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哈顿讲真象修炼心得


【明慧网2005年8月20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很荣幸有这个机会跟大家分享个人近来的修炼心得体会,有理解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谢谢。

一、去掉执著

我是台湾板桥大法弟子蔡守仁,从1998年得法开始,一向自以为非常精進,也过了一些关、一些难,认识我的同修也一直称赞我,因此我也渐渐的、不自觉的加大一些执著心:怕做错事情的心、怕在同修面前丢面子的心、在正法的進程中怕自己跟不上的心。而这些越来越强大的执著心,虽然已经被察觉到,但是我又不想去面对它,人为的把它掩盖着、隐藏起来。表面上看起来,我是很坚定的维护大法,但是往深处看,我维护大法的心已不纯。

2004年七月,我参加了旗鼓队的练习,很幸运的被选为其中一员。2005年元月19日下午,在台北中山堂表演后台,旗鼓队一些同修约好一起炼“神通加持法”,我也参加了。当时我心里先想着:大家在一起炼功,我的腿可不能滑下来,这样会很不好看。开始炼功时,心里还是一直担心腿会滑下来,结果在一小时的炼功中,我的腿滑下来二、三十次,炼完功后,大家都来问我:是不是裤子质料太滑,怎么学了许多年,腿还会这样一直滑下来。我当时很难为情,直说自己状态不好。

当天晚上表演完后,与一些同修把大鼓搬回台湾大学体育馆的途中,又有同修问我:为什么今天下午炼功腿会一直滑。我决定在关键时刻讲真话,我回答说:我一开始炼功时就怕丢面子,心里越怕腿越滑。我已开始准备好好的面对隐藏许久的常人心。

2005年二月份,台湾旗鼓队到纽约参加演出,在一次学法交流中,一位同修发现我很在乎别人的看法,提出来跟我交流,他说:“蔡守仁,你为什么还是那么怕丢面子?”这颗心在很多人面前被指出来,当下我觉得很轻松,隐藏许久的执著心曝光了,也终于能把它去掉。

二、过关

今年元月20日台北中山堂新年晚会表演完后,旗鼓队的同修准备前往纽约参加演出。21日,我的口腔开始出现肿胀,像泡泡一样,而且越来越大,这个泡泡大概占据了口腔三分之一的空间,我的鼻子开始流脓,大概几分钟流一次脓,好象有流不完的脓。

有一天我在家里整理东西的时候,心里吓一跳,我闻到了死老鼠的味道,一阵阵恶臭,心想家里怎么会有死老鼠。当我发现死老鼠的味道原来是从我的鼻孔散发出来的,我心里一惊。这个关在身体上非常的痛苦,好象快要超越我所能承受痛苦的极限,有时候还会出现我到底能不能过关的想法,在过关中我坚定保持着学法炼功,一切生活照常,到二月底彻底过关为止,鼻子流脓流了将近40天。我曾经跟我太太说:如果不是学法轮功,这一世的生命可能当时就结束了。

三、在矛盾中提高心性

冬天的纽约之行后,我与太太一直在讨论何时能再到曼哈顿讲清真象。当我们学了《在2005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明确知道邪恶的中共背地里依然在阴毒的迫害大法弟子,但是全世界各个国家的主流媒体大多没有报导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况,在罪恶中沉默着。所以,我们一家四口决定参加7/2~8/2纽约曼哈顿讲真象的行程。

刚到纽约时,我们住進一楼宿舍,一楼宿舍有两个房间,一间是女生寝室,住了七个人,共用一间浴室,刚住進去时,太太还不太习惯,很多常人心跟着冒出来,频频出现抱怨的声音,心里也想着什么时候可以回台湾,8月2日什么时候才会到来。这种不好的状态会影响讲清真象的纯度,我们知道一定要通过学法交流提高上来。

7月11日早上在59街与第八大道发完真象材料,因为离反酷刑展开始还有一段时间,我们一家人就近到中央公园休息、学法,当天刚好進度是学第四讲,学完后我们开始交流,我们想起了上星期五晚上纽约地区集体学法交流中,有一位学员分享他的心得说:“修炼的过程比结果还要重要”。

