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大法糖尿病痊愈 抗干扰发正念清除

【明慧网2005年7月14日】我是94年得了Ⅰ型糖尿病,第一次化验结果血糖16点多,糖尿4个“+”号,身体健康状况每况愈下,天刚冷就感到毛孔都進凉气,一進凉气接着就开始高烧。吃药根本不管用,吊瓶打着烧退下去,一停吊瓶体温又升上来了。作为糖尿病人还要天天吃药,每天早饭前半小时1片,饭后半小时一片。不用说甜东西不敢吃,就是馒头都不能多吃,只能吃豆制品、蔬菜等。一个月400元工资不舍得花,只能留着治病。得病以前,我很少感冒,科里同事们都说我是空军体格,一下子得了这终生病,在思想上确实接受不了,一天到晚在大脑里描绘着没我之后,老公和孩子会是什么样。那时候孩子才13岁,家里没有一点高兴的气氛,我整天以泪洗面,尝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

我是98年得大法的,在日记本里写下了“我学李老师的大法学定了,修定了,直到圆满。”第一次去公园炼功的那天早晨,把剩下的药和没开封的药一块儿全扔掉了。得法7年了,症状不知道什么时候全都消失了,想吃糖就吃糖,想吃水果就吃水果,没吃一片药,打一支针,真是无病一身轻。我经常高兴的自言自语说:“做梦都想不到有这么好的功法。”

2004年因为自己糖尿病好了,家里丈夫、孩子工作等都很顺心,产生了欢喜心,被另外空间的邪恶钻了空子,可能是另外空间黑手、烂鬼及共产邪灵的干扰,我经常对亲戚朋友发脾气,看人家不顺眼,甚至洪法时都发脾气,脾气比得法之前都大。有时脚发麻、站不稳,年底又咳嗽得很厉害。我认为是更年期到了,又加上年前粉刷房子累的。到2005年5月时,眼睛模糊得走路都看不清,有时学法时看不清字,感觉身体很难受。发正念时也静不下来,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几乎都做不好。后来我听说网上同修的文章中谈到,清除干扰在发正念时加進去“我是师父的真修弟子,一切邪恶旧势力不配来干扰”的做法,于是我发正念时也加進去这句话,同时多学法,增强正念,不但嘴上说不配合邪恶,而且要发自内心。

我现在身体又无病一身轻了,学法时看得很清楚,很快就能看完一讲。正念足了,老师要求的三件事,做起来也就相对容易了。

很早就想把我这些感受写出来,曝光另外空间的邪恶,使跟我有类似情况的同修接受我的教训,不受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不知道自己悟得对不对,仅供同修参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