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步不停


【明慧网2005年8月18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余丽芬。在我得法时,江××与中共已经开始迫害法轮功。当时印象很深,师尊在《精進要旨(二)•致欧洲圆明网》中说: “大法弟子的主体在中国,全世界其它地区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除圆满自己的一切外,都是在揭露那里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迫害。”当我读到这段法时,我开始在网络上讲真象。从那一刻起,至今有几年了,我一直就不敢贪睡。

有时几乎没有上床睡觉,就在电脑前的椅子上休息,用定时器定了几十分钟,铃声一响也不拖延,风雨无阻立刻到炼功点炼功。除了回乡下婆家之外,长年不曾间断。先生说我是“世间奇女子”,我说我不要当什么世间奇女子,我说我要当师尊的好弟子,真正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一、喜得大法

师尊《在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中说:“有的人生生世世就在等待着今天得法,真是吃了很多苦,历尽艰辛,终于找到了这个法。”我从小学在日记上就一直在描述着自己常常头痛,长年累月我一直跟止痛药分不开,在我生完小儿子时得了严重的忧郁症,常常焦虑恐慌,从小到大我觉得自己好苦,后来才明白了自己来在这个人称的苦海中就是为了今天要得大法,所以我非常的珍惜何其幸运能喜得大法。

没有得法前我就很向往能回天上的家,因此常常天还未亮我就起床背诵很难的咒语,念佛号,抄佛经。但是我又不想出家当尼姑, 所以认为回家的路上遥遥无期。当我第一次读到《转法轮》第八讲”“谁炼功谁得功”中师尊说:“我要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时,心里非常清楚,就是这部法了,来自内心深处一个坚定的声音:从此师尊说什么我都将深信不疑,坚修到底!但那时都以自己要回家的目地走在修炼的路上。

二、学法中体悟救度众生的使命

当师尊《北美巡回讲法》经文出来时,我是在一个大型的交流会中第一次读到,当时顾不得场上有多少同修,无法抑制内心的触动,整整擦掉两包面纸,当时哭是因为体悟到原来自己修的好不好已经不是自己能不能得度的问题,体悟到修炼的严肃性,修炼的路上再不是为了自己。

最近师尊的经文中我更是体悟到师尊救度众生的急迫和洪大慈悲,以往讲真象中真的有些人毫无思考的就认为共产党说你不好你就不好,不管你怎么说他一味的反对,现在可以以《九评》让人跳脱出来思考,如果还不行,师尊说:“如果中共还在垂死挣扎中变换着招数干扰众生得度,那我们还有别的办法,佛法无边!”(《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心中的触动好深好深,想到这些误解的生命其实是非常无辜的,我们不跟他说行吗?想想怎么能再荒废时间?怎能不精進呢?

三、网路讲真象的点点滴滴

有一个网友听到我是台湾的,一开始说:“我就讨厌你们搞台独”,问我希不希望统一。我跟他说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不应该对立,有什么大消息国内封锁的我也应该告诉你,也愿意帮你。于是告诉他多少多少人声明退党退团退队时,虽然他一开始说好好过日子就好,不要跟共产党作对,但是听到恶党的所作所为时,就对我说:你帮我写, 帮我取个名字,而且一定要说:共产党就是最无耻的! 最后还谢谢我帮他的忙。

另外一个网友听了这些共产党的恶行后说:“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我听你的。可是我不知道取什么代名啊!”他的网名叫蓝宝石,我就跟他说,那你就用蓝正义的化名好了,你就记得你是支持正义的,不赞同恶党的暴行就是。第二天他打电话给我,我并不知道是他,他对我说:“是我啊!我是蓝正义啊!”并向我道谢。我顿时觉得众生明白的一面都在寻找大法弟子们,我们不能不去珍惜这些机缘啊!

网友不断的主动找我了解真象,而且大部份都是很理性的交流,对方有的对我说:“我相信了,我真的相信了。”有的对我说:“我也想多了解一点。你给我讲讲吧!”还有的写信跟我说:“今天我这儿人太多,不敢多讲。衷心希望你能及时联系我,发短消息到我手机上,我立即上线!”有个网友看过天安门自焚案真象片后来信说:“我仔细的看过,认为这部影片说得比较有理性,分析也比较全面。”“在天安门事件当中,我觉得为什么共产党栽赃法轮功,是想借这次事件来故弄玄虚,转移视线,来掩熄其他事件背后的真象。”还有不少问我:“我怎么样才能学(法轮功)呢?怎么样能得到更多资料呢?”

