也不和我联系了;5月份节日多,还专门有个父亲节,赶上我和我孙子的生日也都在这个月,家中聚会较多,我滴酒没沾。

因为我戒了酒,全家人露出了幸福的笑容,都说我和以前完全是两个人了。大法焕发了我的青春活力,我现在每天半夜起床炼功,清晨学法,白天听、看师父讲法录音、录像或有时出去讲真象,让世人知道大法是被迫害的,天安门自焚、杀人的都是造假和诬陷;告诉世人大法受全球欢迎,现在已经洪传78个国家,等等。每天我都精力充沛、乐观。我原来很胖,修炼后体重减了十多斤。老伴也因为修炼大法驱走了病魔。

现在我们俩是“夫唱妇随”,共同修炼法轮大法。是大法把我从酒魔困扰的深渊里解救出来,大法救了我,也救了我的全家。今后,我的生命就是为洪扬法轮大法,让更多的人受益,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