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老年大法弟子到农村发真象材料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12月28日】我今年67岁,小学毕业,1998年4月16日得法修炼。炼功前自己有神经性头痛,说痛就痛,还不能动,只能躺着呕吐,这还没好。每天早晨起来又流鼻血,到处去求医也治不好。后来又得了甲状腺癌、类风湿、神经皮炎等,真是觉得活着不如死了好,自己受罪不说还给别人添麻烦。1998年4月16日,那天我不知为什么早晨起来就去了炼功点,就这样我得法了,正赶上听师父济南讲法,头一天听了觉得很好,第二天我就把老伴和一个同事都叫去听师父讲法。后来学法炼功洪法活动,我都参加,就这样不知什么时候我的病全都好了。

1999年12月有一个同修用信封装着真象材料给了我几份,我觉得很好,这样发真象材料既严肃又安全,常人拿到真象材料也重视,所以我一直都在这样做着,在各个区楼道发真象、贴不干胶,不管严寒酷夏风雨无阻,这几年基本都走到了。我想这么好的法,也应该回老家去,让那里的父老乡亲他们都能知道“法轮大法好”。

2001年我到老家去发真象材料,怕家里人反对,没让家里人知道,晚上发完我就回来了。过了几个月,我又回去发真象材料。这次一到家,我姐夫就问我上次你回来干什么来了,这么好的事,怎么不和我说。我说:怕你反对。还不修炼的姐夫说:“你可错了,我就爱干这个事。上次发的真象材料和贴的不干胶,大家都说这真象材料不是咱们这里发的,可能是外地来的,炼法轮功的人都是‘能人’,写的真象材料真的就那么回事,叫人愿意看,贴的真象材料大家都围着看,有人还边看边念。有人说晚上不知谁给我家送了一封信,打开一看是法轮功的传单,别人也说我们家也有,我在村里转了一圈反应都不错,我想一定是你干的。”

我只是笑,姐夫又说:“这次给我点我去发。”晚上8点姐夫和姐姐就把真象材料分了,没有我的。他们在前面发材料,我在后边跟着发正念:“铲除这里的邪恶因素,抑制住坏人不让他们出来,清除收到真象材料人的背后邪恶干扰,让大家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父老乡亲们,我们这是真心在救你们呀,告诉你们真象千万别错过这万古机缘啊。”

农村差不多家家户户都喂着狗,一有动静,狗就叫,我又发正念:“狗别叫,我们做的是最纯最正的事,是在救人,也是给你摆放位置。”狗就停止了叫。农村都是土路,高低不平,我穿的鞋后跟小点,天又黑,我的脚歪了十几次肿了,回家一看脚就睡了,姐夫让我拿酒洗,我说“没事”。晚上发正念:“铲除邪恶黑手烂鬼对我的干扰破坏,我做的是最正的,让我的脚肿马上下去,明天我还要回去做证实大法的事。”

第二天早上起来,脚就好多了也能穿鞋了。姐夫说:“真神呀,我算服气了,常人脚这样少说也得半个月,你一宿就好了,看来我也得修大法了。”

2004年6月份,我突然头痛,头晕的不能站,眼睛也睁不开,老伴给我量血压210-130,到晚上一宿没睡觉,浑身像裂开了,没有一个地方不痛的,真是脱胎换骨。越痛,我越发正念:“铲除黑手对我的干扰破坏,我是李洪志的弟子,谁也动不了我,让我的‘痛’赶快消失。”这样每个整点,我都发正念,到早晨5点,一量血压130-80就恢复正常,身体也不痛了,还炼了动功。师父说:“大法弟子在这特殊的历史时期,为了减少邪恶生命对大法、大法弟子与世人的迫害,发正念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正念》)从那天后,我每天早5、6、7点准时发正念,中午12点晚上6点夜里12点一直到现在没有间断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