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与迫害


【明慧网2005年5月4日】我是农村来城里的老太太,以前一直体弱多病,最严重的是支气管炎、肩周炎、鼻炎、严重胃痛、肠炎,一周才能解一次大手。还有一种病不知什么名,病一发马上出不来气,出一身大汗,一身麻木,把一家人吓得不得了。

我95年来南充,97年得法。才开始我到公园去玩,看见好多人在炼法轮功,我看这几套功法很简单,我们一去就有人教,两三天我们就学会了,每天5点钟就到公园里去炼功。炼了几天,我才知道要按“真善忍”三个字去修。我买了大法书籍,通过学法知道了好多的道理,感觉以前几十年都白活了一样。我一接触大法,师父就帮我清理身体。使我多年的疾病消失了,身体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

在99年7月22日听人说电视上说要取缔法轮功,当时我们还不相信,第二天我们照样到西山运动场去炼功。恶警派了好多的车来,把所有炼功的都抓到派出所去,几个小时后才让回家。有的后来不炼了,我们也考虑了两天,我们想到这样不行,我们还是要炼。老师的法里说有好人就有坏人,有信的就有不信的。这是相生相克的理。然后我们几个功友切磋,要去北京证实大法。

我们从来都没去过,想找人同路,但都不愿意和我们老年人一路。然后我们自己去,有师在有法在,不怕。第二天我们两个功友买车票就到了成都。到成都后就买上了五点去北京的飞机票。当时是11月份上飞机要查包,我身上有大法书,结果就没有搜我,我知道是老师在保护我们。

到了北京是晚上十点多钟,然后坐车到西单,在那里有功友来接我们,我们到了一个地方,那里有好多的功友。那几天,我们一起学法、炼功,能量场好大。后来所有的功友要到天安门去证实法,我们也一起去了。到了天安门,看见了好多的功友被恶警抓上车带走。把我们拉到不知什么地方,那里关了一两百人。都是修炼法轮功的。在那里大家一起背《洪吟》、背经文。

后来各省市的人来认人,我们下午就被认走,拉到了办事处。后来又被陆续带来了二十几个功友。南充来人把我们带走,每人要800元钱。把我们拉到派出所,然后又把我们关进看守所15天。

回来后,我们还是印真象资料到处去发。恶警抄我的家,抄走了几百张邮票,还有一些书。把我强行抓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375天。看守所还关了其他一些大法弟子。里面的犯人经常打架、骂人。我们给他们讲真象,讲做人的道理,讲善恶有报的天理。后来就再也不出现打架骂人的事情了。恶警叫我们背监规,我们坚决不背,他们也就不叫我们背了。然后公安局给我判刑。他们问我自焚是怎么回事。我说:你们想想,我们老师说得清清楚楚修炼人不能杀生,自杀都是犯罪。天安门自焚事件完全是编造出来的。

2001年,我们又到老家去洪法,有二十几个人学法轮功,有60几岁的,有70几岁的。其中有个老两口翻山越岭的,天天5点钟起床,不管天晴下雨都坚持来,非常认真。但不久有人去告发了。又到农村去收书,把家也抄了。把我女儿还抓去关了31天,用车子把我拉去游街。街上的人说:“还有个老婆婆。”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下午就把我放了,又勒索了我2200元。
  
2002年恶警又到我家抄家,把我抓到看守所关了38天。又勒索5000元,判劳教二年监外执行。
 
2003年,又有一个功友到我家来拿资料,被恶警跟踪。又来我家抄家,抄到了一些东西,恶警要带我走,我坚决不去。当时发正念因有怕心,正念不强,就没起作用。四个恶警强行把我抬下楼。我一路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我一直喊到公安局。下午把我关进看守所,关了120天才放出来。回来后恶人经常来,找麻烦,他们一来我就发正念。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一次一次的脱离了危险。

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一定做好三件事,紧跟正法进程,坚修大法到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