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忘了拉一把还在魔难中的同修


【明慧网2005年7月16日】在几年的修炼中,我有这样的体会:大法是无所不能的,可以解开一切。可是为什么我们有时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甚至长期得不到解决呢?我认为根本上是我们自己在修炼中放不下或不愿放下人中的东西(甚至是在师父的洪大慈悲下一再给予改过的机会却仍然我行我素)和在旧宇宙中形成的根深蒂固的旧理所致。那么,有的同修在魔难中,或有的一直在魔难中,有的同修就说,他那是有漏或执著心,要靠他自己走出来才行。我想,这说法不全对,在正法时期所出现的不正常的一切,也都有可能同时是邪恶在钻空子干扰破坏。拉一把在魔难中的同修可能会减少许多不该出现的损失。正念不足时,在别人看来很容易的一件事,在魔难中的同修也可能觉得这是比登天还难过的关,陷入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承受状态而不得解脱。当然,在魔难中,当事人能不能正确对待,也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我讲一个我自己前段时间发生的真实故事。

前段时间,我整个左手臂很痛,好象被火烧了一样,这样持续了几天,后来做了一件错事,整个手掌就开始起泡了,小小点点的,那个泡就象被烧开的水烫的一样。但它不是被开水烫的,它就是自己冒出来的,开始的时候,表面上表现的不怎么猛烈,同事劝我去医院,我说这点事算什么,过几天就没事了,我并不在乎它。可是,情况越来越严重,整个左掌心的水泡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大,左上臂已开始出现一二点小水泡了,而我整个左臂火烧一样的感觉一点都没减轻。我担心这种现象会从手掌往身体上延伸,破坏大法形像,公司同事很多人都知道我炼功。由于我受以前看武侠小说的影响,我就静下心来几分钟用念力把所有的这种表现出来的症状压在整个手掌。这一念其实就是利用后天文化观念承认了邪恶对我的迫害所为,只是觉得在这处好在那处不好,但当时并没认识到这种思想的不对,反而认为自己有点本事。

这样,几天下来,手掌的水泡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大,和被火烧的或被高温开水烫的现象没什么两样,只是虽然整个手臂火烧般疼痛没减轻,但真的如我所愿,这种水泡只到手腕处就不再延伸,一味的在手掌(背)不同处迅速更大范围表现。手越来越痛,同事及领导劝我快去看看吧,我心想医院根本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但我实在太痛了,还是去医院止止痛吧(其实这一念是为自己去医院开脱)。就这样一想,思想一放松,手痛的变本加厉了,赶快去医院了,可医院里没人理我,说太晚了明天再说;回来后公司领导看我还没医治,晚上就用小车带我再去,跑了两处医院,还是没人理我,说你这病又不是太重,明天再说。后来,到晚上十二点后,我手钻心般痛,而且全身都酸痛,睡也痛,站也痛,打坐也痛,从出生以来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一分一秒的痛苦挨到天亮八点,我就一心想去医院了,整夜没睡一分钟。

说到这里,我补充一下,在去医院的前天晚上,同修打电话给我,说我现在出这种事,正念又这样弱,学法也学不下去,叫我还是回到他们那一趟,而且要我答应决定明天就去,我犹豫了半天没有任何主见,只是在同修逼不得已的期盼中,头脑有几秒钟清醒时说了几声“好吧”,当我说最后一个“好”时已经坚定了自己的决定。可是第二天我思想又不是自己了,在常人的“关心”下,忘记自己大法弟子应该有的正念,白跑了两趟医院,而且还不悟。邪恶对此已足以有借口更加迫害了,在我完全放弃正念时以表面空间肉身的假象表现加重我的痛苦,而且加重我应该去医院的思想。这是后来和同修交流时意识到这有漏的。

到医院后,那个护士说我本来是小问题怎么拖这么久变得这么严重,用药没有十天半月不会有什么好起色,而且说整个左身随时都有可能象手掌一样的状态,只是暂时被我身体抑制着;更甚者,我认为自己很侥幸这段时间没洗澡,连衣服也没换,因为她说如果这块身体碰水也就和手掌一样了。她一口气给我开了近八百块钱的药,其实她是想开一个疗程的药,看我没作声,以为我支付不起医药费,就说暂时开一半,如果没效果再说。我打了一针,然后回来就拿药往水泡处抹。但接下来的情况似乎越来越糟,只是感到自己快不行了,整个人已经没有正念了,浑浑沉沉的,只想睡,但根本睡不着,好象在火坑里一样,发正念时一点威力都没有,软绵绵的。

