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610办转化班看当地修炼情况


【明慧网2005年8月14日】2005年7月18日,吉林省通化市(集安市、白山市、通化县、梅河市、柳河县等整个通化地区)610办公室开会传达文件,要求国保大队直接参与执行,各机关单位、街道社区负责人协同各派出所,到大法弟子家找人,通知参加它们组织的三个月的转化班。同时叫嚣:“今年是转化最后一年,三个月不写五书,关起来永远不放人了。”已有同修被绑架,有同修家被非法抄抢。针对此事,我们对当地整体大法弟子存在的能被邪恶钻的漏洞有以下几点分析:

需要更深入细致的讲清真象

人不明白真象,正念就出不来,就是被邪恶利用和控制的对象,就能被邪恶利用来稳固和加强邪恶之场。我们深入细致、智慧理性的讲真象,不是一时一事,而是要持之以恒,坚持做好。讲清真象能去除人们心中的阴霾,让邪恶失去市场,无处躲藏。同时,坚持不懈的讲清真象也是大法弟子在修炼自己、在证实法、在正念正行的集中体现。

崇拜心、榜样心

以人为榜样及崇拜心是这些地区几乎人人存在的,最为突出的。而且历年历次大法弟子和资料点受损失都存在的一个漏洞。

有同修包括笔者,看同修不看心性,只看表面做事多少;在社会上的能力大小;或掌握技术多少;和口才好坏来评定一个学员修的如何或能否做大法的工作。经常听到一些崇拜的话如:“他真是小能人”、“某某这么多年做的怎么好”、“你们一天真充实”等等。往往心性好的同修都非常朴实、平凡、平常、“不着眼”。被所谓崇拜的同修多数显示自己、证实自己、求名的心都很强。所以他们喜欢夸奖,要名,虚荣,崇拜。

整体配合出现的漏洞

1、同修间配合不协调、不宽容、不忍让、各持己见。出现问题不是善意帮助,而是互相指责,背地说三道四。面对面帮助时不理解对方,总是站在自己的位置强求对方接受个人认识,不接受就再不想见面了。还有的同修,帮助学员不是从法理上帮助提高心性,而是用人情帮忙,用关爱、心疼帮助,不接受就动气。

2、协调工作也缺少为对方着想,不管对方能否接受工作任务或能否承担负荷,强加给对方任务或相当数量的资料,给同修造成思想压力。

3、有协调人把师父讲的遍地开花当成任务完成。不管同修心性能否胜任,要求干中修。结果他们也把工作当成生产任务完成,不考虑生产出来的东西是否适合当地救度众生的实际情况,大量生产,造成经常没有钱用。而且不修口,一套话就主动把自己干了什么都显示给别人了。

4、一有同修出现被政府中的不法人员谈话、或被绑架抄家,就议论纷纷,传说此同修有漏、如何不精進、如何执著不放,又如何不可靠等等。把责任全推到此同修身上,没有想想自己:看到功友有问题时,有没有负责的帮助提高,同时向内找?自己有什么心促成功友的魔难?在正法中哪些方面没有跟上正法進程?同修间自己哪些方面做的不够?

证实自己讲自己

1、有部份同修,街道社区派出所要电话就给,叫门就开,一打电话就到场,让签名就签,要指纹就给。尽管填的表上写的是“不决裂的法轮功分子×××表”;尽管是哪里都要讲真象。但是,被动的在共产邪党政府安排好了的不该配合的情况下,执著于“讲”执著于“证实自己”,每每都给了邪恶施恶的市场。当邪恶达到目地后高兴的夸奖“讲的好,你太好了,你真善良……”。同修提出不该配合还不悟,用“个人层次不同悟法不同”来掩盖求名、证实自己、还有怕心。

2、还有一种同修包括笔者,执著于讲自己。常把揭露邪恶讲清真象变成了讲自己:讲自己的经历,讲自己的委屈,讲自己的冤枉,自己的付出,自己的不平衡。讲得口干舌燥,讲的声音嘶哑只换取了人们对个人的同情,而没有让人们知道大法与师父的清白正确,没有把大法好告诉世人。尤其帮助世人退党的工作進度极其缓慢,因为执著于讲自己了解的多,所以讲的深,讲的高把世人吓住了,不敢接受不敢退出。

