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真修小弟子,跟师父回家

大陆某地明慧学法班修炼体会交流稿


【明慧网2005年7月25日】1997年7月,妈妈得法时我就同时得法了。那时我很小,才三岁,没和妈妈一起学《转法轮》,妈妈只教我背几首《洪吟》,所以我有时就做不好。那时我常玩一些大魔鬼的卡片和一些变形的机器人玩具,上学以后学习不努力,上课就想着玩,学习成绩一直不好。

2004年年底,我开始和妈妈一起学法了。刚开始学法时,读《转法轮》丢字、落字,急得我直哭。妈妈说:“别着急,慢慢读。”我就一个字一个字的读。在这其中去掉了我的魔性。读到“附体”时我就意识到我玩的一些卡片和玩具是变异的东西,当读完这一节时我就彻底明白了这些变异的、魔性的东西做为大法小弟子不能玩,应该清除了,于是我就把原来怕妈妈给我清除掉、偷偷藏起来的东西拿了出来和妈妈一起把它们销毁了。

通过学法,我的心性得到了提高。我的同学A和我是好朋友。可是他不把我当真正的朋友对待,他每天都管我要零花钱,不带钱他就狠狠的打我,一共打了我两年。有一天出于无奈我告诉了妈妈。我对妈妈说:“A天天打我,天天管我要钱。”妈妈对我说“你不应该这样做,应该早点把这件事告诉妈妈,因为现在不只是你忍的问题了,他在做坏事,在造业。你应该帮助他改正错误,归正行为。”后来妈妈跟A谈了话。从那以后他不再跟我要钱了,但是他还打我。有一次他对我说:“我在泥堆里藏了一件东西。”我就蹲下来找。没想到他一下子就把我推入泥堆里,弄得我满身大泥巴,我当时十分生气,可是又一想我是大法弟子啊,我不能生气。我就含着泪说:“你回班拿布来帮我擦一擦裤子。”我又说:“我不会让老师知道的。”他连忙说:“谢谢!”从那以后他再也不打我了,我感到了善能化解恶。在这件事上我还没有完全做好,因为师父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何为忍》)

再就是讲清真象,我经常和妈妈同时出门,妈妈讲真象,我发正念,每次效果都很好。我和妈妈经常在三轮车上、出租车上和市场上等很多地方讲真象。有一次我和妈妈在交通车上讲真象,我对妈妈说:“妈妈,我们书上有讲法轮功不好的作文?”妈妈说:“那都是骗人的。法轮功是好的,我们单位有一位阿姨就炼法轮功,她给我们看了法轮功真象的光碟了,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我和妈妈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周围很多人都听到了。有时候我和妈妈出去发传单,贴大法真象粘贴,挂条幅,怕被常人撕掉,我就从路灯栏杆上往上爬,爬到很高的地方,把粘贴贴在上面。

通过学法以后我现在学习上有了很大的進步,上课也注意听讲了,老师经常表扬我,学习成绩也有了提高,越来越多的同学都愿意和我玩。我想今后我还要更加努力的做好,和我的同学讲真象,救度他们,还要救度我的爸爸。

《九评》发表以后,我和妈妈把红领巾和家里与共产邪灵有关的书如《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都烧掉了。最难的是每周一的升旗仪式,我现在能做到不敬礼。对于我来讲每次升旗都是十分难的,每次我都有些怕。有一次我很害怕,我就一边发正念,一边把着右手,不让它举起来,这一次我的怕心被清除了。到现在我悟到不应该参加升旗这一仪式。

今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还要做得更好,多学法,多发正念,抓紧救度世人,和师父圆满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