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一点一滴把“怕”心去尽


【明慧网2005年8月1日】今天看到明慧网上有唐山同修希望就流离失所问题和同修切磋。在这里,我谈一点自己的经历和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1996年得法的老学员,在恶党的敏感部门工作。2001年恶党邪恶气焰正高,由于我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单位把我抓到“转化班”强制洗脑,并扬言送我去监狱。由于修炼不扎实,“情”比较重,怕在监狱被邪恶進一步迫害,违心的向邪恶写了“三书”,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给自己修炼抹黑的事。我不属于邪悟那一类,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样做是绝对错的,是“怕”和“情”的执著心太重,没能否定旧势力,掉下去了。我决心要修回来。一开始,“怕”心很重,怕单位迫害大法的恶人来找我。后来,我意识到这不对,师父告诉弟子要用正念正视恶人,我就用正念正视恶人。

法的威力体现出来了,我不再怕见恶人,恶人怕见我了,不再找我,即使见到我也态度很好。我甚至去找单位主管迫害法轮功事务的恶人,要她解决我工作安排不合理问题,她只是搪塞,尽量不与我提大法。

我又决定向同事讲真象。这时“怕”心又出来了,怕同事不理解,怕被告密。我知道这不对,修炼人不能有“怕”,这个心必须去掉。我就首先从同办公室的同事谈起。有一次,她孩子来单位,一个偶然的话题说到自焚,小孩子说“太可怕了,就象法轮功一样”,我心里格登一下,怎么向孩子讲明真象呢?孩子爸是中共的一个处级领导干部,会不会给自己惹麻烦?我清理了一下自己,决定向孩子讲真象,不能怕。我先跟孩子说,“你说叔叔怎么样,是好人吗?”。孩子说“叔叔是好人”,我接着说“叔叔不说谎,你刚才说法轮功在天安门自焚,我告诉你,那是假的,法轮功不会自焚,是中央搞的鬼,骗人的。……”。孩子很高兴的接受了,效果很好。

有一次中午在食堂吃饭,不记得当时为什么又谈到了自焚,另一个不明真象的同事又说起了法轮功搞自焚,我没有迟疑,脱口而出“那是假的”,同事马上认识“哦,是假的”。

去年底开始,邪党又垂死挣扎,害不明真象的众生,搞“保先”。怎么办?我很着急、痛苦。一开始,“怕”心又出来了。师父告诉弟子遇到困难不能绕开走。我决定分别向几位领导讲真象。我先发正念,清理自己,然后告诉领导,据我所知中共搞“保先”是因为海外出了一本《九评共产党》,点了它的死穴。同时,向他们讲明自己为什么修炼大法,大法为什么好。尽管他们有疑问和担心,但显然已经不反对大法,只是关切的告诉我注意点,不要到处说。从后来的事实看,他们在一定程度上明白了真象,对“保先”很消极。

这样的事情还很多,不能都一一列举。我真实的感到,只要我们自己走正、念正,大法是无所不能的。伟大的师父非常慈悲。这些年来,在修炼的路上我一直走得跌跌撞撞的,是师父拉着弟子的手走过来的。现在,我的同事几乎都知道了大法的真象,知道我在修炼大法。他们不反对我,只是由于生活在恶党的统治下,对我的安全关切,每当我对一个同事讲完真象后,都会叮嘱我“自己炼,可别随便跟别人说,保不准人家会出卖你”。当然,因为自己是完全为了对方好,并没有同事出卖我。由此也可见,今天的中国人与人之间由于恶党的统治变得是如何的缺少信任。

回到同修提到的问题,我认为,流离失所的弟子回家也罢,在资料点也罢,都要把基点摆正,把心用在证实法上,“怕”心必须要去掉。怎么去?没有捷径,得自己一步一步的走,一点一点的去,得实实在在的修。别人替不了,只能从法理上帮助认识。不能只为做资料而做资料。另外,自己的丈夫既然也曾经是大法弟子,现在邪悟了,自己应该承担起责任,向他讲真象,帮他走回来,毕竟我们是夫妻,讲起来更安全、更方便。当地的同修也不宜一味指责这位同修,应该切实帮助她,更重要的是把当地的环境正过来。环境是我们自己开创的,每一位同修都有责任。

我现在的“怕”心比以前少了很多,但还是没有除尽,我会按照师尊的要求,坚定的走好修炼大法的路。让我们共同精進,做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