3、还有一部份同修,不重视实修,把学大法当成丰富自己口才与个人能力的一种常人知识在学。讲真象时把大法运用得合情合理,恰到好处。但是感觉很浮,感觉是在谈理论,与现实、切身利益关系不大。多数这种情况是学法与实修脱节,理论上明白,做不到。所以出现“浮”、“理论”的现象。

求安逸而产生惰性

长时间个人环境比较宽松掉以轻心,求安逸而产生了惰性,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炼功少:有人经常以工作忙为借口不炼功;有充足时间的上午推下午,下午推晚上,晚上推明天;有的只炼动功;有的只炼静功。

2、不重视发正念:求安逸被邪恶钻了空子,到发正念时,人坐在那了,掌立不起来,睡过去了。有的躺着发正念。有的边吃饭边发正念,目地挤出时间睡觉。

3、学法的惰性:体现在学法时昏昏欲睡、看错行、书从手里掉出来。有的不愿意学法,有的学法心不静,走形式。有人持续几个月,有的持续6、7年这个状态。

4、讲真象的惰性:体现在不愿讲,不愿做。同修把真象给到手里了,碍于面子不得已不收,不得已不做。有的把真象藏起来,存放多了,又一时发不出去,自己给自己精神造成压力。

不向内找修自己,做事当成修

这些地区的同修,尤其被大部份同修崇拜、认为较精進的同修,很注重表面上走过场,把做事当成修,走形式。三件事都在做很忙乎,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一样不落,休息时间很少。从形式上看,谁都认为做得真好。但是,感觉上就是一个常人在做。实修向内找做得不够,没有真正溶于法中。所以学法看不到内涵,经常是学法时能睡着,炼静功能睡着,发正念能睡着,不接受不同意见,接触人有条件,矛盾中就事论事,看到执著认为是别人的执著,不但不向内找,还背后议论同修制造矛盾,想帮助同修让第三者出头。就现在610办转化班一事,不是向内找:是自己的什么心促成这么大漏洞,给同修造成魔难。而是先指责某某同修如何不好,告诉大家提防某某,不要与某某太近。把责任全都推到别人身上。有时明知道某事不该说不该做,明知故犯。爱打听事、不修口。

欲和色的问题

欲和色也是较突出的问题。求安逸之心被魔钻空子扩大加强了没修好的这部份欲和色,时常在思想业中反映出来。一放松,这个大染缸里的败物就到处可见。又经常从思想中反映一些肮脏的东西。原因是思想中认为,夫妻是合法的,就放松了“欲望”这个执著的警惕,不把欲当成执著了。

还有同修从来色欲的关过不去,梦里的关过不去,现实的关也过不去。有的把资料点当成谈情说爱场所。师父点化不悟,同修直言相告不悟,被抓了还不悟。

修善

1、帮助同修提高心性时,不能站在对方的角度和思想境界及理解能力進行分析,能否接受后善意帮助解开心结,而是强硬要求对方接受并按照自己的心性标准做到,否则划清界限。

2、讲真象由于善心不够,挑人讲,挑人发真象资料,看人长得善不善、象不象好人。

3、一部份同修,把邪党政府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怕心,保护自己的私心使同修不由自主的用人的手段,人的办法威胁被蒙蔽的社区、街道干部。如:记他们的电话、姓名、职务、家庭住址等。这种把他们当成敌对势力保护自己的思想境界讲出的话哪有善念,什么“留后路”啊、“遭报应”啊“天灾人祸”呀。诅咒、威胁、恐吓他们,把他们激怒,产生反感,从而不理解大法。有的像泼妇一样,不理智的对他们的老人、孩子一顿数落诅咒。这些保护自己不转化、不掉下去、不進监狱、不失去安逸生活的私心,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超过了相信大法。忘记了应该救度所有众生,要善念对待所有众生。

对于散发九评的认识

对于九评及九评的相关资料,散发有限。原因是当地同修对党文化的清除和认识有问题。一部份同修到现在还没看九评。一部份同修用党文化灌输的思维看待九评,认为是在与政府对抗,是在搞政治。也有用中共历次搞运动搞怕了的观念看待退党和讲九评,认为散发和讲九评会激怒共产邪党,它们会大打出手,会发疯,会造成损失。个人认为,这就求来了这次邪恶的全国性的转化班。

以上是个人层次认识与通化周边地区同修切磋,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