于是我们理解到:如果不能时时把自己当做炼功人,那么这一趟纽约曼哈顿讲真象之行,就会沦为“抱怨这、抱怨那”之行;如果我们老是不内找自己,那我们这个月将会在抱怨声中、盯看别人不足当中虚度。况且,这就是师父特地为我们安排的心性关,就是要看我们能否在矛盾中提高上来。心性提高,功也会跟着长上来,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啊。于是,我们下定决心:把握机会加大自己的容量,时刻记得自己是个炼功人,把大法摆在第一位。

四、在关键时刻去掉私心

7/20~7/23我们到达华盛顿DC参加法会及相关活动,在7/23早上要退旅馆房间时,因为我是团长,所以带着我们这一团同修交给我的1635元美金房费,准备要退房。这时有一位同修说她想用她的旅行支票换我手上的现金,也就是说她想用旅行支票来交房费退房。我当时心里有些嘀咕,但也同意她的做法,于是我把1635元美金给了她,她也点收了。

接着她开始一间一间的办理退房,签旅行支票,眼看距离法会开始的时间慢慢逼近,而我们还在办退房手续,当办理到最后一个房间时,她说我给她的现金不对,不够付所有的房间费用。这时我的脑海里闪过了一些念头:谁叫你要用旅行支票、我现金可是全部都给你了、我是不会拿钱出来补的,然后回了她一句话:你到现在还在跟我讲这样的事情。

讲完这句话后,我立刻怀疑自己是不是炼功人,在关键时刻我还是体现自私,先维护自己的权益再说,遇到事情不先看自己的不足,还是先看别人、指责别人。最后当我把钱再算一次,才知道原先我算错了钱,我把住房使用的电话费用72元美金另外放,而没有一起给这位同修。我一再的跟她道歉,立刻把钱补给了她。

我想到《转法轮》里师父说的:“它往往突然间出现,才能考验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看能不能够守住心性,这才能看得出来,所以矛盾来了不是偶然存在的。”我对自己此次没能过关非常沮丧,在关键时刻自己没能去掉私心。

五、在反酷刑展揭露邪恶

在曼哈顿一个月,主要是支援反酷刑展,在反酷刑点,我一直扮演恶警。刚开始演的时候,我有点不太好意思,就直挺挺的站在那里,像个保安人员,也想维护自己的气质,有的时候还会照照商店的落地窗反映出来的影像瞅瞅自己好不好看,这种证实自己的想法是很不好的心。

后来与演过恶警的同修交流,再加上学法上的体悟,突破了很多常人心的障碍,我开始从如何吸引常人的注意力的角度(喜欢看逼真的表演)来演恶警。每摆一次恶警打学员的姿势,我就背一次《论语》,一个小时下来大概可以背10次《论语》,每天大约演出二、三个小时。有一天因为没有男同修来替换,就演了5个小时的恶警。

在这个过程中我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因为我一直在背《论语》,当然有时候背到一半走神了,或是打瞌睡了,就从新背,许多不好的思想念头就在背法过程中被清除的越来越少了。如果演恶警的时候正念比较不足,邪恶势力就会钻我的空子,并强加给我一些假象,如果我不能立刻从这个假象跳出来,这个假象就会放大,从而间隔着众生不能来知道真象、来签名表态。当悟到这一层的法理后,我告诉自己主意识要保持强大,一定要明明白白的背法。

在离开纽约前的最后一次反酷刑展,我专心的演着恶警。我要求自己一心不乱的背法,演出各种打学员的假动作;而扮演被迫害的学员也展现出“不管你怎么打我,我都不会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的坚忍不屈的意志,这时整个反酷刑点非常的溶洽,展现出强大的整体力量。路过的民众都停下脚步,有的签名、有的听真象、看真象。

当天反酷刑展结束时,收拾好行李,跟大家互道珍重再见时,有一位澳洲学员跟我说:“你知道你来曼哈顿这个月救了多少人吗?”其实真正做救度众生这件事的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师父的安排,让我们有机会到曼哈顿助师正法,这是身为大法弟子的无比荣耀,感谢师父。

发言结束前,敬以师父《洪吟(二)•正神》的经文与大家共勉:

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

感谢师父,感谢同修。

(2005年台湾北区法会心得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