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和大法 没有过不去的关


【明慧网2005年8月29日】我95年喜得大法。以前的毛病:神经官能症、支气管炎、鼻窦炎等不翼而飞,觉得师父特别亲,大法特别好。

99年忽然狂风席卷了中国大地,恶党不准学法炼功。这时才真正知道应该珍惜大法。那时不知道什么是讲真象,只知道告诉别人法轮功是好的,政府错了。

2000年12月15日,我和同修一起到北京证实大法,到火车站,就被厂公安分局拦劫后,被关押在厂公安分局3个多月,当时的洗脑、威逼、恐吓、罚款、抄家等吓得老伴病倒了,一向身体好的他于2001年11月15日去世。

2004年2月18日下午,我和同修到重庆九龙坡区杨家坪发真象资料被绑架,送往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我正念正行,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不到3个月(5月14日),被保外就医。我坚持学法炼功,不到半年,又溶入了大法洪流中。

特别是读师父的新经文和《九评共产党》,我更加知道时间的紧迫和救度众生的重任。2005年8月20日,我老伴的妹妹60大寿,邀请了很多的亲朋好友,这是一个多么难得的好机会,于是,我准备了3套《九评》光碟和一些真象资料。

可就在8月19日凌晨,大约3点多钟,忽然觉得不舒服,右边手脚发抖。我赶快下床坐在地上,这时越来越厉害。想上床也不行,我不停的发正念,不见好转,反而加剧。五脏六腑好象要抓出来似的,难受极了。这时我叫来了外屋睡的保姆,这时大约4点多钟,保姆看见我嘴里不停的吐着血泡,两眼翻白不动,嘴唇被扯歪,肚皮一起一伏,起伏很大,好象要把肚皮撑破似的,手脚不停的乱舞,叫也不答应。保姆几乎吓哭了,说:你快醒醒,别吓我呀。这时她想起了有什么危险请师父帮忙。她说:“师父,救救你的好弟子,她每天都要出去讲真象。不管是公安局的干警、居委会的书记,还是一般的百姓,她都要救度。你一定要救救她,也只有你才能救得了她。”

7点多钟,女儿来时,我正在炼静功。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我一定不会辜负师父的重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