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的两幕


【明慧网2005年8月4日】回想修炼过程中发生的一些事,就象似在演戏一样。如果在哪一场戏中做得好,执著心去掉了,达到了法的要求,这场戏会很快谢幕。如果在另一场戏中做得不好,执著心没去掉,还有漏,这场戏会持续较长时间,还会出现不同的表现形式。下面谈一下发生在我身上的两件事。

《九评》发表后不久,我写了退党申请,写完后我对退党申请发正念,解体看到它的一切邪灵。退党申请交给单位后,单位各级领导开始找我谈话,谈话内容无非是用常人的名、利、情引诱,同时威胁和恐吓。如他们说,想给你升职,你这样做会影响你的前途,会影响你的家庭,要送你去洗脑班等等。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求世间的得失,要放下一切执著,包括对人体的执著,他们的这些表现也是受到了邪灵的控制。我发正念解体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

我的老同学也劝我,××党太强暴了,不要与它做对,把申请要回来吧,好死不如赖活着等。我说,我退出它不是与它做对,我有大法保护,我不会有事的。我又把《九评》的资料送给同学,同学禁不住流下了眼泪。我公开退党还有两个原因,一是我曾经两次被评为优秀员工,但同事都认为我是党员才做的好。再是我有一次差点被推选为优秀党员,在我坚决的反对后才没推选我。因此我公开退党,就是要告诉单位的人,我是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我才做得好。后来单位同意我退出,但是对外却说是劝我退的党。邪灵在垂死挣扎中还在欺骗人。

另一件事是,我的一位中学同学从海外回大陆,这位同学以前读书时对我有好感,这次回大陆很想见到我,我们约了十几个老同学一起吃了一顿饭,大家边吃边聊中学时的往事,席间这位同学想和我留影,我说明天送你时再照吧。第二天这位同学走时,由于送她的人很多,车上没有我的座位,我就没去送她。这时在我的心中已经萌生了旧情,但是我还没有意识到。过了一些天,我单位的一位女同事突然间对我表现出异常的好,我和她虽然是一个单位的同事,但工作内容不同,以前很少见面。但是那几天,去外面听讲座时,我们两人居然坐在一起;以前在食堂吃饭也从来没见过她,那几天也看到了她;坐电梯时,也出现电梯里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情景;而且那几天,我工作中的一些事情,只有去她所在的部门才能解决。我这时意识到,我有很重的对情的执著还没有去掉。

师父说:“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第140页)

我以往用人的观念对待人,看到这人长得漂亮,认为可能是有来头的,赶快给她讲真象,结果造成很多误会。在这旧情新情一起向我袭来时,我猛然意识到,我是大法弟子,是来助师世间行、救度众生的,我怎么能被情干扰的这么严重呢。我抓紧时间多学法,同时多发正念,排除情的干扰,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烂鬼。过了几天,我思想轻松了许多,再遇见她时,我善意向她问好,她也表现的比较理智了。

以上是个人的一点认识,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