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对待亲人同修两点感想


【明慧网2005年8月22日】我和爱人都修大法,可是和她发生争吵时矛盾依然非常尖锐。矛盾多了,在这方面法理有一些认识,讲出来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一 亲人同修首先是同修,然后才是亲人

我看她老不上眼,平时吊儿郎当,老师要求的“三件事”不好好做。学法睡觉,发正念睡觉,讲真象胆小,一觉得有风吹草动就不干了。监督她学法炼功,她老象给我完成任务。因为她是自己的爱人,所以态度就不象对待一般同修那样,动不动情绪就带出来,使得帮助达不到好的效果。后来悟到她首先是同修,而后才是亲人,她不精進那么就像对待一个一般同修一样多善意的提醒督促。亲人的身份应该有更多的机会这样做,共同促進,而不是为情所动不理智,强制用自己的标准来要求她衡量她。

经过不断摸索,克服了各种各样形式的干扰,现在和她开始集体学法,通过这种形式每天的学法基本能够保证了。

二 消除党文化的影响

她是一个火爆脾气,因为一件事情可以发怒三天,一定要把堵在心里的气发出来才觉得好受。

我心里非常苦恼,怎么才能治住她脾气呢?用了各种办法,开始时用师父的法针对她,她对此非常反感,盛怒之下有时居然说出不修的话。后来我怕她造业,不敢再用师父的法来针对她;再后来在她发怒时不理不睬,可她依然如故,完了也不认错。有时我故意跟她对着干,她又跳又叫时,我比她还厉害,看这下能不能治住她,好象她没那么厉害了,可是我的魔性被充分暴露出来,又狠又恶,还摔东西。完了师父点化我,让我的脑袋疼,我知道我不能这样以恶治恶。那怎么办呢?甚至想到了离婚,用这个办法来让她知道她自己的不足,但从法理上我悟到离婚不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而且离婚本身是错的。真是用尽了各种办法。

有一天忽然想到师父的法“更甚的是每当解决什么问题时首先想到的是治人,手段上就是强制、打击、搞运动、搞镇压、斗争的一套。”(《不是搞政治》)。我和她发生矛盾的第一念不就是要治她吗?让她听我的。反过来,她也是一样,她讲原来她不是这样的,是后来发现不发怒治不住人,再后来都形成习惯了。身在恶党的党文化中,受毒害太深了。

师父说:“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清醒》),能使人改变的是法而不是邪灵的治人的手段。

悟明白这一点,在这个问题上基本上和谐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