刚这时,同修打电话给我,我告诉她我已经到医院了。然后另一个同修知道我的事后就告诉我要我马上买火车票回来,不能这样下去。我答应他们,我说让我考虑考虑再说。我知道我放下电话马上就会忘记他们的话,当时我确实想回到他们身边去,但感到一千里路遥不可及,同时人这边正念极弱,我真觉得自己快不行了。没多久,同修又打来电话,我告诉他们我说我放下电话就不记得你们的话了,我的思想好象不会去想问题了,就昏昏的。他严肃的告诉我,如果你不回来,我立即就动身坐车来某市接你回来。我说再给我一个小时想想,他说你现在自己已经开始说话不算话了,不知道自己在要什么,答应回来的事不能兑现,如果你一个小时不来电话,我就马上动身过来。

挂了电话后我又不想我刚才说的话了,其实是我记不起来了。我身体太痛苦了,我就站起来闭着眼炼动功。炼着炼着,我突然眼前光明一片,我眼泪一下莫名就出来了。头脑瞬间清醒,我当时心情无以言表,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加持我。我一念就决定一定要请假回到同修旁边去交流,我赶快行动,打电话告诉家里同修,说我马上去买票,我担心我过一分钟思想马上就忘了我要做的事,所以我以最快的速度做好了回家的准备,并且决定了把刚买回来的药全部扔掉。

十个小时的车,但我思想一决定要回去时,身体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没了先前那种痛苦的感觉。回到同修那里,我们还没来得及交流一下,一到他家门口,他就说,你先去洗个澡吧。我犹豫半天,他态度坚决要我先去洗澡。我心里顿时不知所措。因为在医院里时那个护士就说了我左边身体没出现手掌那样的水泡是因为我没沾水,不能沾水。我边跟着他去澡堂的路上,边想要不要洗啊。我一个人在澡堂里,他在外面等我。我在里面犹豫不决,最后我咬咬牙,对自己说:既然我已经走到这一步,为什么就不能再向前跨一步呢?把生命交给大法吧。我拿着水就专对着那个护士说的不能碰水的身体冲,心里想着,常人说的一句话怎么就这么相信呢?教科书上还有那么多的错误呢。

当天,病痛以最快的速度消失了,而表现肉身上出现的紫黑色淤血及脓水,在几天内渐变为血色,我本打算用针把水泡刺破放出脓水,同修说它会转换的,不要人为的去做什么。大法是神奇的,没几天把肉身坏死的部份全部转换成正常的了。

第二天早上,炼完五套功法,我觉得很累,就睡了一会儿,在似睡非睡的状态下,我的身体在另外空间以极快的速度往上冲,我立即在空中立掌,好象竭尽我生命所有的力量对着虚空喊着:我是李洪志的弟子,你们谁都没资格考验我,我从此以后要走我师父安排的路……然后我念动正法口诀,气势惊天动地,正念充实虚空。

经过这件事,我想说的是,我们的正念是没有任何条件的,是无条件的,无条件清除一切邪恶,无条件归正自己,无条件加持同修。当我们一动念用常人的手法去处理我们碰到的事情时,就已经在常人这层法的制约中了,有多严重就会有多危险。到现在在我们大法修炼者身体上出现这种不正常状态,一定是邪恶在钻空子,同时也是自身做的不足所致──我是因为长期的执著心不去(色欲心不去),同时是一再的明知故犯。同时,在我针对这病业表现发正念的时候,令我感动的是,同修也在那几天尤其我情况最严重的那几个小时里也一直在为我发正念(难怪我当时时而清醒,时而昏沉)。同修还说,在同修正念不强出现极其危险的状态,我们完全有责任,而且现在也有能力帮他走过来。

当处于魔难中的同修正念不足时,其他大法弟子的无条件加持,真的很重要啊。

个人层次所悟,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