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何时才能和爸妈团聚 【明慧网】

我何时才能和爸妈团聚

【明慧网2005年8月12日】[编注:这是一个16岁少年苦苦期盼的心声,他期盼与父母团聚,这本是在他这个年龄的孩子天享权利。小磊的父母仅仅是因修炼法轮功,就屡屡被邪恶之徒绑架关押,受尽酷刑折磨。小磊从十一岁开始,就一再被迫与父母分离。]

我叫小磊,家住河南省开封市文庙小区2号楼1单元5号。我爸吴广成,曾是“市房屋经营公司”书记,我妈王德平是“市公路总段”监理。

爸妈过去身体不好,爸有肝硬化,经常住院,每年都要花上上万元医药费。妈患双肾结石,整天也是药不离口。可是自从97年7月他们修炼了法轮功不久,身体就都得以康复,爸妈都是面色红润,再也不用吃药了,他们再也不受病痛的折磨了,连给他们看病的大夫都觉得神奇。我们家从此欢声笑语不断。

但是自从99年7月开始了对法轮功的镇压,我家从此失去了欢乐平静的生活。

2000年11月的一天晚上妈妈单位领导来我家,非让她写辞职书,当时我在场,我才11岁,还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之后不几天,妈妈去北京上访伸冤,却被抓捕关押在唐山丰润看守所,一个月后被带回开封并判劳教三年,关押到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当时去唐山接我妈的领导们,还强行取走了妈妈存折上的5310元钱作为路途开支,后经爸爸多次向她的单位索要,仅退回1300元。这些人为什么随便侵占别人的私有合法财产?我不得其解。

那年爸爸因不愿放弃修炼炼法轮功而被撤去领导职务,爸爸不为所动。爸爸后来因讲法轮功真象而被关押到市看守所,几个月才放出来。爸也于2000年12月去北京上访,冤没伸成,却被北京公安抓捕受到毒打,双手被坏人用铁门将其十指指甲盖全部夹掉。爸爸后被判劳教两年,关入开封市劳教所。就这样我因父母双双被抓成了无依无靠的孩子,邻居们甚至谁都不敢和我说句话,生怕受到牵连。我欲哭无泪,只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2003年1月爸爸被放出,我们父子终于团圆。那知仅过了两个月,爸爸正在家中做饭,又被北书店街派出所抓走,先是关押在市看守所,后又判劳教一年,并关入市劳教所,我又成了孤苦伶仃的孩子。

我苦苦的期待着,盼望着父母的归来。我只知道我的父母都是最好的人,可他们却遭受到如此痛苦的折磨。我希望得到父母的抚爱,但这一切只能是奢望。

2003年8月,妈妈从劳教所回来了,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只见妈妈眼窝深陷,骨瘦如柴,人已经变形了,连路都走不成,原来体重140多斤的妈妈,现在只有70斤,这是妈妈吗?我惊得半晌没说出话来。

不管怎样,母子又算是团圆了。经过调整妈妈逐渐恢复了健康,但我们母子生活没有来源,妈要求去上班,可单位不允许,理由是妈妈没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无奈,妈妈只好拖着瘦弱的身体给人打零工,到街上卖面包以维持生计,虽然艰苦,但母子能够团聚,也知足了。我和妈妈盼望着父亲能早日出来,全家团聚。

可是我的期望再次破灭了。2004年2月妈妈又被龙亭分局北书店街派出所抓捕,当时家里被警察翻的乱七八糟,防盗门也让他们撬坏了。妈妈被再次判劳教两年,关押到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我的心都碎了,我和父母一次又一次的分离,六年了,这个家何时才能团圆啊。

2004年3月,就在妈被关押不久,爸终于被放出来了,看着爸爸消瘦的身体和苍老的面容,我知道爸爸一定承受了太多太多。我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相聚,我和爸爸相依为命,我们父子期待着与妈妈团聚的日子。可是这几天爸又不见了,家里好象有被翻抄的痕迹,我慌了,多方打听,也打听不到父亲的下落,只是听说他又被市国安局抓捕关押在市看守所,我到那里去找,也得不到任何答复,爸爸到底怎么了?没有谁能回答我。

这一切究竟为什么?家破碎了,母亲被关押,父亲不知下落,我整天提心吊胆的生活在这无助的恐怖中。我小小年纪,却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与痛苦,我从父母身上看到了诚实、善良、忍让的中华美德,可是父母却仅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想按“真善忍”做人而一次一次被关押迫害,这是为什么?

请善良的人们和正义之士关注我的痛苦境遇,关注一下这个被坏人搞的支离破碎的家庭吧,关注一下我的父母,抵制这场既荒唐又不该发生的迫害,让善良无辜的爸爸妈妈早日回到我的身边吧!

附:吴广成和王德平的大概情况

吴广成,男,45岁,家住河南省开封市文庙街文庙小区2号楼1单元5号。

2000年,吴广成在开封市因讲真象被抓关押在市看守所,几个月后放出;2000年底他去北京上访被抓捕,被非法关押在开封市劳教所两年,2003年1月放出;2003年3月吴广成再次被抓,关在开封市劳教所一年,2004年2月被放出;2005年7月8、9日左右,吴广成被邪恶之徒绑架,其中李振英被关押在人民医院对面的新华宾馆;吴广成详情待查。

王德平,女,44岁,2000年去北京上访被抓,关押在唐山丰润看守所;2000年转到河南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劳教三年;2003年8月被放;2004年因讲真象被抓; 2004年3月关押到“河南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十八里河)”劳改两年;

参见:开封市吴广成夫妇屡遭关押迫害 孩子被剥夺受教育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