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大法弟子与精英人士交往:维护大法的尊严


【明慧网2005年8月23日】“精英人士”一词既不带褒义也不带贬义,可能也不很准确,具体的说,我指的是在社会上比较有影响力、包括比较有正义感的人士。在大法弟子讲真象的过程中,我们不可避免的会与这些人交往,在交往过程中,我们应该站在正法的基点上,时刻以大法的法理作为自己言行的标准,才能真正起到讲真象的作用。如果我们以人的执著心对待,就会造成负面影响。

比如,有一位作家讲了这样一件事情。一次一位同修向他抱怨大陆的知识份子没有人站出来反对这场迫害,这位同修并对这个作家说,只有你写文章反对迫害。这位作家认为我们这位同修这样说是为了换取他的赞同,并反问我们的同修在民运人士遭迫害时你在哪里?(大概意思,不是原话)

我想也许我们的同修在说这些话时只是指出事实,但是从那位作家的反应来看,当时我们的同修也许有两种人心的执著,才会引起那位作家的反感。其一:也许同修有依赖常人的心和埋怨的心,希望大陆知识份子出来说话,对大陆知识份子的沉默愤愤不平。其实是大法弟子在证实大法、救度世人,而不是大法弟子在乞求世人的救助。世人的善的言行是为他们自己的未来奠定基础,我们要尽力为他们开创这个条件。他们如何做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我们不应该执著。

其二,那位作家认为同修在恭维他以换取他的赞同。也许同修没有这个心,但是我们也应该向内找,我们在谈话时,是否有刻意取得对方好感的心?其实作为大法弟子,时刻按照大法弟子的标准去做,自然就会散发出善的能量。如果以人心去讨好对方或进行利益交换,反而会适得其反。是大法弟子慈悲救度世人,不是大法弟子在乞求世人什么回报或认可。

另外关于为遭难的民运人士呼吁的事情,我们在修炼大法前其实也是常人,也有常人的自私和怯懦,对于这类事情确实是很难做到的。在修炼大法后,我们逐渐去掉自私的心和怕心,才能有勇气走出来,揭露邪恶势力对大法的迫害,讲清真象。对于遭难的民运人士,我们是同情的。在一些大法弟子办的社会媒体上,也是尽力披露他们的遭遇。

但是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有着更为重大的使命,我们所做的一切是为了救度所有的世人,是为了世人永远的福祉。而大陆和海外大法弟子的付出之巨大,尤其是难以计数的大陆大法弟子所遭受的苦难,比很多人想象的要大得多。对此,任何常人,包括民运中人士,如果不能放下自我进一步来了解,都是难以看清全局的。民运是搞政治的,而大法弟子不是在搞政治,我们在反迫害方面有形式上的共性,但反迫害只是修炼人在这个特殊时期要做的,从根本上来讲,修炼讲超越常人的生老病死,明了人生究竟,做同化于宇宙特性真善忍的生命,是不执著于常人中任何政党、政权、政治和任何常人之事的。

还听说海外一些学员对某位作家很崇拜,甚至我们学员内部的一些修炼人的讨论交流也邀请这位常人作家参加。当然,常人中有些正义之士的勇气和作为是很令人欣赏的,但是常人毕竟是常人,有着各种常人的执著,而修炼人则自觉的在法中不断的纯净着自己,我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生活的基点、做事的动机与目地都是超越常人社会的。其实一个修炼人无论崇拜其他的同修或常人,都是以人心对待他人,是没有学好法,没有把自己当做大法弟子。

我这篇文章的题目是“维护大法的尊严”,维护大法的尊严,并不是我们要刻意的表现得很高傲、很清高。其实自傲和自卑是同一种人心执著的两种不同表现。我们也没有什么值得自傲的。如果没有师父的救度,我们还是罪业满身的生命。在正法修炼的今天,我们仍然要时刻向内找,去掉自己的执著和不好的心。

我们维护大法的尊严,就应该认识到自己是正法时期的救度众生的大法弟子,时刻以大法的法理来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这本身就会产生巨大的善的力量,就是在救度众生。

感谢师父的教诲,使我在学法中能不断的净化自己,认识到自己的执著甚至肮脏的东西,并努力去掉它们。以上所悟只是在我目前层次上的认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