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击者披露抚顺教养院干警种种恶行


【明慧网2005年7月5日】我是一名曾经被劳教过的人,在抚顺劳动教养院期间给警察当过勤杂(勤杂:侍候警察),所以知道警察们的一些丑事。由于从小对警察崇拜,把他们当作人民的警察,但现在我对他们彻底看透了,真正知道了什么是警匪一家。小时候常常听爷爷说起共产党2005年灭亡,爷爷是修道的,道行很深。现在看了《九评共产党》才知道爷爷说的还真差不多。

首先说一说大队长任福明,此人特胖,40多岁,肚子比猪八戒的肚子还大很多。因为他不吸烟,很看重吃,所以很多普教三天两头给他送高级水果、糕点、鸡等等。特别是宁国富、张春礼更是对他俯首帖耳。有一次宁国富拿钱,任福明让管教绍威到外面买了一只鸡和一些吃的东西,等到下班之后,他们连普教带警察便一起大吃起来。吃完后,任福明便和普教宁国富、张春礼、张勇一起玩扑克赌博,结果明摆着,当然是任福明赢了很多钱。由于宁国富他们很会来事儿,任福明自然关照他们。他们这帮狗腿子整天不干活,欺压普教,欺压法轮功学员,偷、勒索别人的财物,手机整天在身上带着,出事之后便由任摆平。由于任经常收普教的钱财,所以对那些人渣特好。而法轮功学员都比较正义,谁也不给他送礼、送钱,所以任福明特别痛恨法轮功学员。

有几次接见,法轮功学员家属送来好多吃的东西,却被任福明统一收上来,放到办公室,再由普教分给大家,结果东西少了很多,起码也得少一半。当法轮功学员问他们时,警察说是普教拿的,普教背后说是警察拿的。过了几天有几个法轮功学员把这事告诉了政委刘志刚。刘只是轻描淡写的批评了这些管教,也没处理他们。从此任怀恨在心,过了一个月就把那几个告状的法轮功学员送到了严管队和新收队,因为那里的环境特苦。

由于法轮功学员不给任送礼,任便借做“转化工作”为借口,不让他们睡觉,还用电棍电他们。其中有一个清原县南口前镇的叫于会财,60多岁,牙都没了,有被九大队的普教和警察打掉的,有自己掉的。于会财身体不好,很瘦小,任把他单独关在一个阴暗潮湿的屋里,由几个犯人看着,不让睡觉,一个星期都没让睡觉,并且用电棍电,每次用两根充满电的电棍,直到电棍没电。

内勤徐浩,30来岁,心胸特别狭窄。有一次普教张勇不知为何破口大骂法轮功学员徐祥国,并且动手打人,后来徐祥国不他让打。那天是徐浩值班。徐浩把他俩叫到办公室,不由分说就对徐祥国大打出手,后又把徐祥国送到严管班。因为徐浩平时常向普教要钱要烟,谁要不给便找他们麻烦,所以打架一事徐浩只轻描淡写的处理了张勇一下。普教王绍武站岗,由于他从来不给徐浩上水(给钱),所以徐浩记恨在心,经常找麻烦。徐浩鼓动任福明安排王绍武站夜岗,下半夜,且比上半夜时间长。有一次徐浩值班,下半夜几乎没睡,盯着王绍武,正赶上王绍武闭了十分钟眼睛,这回他找到借口,便隔三差五拿电棍电王绍武,直到电棍没电,还说要给王加期,这回王害怕了,赶紧拿了一千元钱,任福明、徐浩、绍威他们三人分了。

管教关振和,五十来岁,十分狡猾,当面是人,背后是鬼。有一次他让二十多岁的小劳教犯孙勇买了一个电饭锅,刚买了他就拿回家占为己有。他还向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说不用转化只要拿钱就能给办出去。法轮功学员沈吉满和宋庆德的家属被关振和各骗走不到一万元现金,结果石沉大海。

管教陆凯,当面是人,背后是鬼。当着法轮功学员的面大骂共产党,说共产党怎么黑暗,教养院的院长怎么腐败,然后又给院里出主意,怎么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怎么不让睡觉……

九大队大队长伍爱东,副大队长王立国。有一名劳教犯小名叫楠楠被关了小号,当晚楠楠用手机打电话回家。第二天楠楠的妈妈,请九大队全体干警吃饭,之后每人分五百元现金,大队长、副大队长各二千元。第三天楠楠小号解除,晚上住进了警察的值班室,还是单间,电视随便看。一到晚上便吸毒。有一次吸毒被新分到九大队的一名管教发现,楠楠便说,你不知道我是怎么回事,你啥也别管,我给你一只手机。

教养院的丑事实在太多,以上只是冰山一角。教养院的个别官员很有正义感,几次想要处理一批干警,结果被二把手院长刘志刚给压下了,因为教养院的干警经常送礼送钱给刘志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