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昔日同修走回来的心得


【明慧网2005年7月27日】随着正法進程的急速推進,大法弟子证实法的机会也越来越少,帮助脱离法的昔日同修走回来从新修炼非常重要和紧迫。这里我想就自己的经历讲两件事,希望会有所帮助。

我参加工作后,单位里有个同事,一接触就知道是个好人。我想:这么好的人,我一定要让她知道真象,终于有一天机会来了,就我们两人在办公室,我向她讲了天安门自焚骗局。她听了很吃惊,并且一听就深信不疑,还告诉我她以前也修过大法。她说:大法祛病最神奇,我炼功三个月,一身病全好了。她还眼泪汪汪的嘱咐我:炼功这事谁也不能告诉,谁炼抓谁呀。我当时口里应了下来,心想:她这样的一看就是有怕心,能知道真象就不错了。我没对她抱太大的希望,让她讲真象、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我都压根没敢想。于是我就说:我还有大法书,你想看我就借你看看,她同意了。于是我借给她《转法轮》,陆续的借给了她新经文、新讲法。谁知刚看过《导航》那几篇,她就明白了,问我能不能弄到真象资料──她想讲真象!我又一次看到了法的威力。

我总结了这位同修重新走回大法的过程,这也是宝贵的经验吧:先是听“自焚”真象,她曾是一个虔诚的党员,一听“堂堂”中央电视台、共产党造假,又震惊又气愤,这就破了她的一层壳;第二步是从新学法,主要是《转法轮》。这是因为听了真象她才要从新学的;第三步就是学习新经文、新讲法。她跟我说,她原来以为大法就是祛病的,现在才知道大法是宇宙大法。看了新经文和《导航》后,她躺在床上,思想里翻天覆地,不能平静,最后终于下定决心:我要修大法到底。为此我可能会付出很多,但是我不会改变。

一念之差,人神之别。于是她见着我就说想做真象。这是她学法后放下了生死,才做到的。这是因为她认识到了大法是宇宙真理,她才认为值得为其放下生死的。如果我刚讲完真象就告诉她要讲真象、发资料,她一定早吓跑了,再不敢理我了。我想,我们不应该对这些同修要求过高了,以为都是修炼过的就不用讲那么多了。先破除她的障碍,她一知道自焚是假的以后,觉得只有坏人才撒那么大的谎,那大法一定是被冤枉的,明白了这些再让她学法,她自然就想学了。

后来,这位同修告诉我,以前也有一个男同修多次找过她,让她修炼,但是她没有听。这位男同修并没有向她讲“自焚”真象,而是直接告诉她应该做这个、应该这样、应该那样。她说,我没有听他的,也是因为我一直看不起他。我很奇怪,为什么呢?听说这位男同修做得挺好啊,在我们单位的大型会议上,全校师生都在场、校领导和市里领导都在场的情况下,他挂的大条幅从天而降,在场的人都看到了。他后来因此被抓,至今也没放出来。她说,邪恶在诬蔑大法的时候说大法有组织。可是我们都知道大法没有组织,不看形式,只看人心。这位男同修当时却宣称“这片就是我组织的”,多强的显示心、干事心啊,严重违背了大法的原则,等于是给大法造谣。看来他遭受严重的迫害与自己的言行不无关系。

看来我们无论是讲真象,还是帮助昔日同修,首先都应修好自己、修正自己。看一个人怎么说不如看他怎么做,言行不一的人谁也不会信任的。常人看到大法弟子堂堂正正的言行才会说大法好。表现出大法弟子的风范才会感化昔日的同修。

另外一件事我自己走回来的经历。我是由高中同学介绍得法,以后也一直是我们几个同学在一起切磋和学法。九九年九月份我升入大学,当时是邪恶打压严重的时期,因此我无法找到同修和炼功点。其他同修在做什么我全不知道,认为既然师父题为《安定》的经文已经发表,就在学校里偷偷的读《转法轮》,心里等着师父把法正过来。也听说有同修上访,上访就被抓,我不太理解,心想师父又没说让去上访。就这样一直被障碍着,但是我从没想过要放弃修炼,一直渴望在学校里能找到同修。

我读大二的时候,得知大四有一个姐姐是修大法的,因为坚持修炼,被迫休学一年。她住在原来我住过的寝室,所以我有机会接触到她。听同学说她上访过,现在父母来学校陪读,怕她去北京。我细心的观察她的言行:她和同学在路上练习英语口语对话的时候,很明显的在显示自己。我想:她和我以前那几个修炼的同学大不一样啊,这哪像个修炼人呢?常人中这么爱显示的人也是极个别的啊。我观察了她几次,虽然没觉得她有什么不好,可是修炼人的风范我却也一点都没看出来。由于自身观念的障碍,对师父讲法的理解片面,我本来知道她上访过就心存戒备,于是没有信任她,也没有告诉她我也是修炼人。

等到她们大四学生都快毕业了,有一天晚上,我上教室去打算学法和学习,人太多没找着位置,才转悠到她们寝室的。只有她一个人在,其他人都去参加毕业晚会了。她说:我得炼功了。我当时就忍不住说:我也好久没炼了,我们一起炼吧。于是我们一起炼功。

炼法轮周天法的时候,我闭着眼睛,看见两团金光,我的手走到哪里,金光就走到哪里。炼完后她给我讲了真象,说自焚是假的,有几大疑点。我马上就信了。其实对于我来说,自焚是真是假并不重要,因为我知道那不是师父告诉他去自焚的,师父还说自杀有罪。我当时只是不明白那些人是怎么学法的,这才知道原来是假的。她拿出师父所有的新经文给我看,我赶紧拿回寝室,如饥似渴的读了起来。十一点以后熄灯了,我就搬着小板凳上走廊去看。走廊里是昏暗的黄灯泡,我一出去,马上灯泡就变得特别亮,我知道它是为我亮的。看完了新经文我就全明白了,没有任何思想障碍。

事后我感觉那是师尊的苦心安排,见我坚定修炼的心没有放弃,才指引我走上正路的。当然,主要是自己的观念障碍和旧势力的干扰,如果早一点更加主动与这位同修联系了,就不会浪费这么多宝贵的证实大法的时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