还有一个网友听我说了真象后,问我正在做什么?我说我在写文章,他说他想看看,我本来因为顾及他一下接受不了我所写的救度众生等用词而不想给他,没想到他自己透过安全软件到google 查询到我的文章,告诉我他原本以为我讲真象是充满政治企图心的。结果看完了才知道完全相反,他说今后我可以对他讲真象,也可以将他当成功友,他说:您不能把自己的孩子总是关在家里长大吧!其实,现在真的越来越多的生命都在等待大法弟子能告诉他真象的。

四、因为得知真象而得法和回到法中的

有一次我遇到一个已经没有再继续修的学员,他说的隐隐约约的,我跟他说退党的消息,他只说他怕警察来了,急着走了。于是我将相关资料寄到他的信箱,并且写了一封信给他。我对他说,我们是同心来世间的,并有针对性的告诉他师尊提到的相关的法,鼓励他回来。第二天他给我留言说他要我帮忙退党。回我的信中说他看到我的信时哭了。后来他又给我留言,要我帮他的朋友们声明退党,也告诉我他回到大法修炼中来了。

还有个网友一开始误解我们,问我为什么要传播法轮功消息。因为他刚买电脑不久,不会收文件,打字很慢,也没有麦克风能跟我语聊,沟通上很困难。最后我打电话给他,他听了真象也明白了真象,于是我教他如何收文件,如何自己下载所要的资料。很快的他自己会从安全的软件上去明慧网,并且下载了大法的书。隔天他跟我发讯息说:“我昨晚看到凌晨2点,好高兴。”他说他下定决心好好修炼大法。于是我传送给他师父的教功带和炼功音乐。他说太棒了!短短几天学会了5套功法。并且问我怎么样能去掉自己的魔性,怎么样能过好心性关。前后不到10天,他给我讯息说:因为他20年的烟瘾已经戒掉,身边的朋友受到很大的冲击,都想要了解大法。他告诉我大法改变他非常的多,连举止行为都改变了,坐也不再翘着高高的腿,因为他开婚纱店,客人来往频繁,他就将师尊讲的法录在mp3 中每天不间断的听着。因为他的精進也使我得到很大的促進。

还有一个网友,他得知共产党的残暴后,就先在公共场合粘贴退党声明,然后跟我要了安全软件做了退党声明,但是感于要让更多朋友都知道这么件大事,要我赶快寄九评的书给他,他好让更多人能了解共产党的真面目,让他的朋友们都去声明。后来他看到九评知道法轮功学员所受的迫害时,问我他能帮什么忙吗?要我多跟他说一些,几次接触后他问我大陆打压那么严重他能学吗?目前他已经在学大法,本来他决定抄大法书,目前也准备将师尊的讲法录下来随身听。

还有一个大我几岁的大姐,我告诉了她法轮功的真象。有一回她问我能不能给她打电话,我说好啊。但是我打了几次她总在开会,我一问原来她是共产党的高干,我抓住时机问她你是党员啊,国内这么大的消息您不知道吗?她着急的问我:“是什么事情快告诉我。”当她知道这一切后,她的思想受到好大的冲击,无法接受我说的一切,经过每一次的接触和阅读了九评,她要我帮她全家声明三退。有一回她跟我说她希望自己是只自由飞翔的小鸟,我于是传了一个飞天美女的图给她,跟她分享修炼的自在幸福,如今她已经得法,天天学法炼功,并且告诉我她读师尊的法时感动的掉泪。后来她问我:我最好的朋友是610主任,我要怎么跟他讲真象呢?我真的为她感到高兴。

五、在证实法中真的不能忽略学法、修好自己

以上是一些愿意了解和接受真象的实例,但在一些接触中,也同时遇到了一些非常坚信共产党的大陆民众,他们有的说:共产党不像你说的。 也有说:我就不想退。你说的我没兴趣听。也有的说,你究竟有什么目地?你得到了什么好处?在电话中有的还说,你告诉我这些不如给我寄钱,你说这些是想让国家不稳定吗?一开始我总认为这些人迷的太深了,觉得自己说的很诚恳为什么对方还那么迷?

我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心性上出了问题。有一回我竟然给对方打字说:我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别说我没告诉你啊!事后我才发现自己不善的心,察觉自己的心性在退步,失去了慈善的心。我看到内心真正的想法是:你不听,我也不管你了,反正我尽力了。这样的心让我讶异自己怎么了,是把这么殊胜的使命当成了工作了啊!我告诉你就是了吗?

原本我很喜欢学法炼功讲真象的,但是有一段时间我觉得很疲惫,有时遇到不听或误解大法的民众,就生起了常人的浮躁心理,在着急中,往往让对方觉得自己带着什么目地在跟他说话,起的效果也很不好。我静下心来想想这一切,发现是因为没有学好法,法学少了,学法时总是走神了,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自己状态变的有些自我封闭,不想跟同修交流,只想一个人躲起来。害怕到学法组,有种没在法上的沮丧;明知道不能荒废时间,还是欲振乏力。后来我坚决要求自己要先学好法才可以坐到电脑前,才开始渐渐有了改善。虽然师尊一直在告诉我们学法的重要性,但是真的要实际的重视这个问题,不能用讲真象当成没学法的搪塞。师尊在《精進要旨•猛击一掌》中说:“心不静学法是没有用的,静下心来学。”

师尊在《芝加哥市讲法》中说:“做为正法时期的大法修炼人,承担的历史的使命,这个重担真的是很大。你们面对的不是单单的个人修炼,也不只是要度几个人的问题。全人类都摆在你们面前,特别是中国人。”师尊的话我不敢忘记。这些心得只是我目前的状态所体悟的,想表达的就是难以描述的“珍惜”,珍惜一切师尊所为我们苦心安排的,珍惜师尊所为我们开创的每一天。也许有时不是能做的很好,但是真的不能失去了正念。最后以师尊《洪吟(二)•法正乾坤》和同修共勉:

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2005年台湾北区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