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境中同修对我的鼓励

【明慧网2005年7月19日】W是我在新华劳教所认识的大法弟子。他不大爱说话,平时看到他的时候,他总是很平静,嘴角上挂着微笑,一有空他就背法。一看到他,我似乎忘了周围环境的严酷。

我刚到劳教所时,因为这里有一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气氛异常紧张。法轮功学员之间哪怕有一点所谓的违规,就会被不法人员抓出去暴打。这种环境下证实大法是需要勇气的,我有一点怵头。这种微妙的心理被W察觉了。有一天打饭的时候,他笑眯眯的对我说:走出来就不怕了。看着他憨厚质朴的笑容,我会心的点点头。

不久以后,这里召开所谓的批判大会,我就站出来抵制,主持会场的警察一下惊呆了,旁边的包夹人员一下反应过来,十多个人围上来将我架出会场,拖到一个房间。我心里很平静。不知是谁一脚将我踢倒在地,其他人围上来朝我的头猛打;打了一会儿,进来三个警察,其中一个是胖警察,面相长得很凶狠,他给我一记飞腿,狠命扇了我两耳光,又将我的衣服扒去,捆了我一阵警绳,然后一边用警棍打我,一边朝我脸上吐口水,一直把我的嘴打肿,打得脸变形。我一直平静的看着他。

我想起W,据说警察经常用电棍电他,有一次他的脸上被电得全是疤,他依然平静的微笑,可我没完全做到,打到后来我仍然疼得叫出声来。我被延长了教期,严管了半年。这件事过后,我又滋生出求安逸的想法,不想再站出来。有一天,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W,他看着我,笑眯眯的说:多学法。

不久后,这里贴出诽谤大法,羞辱大法的宣传画,W又站出来……第二天吃饭的时候,我看到他两眼被打得乌黑,他一直低头吃饭,嘴角仍然挂着平静的微笑,他又被延长了教期,这对一个马上就可以离开这里的人是多么大的付出,我的眼泪禁不住流下来。

不久以后,在抵制邪恶迫害的学员中又多了一个我。我知道,是他的行为符合了法,才如此有震撼力,才帮助我归正了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