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邪恶对我身体的迫害 坚持讲真象

【明慧网2005年6月11日】我于1997年得大法,得法的第一天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吐出很多血污。由于自己修的不精進,对法理认识不清,旧势力就不断的对我進行干扰和迫害,99年7.20江氏集团开始镇压后,自己未能走出来证实大法。直到2001年秋,同修给我送来了师父的新经文,我才认识到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所肩负的责任,应该出去讲真象,救度世人。

但第一次出来讲真象,旧势力就开始对我的身体進行迫害,出现腿部肿痛,不能炼静功双盘,身体虚弱,加上家人不理解,自己感到非常痛苦。当时师父就点化我,让我在梦中背《洪吟》,由于自己执著心多,不能静心学法,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到2002年秋已行走困难,吃饭端碗都累,体重由原来的130多斤瘦到80多斤。2003年初,家人让我住医院,我当时就想几年来没能接触到世人,这次让我住院我就到那里去讲真象。住院期间,我就给那里的医生讲,给病号讲,他们由原来的对大法不认识,后来都能理解。我的身体得到很快恢复,可是腿还不能正常行走,出院后我坚持骑车出去讲真象。

到2004年,黑手烂鬼又开始对我進行新一轮的迫害 ,使我不能正常讲真象,记得7月份天热,骑车回来洗脸的力气都没有,刚一低头鼻子就流血。这时我想我是大法弟子,邪恶不能迫害我,我就是要走师安排的路,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结果马上就好了。

可是邪恶仍不甘心,继续对我加重迫害,学法时困,感到拿书都累,发展到全身不能动,胳膊剧痛,好象往里打毒针,最后不能炼功,多次感到生不如死。这时我又想到自己千万年的等待,想到师父的慈悲苦度,众生的得救,我要坚定的修下去。到了2004年冬至那天,外面大雪纷飞,我坐在床上,忽然又能单盘啦。

我开始听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音,晚上炼功,每天坚持整点发正念。但邪恶仍在对我進行迫害,炼功时两脚好象踩在钉子上一样疼痛难忍,两手抬不起来,两胳膊好象带两个带针的沙袋,我咬着牙坚持,在师父的加持下,都能坚持做完,不知不觉中打坐时我又能双盘了。听师父的讲法,每听一遍都有新的认识,新的提高。

这时我开始向内找,为什么旧势力这样长期迫害我的身体,是因为自己心性上有漏,无意中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作为大法弟子不是来承受旧势力的迫害来的,是为大法而造就的生命,我就是要走师父安排的路,讲清真象,救度世人。我现在暂时不能走路,我相信很快就能冲过去,我现在仍坚持骑车出去讲真象。一次我一人骑车到农村去讲真象,路上坑坑洼洼,跌倒了,等路过的人把我拉起来再走,就当跌掉了一个执著,有机会就散发一份真象资料,就这样30多里的路程我骑车走了三个小时。当到了一个村的同学家时,同学感到很吃惊,你一个人怎么能走这么远的路,我就打趣的说:因为我是炼法轮功的。在她们村我遇到好多有缘人,跟他们讲真象,他们村的村支书,村主任明白真象后当时就写了退党声明。

今后,无论再艰难我也要走好自己修炼的路,彻底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一定能冲出魔障,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